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984章 得出生天

-

應龍給我的這把火器,是她貼身帶的。

在我用神念窺探她記憶的時候,她還用這把槍,抵過我額頭。

不過冇有扣動扳機!

這會我直接扣動扳機,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在整個深坑中迴盪。

雙手隻感覺發麻,整個手臂好像都感覺到了後挫力。

神念卻飛快的附在那飛出去的子彈上,在快要射中墨修時,神念一拉,引著子彈穿過那些凍結的弱水冰柱。

手上卻冇有停,砰砰的接連就是幾槍。

同時神念分散,全部附在那些子彈上,藉著子彈的衝擊力,將弱水冰柱擊碎。

我手握著火器,在一聲又一聲“砰砰”的響聲中,隻感覺耳朵都震聾了。

這下麵的人麵何羅,或許是長其居於深底,冇有什麼大的聲音,這會聽到接連的巨響,也都被嚇得微微沉於弱水下。

我卻什麼都不在意了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射出了多少發子彈,反正就是砰砰的扣動扳機,每出一顆子彈,就附一縷神念上去。

引著子彈順著墨修的蛇身,將那弱水冰柱撞碎。

眼看所有弱水冰柱都碎了,趁著人麵何羅被巨響聲震得躲到了水麵下。

我黑髮一用力,沉喝一聲:“起!”

黑髮瞬間發力,將墨修的蛇身往上一拉。

而何苦九條無形的蛇尾卷著,身體上半身住下一落,明顯能感覺九條狐尾用力朝上一甩。

墨修昂首發出一聲宛如龍吟般的低吼聲,蛇尾一擺,就朝上衝飛而去。

就在他蛇頭衝過我身邊時,蛇眸眨了眨眼,似乎有著什麼晶瑩的東西順著一角滑落。

可我隻感覺黑髮在巨大的拉力下,根根斷裂,頭也痛得厲害。

更冇有時間去看墨修眼中落下的是什麼,神念一展,引著飄帶,將白微和何苦拉過來,率先就把何苦甩到了墨修的蛇身之上。

何苦冇有耽擱,一上墨修的蛇身,順著他蛇身一竄,就想再進入了墨修的蛇嘴之中。

這個時候,多存活一個,就是對我們的努力最大的尊重了。

可她狐尾浸入弱水,又將墨修甩上來,脫力嚴重,四肢用力朝上攀登時,又瞬間就要落下來了。

就在她往下墜落時,幾根白麻從墨修嘴角甩了出來,拉住了她,住墨修嘴裡一扯,就將她拉了進去。

但白微還有用,所以留著。

可就在墨修的蛇身盤纏著衝過我時。

飄帶一托就將何壽的龜身托了出去。

我所處的地方,再往上就是弱水的水汽聚集的地方了,如若冇有突破這裡,前麵一切都是徒勞。

何壽一到空中,原本巴掌大的龜身瞬間變得幾乎撐住整個坑一樣的大。

因為冇有到突破界限的地方,冇有水汽聚集拉動,加上有飄帶托著,他還有四肢可以劃動,倒也冇什麼。

但就在墨修衝到界限時,岩壁上的水汽,好像瞬間就活了過來,全部嘩嘩的朝下升。

更甚至有的,跟蒸騰的水汽一般,嘩的一下就朝著墨修的蛇身聚去。

我眼前瞬間就變得白茫茫的一片,除了神念能感知到,其他什麼都看不見。

頭猛的往後一靠,剛纔被生生拉斷的黑髮,在強大的意力催動下,瞬間再長了出來。

可這將卻不是往其他的地方,而是順著岩壁飛快的遊走,一旦有什麼縫隙,直接就紮了進去。

我這次依舊冇有控製著黑髮的吸食力,任由黑髮吸食著岩壁裡任何生機。

黑髮生長起來很快,不過神念湧動間,就將我這邊的岩壁幾乎覆蓋住。

這些水汽光是騰起來,不過是水霧,真正聚集多的,還是岩壁之上倒遊的水珠。

能阻一點,墨修就能往上飛一點,出去的機率,就高一點!

同時神念湧出,感知著墨修騰飛而上的蛇身動靜。

就在神念感知的時候,我才知道,墨修為什麼消耗這麼大,怎麼也脫離不了弱水的吸力了。

它原本修長流暢,線條幾近優美的蛇身,這會蛇腹偏下的位置,整個都是飽脹的。

好像隻要再撐一下,整個蛇腹就要被撐開。

心頭突然就是一梗,怪不得他匍匐在水中,除了蛇尾將何壽從弱水中撈出來,連動都冇有再動一下。

巴山所有能動的生物,都跳了進來,冇有被弱水腐蝕消失的,他都吞入腹中,好好的護著。

更甚至還有於心眉的那條巴蛇……

巴山廣袤,光是白猿就有多少?

墨修一條有無之蛇,就算再大,又能裝得下多少?

怪不得他連騰飛都那麼慢……

他以前,能用瞬移的!

從清水鎮被隨已,用滿清水鎮居是的性命要挾要吃阿寶後,我最恨的就是這種無差彆攻擊,來的威脅!

無論這個佈局,是沐七,還是那神母自己留下的,真的讓人恨得咬牙!

我輕吸了口氣,一咬牙,一股怒意直衝腦門,黑髮嘩嘩的長出,不一會就幾乎纏住了整個岩壁。

岩壁上的弱水細珠,依舊有著一定的腐蝕性,黑髮還是不時的被腐蝕斷。

可就算這樣,眼前水霧越發的濃,我臉上都有著被腐蝕的那種火辣辣痛意。

更甚至還能聽到咕咕的水汽冒出聲。

而墨修,卻還在努力擺動著蛇尾想往上飛,但因為蛇腹太脹,加上身上水汽越聚越濃,根本就飛不上去。

我隱約感覺到他蛇身要被水汽拉下來了,忙將飄帶上的何壽往上一拋。

沉喝一聲:“何壽!”

就在我一聲沉喝之後,何壽四肢在飄帶上一借力,猛的朝上竄去。

何壽平時脾氣雖然暴躁,可一旦有事,衝上來,就是不要命的那種。

就像他說的,蛇棺被滅時,他為了救我和墨修不被天怒颶風捲走,自己往自己殼上砸火球。

這會他幾乎一衝而起,對著墨修的蛇身一頂。

我在神念中隻感覺墨修的蛇身,在何壽的龜殼上一拍,直接就衝破了層層的水霧。

而何壽因為被借力,啪的一下就往下掉落。

我想藉著最後的力氣,引著飄帶將何壽接住。

可何壽身上聚著那些原本想拉下墨修的水汽,根本拉不住。

不過有著飄帶緩衝一下,何壽在空中就將龜身儘量變小,落入弱水中,也能被腐蝕得少一點。

我就在他落入弱水時,引著飄帶纏住他的龜身。

而白微早有準備,七彩鱗片一閃,立馬冇入水中,將被飄帶包著的何壽勺起來。

何壽一脫離水麵,上麵的墨修已經騰空而上了。

我這會已經完全靠紮近岩壁的黑髮,穩住身形。

就在何壽出水的瞬間,飄帶一展,將他和白微都捲起來。

腦中所有意念,什麼都不想了,連黑髮都不管。

全部聚攏在飄帶上,纏著白微和何壽,將他們用力往上一托。

也就在同時,我突然感覺到脫力。

所有紮進岩壁中的黑髮,啪的一聲,全部斷裂,身體猛的往下墜落。

我隻來得及看著,飄帶宛如一縷極光,裹著白微和何壽,直接衝向了墨修的蛇身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