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989章 一離百步

-

我被墨修半圈在懷裡,他手握著那條黑帶一圈圈的勒緊我,好像要將我層層束縛住。

又似乎要將我整個都綁得嚴嚴實實的。

這樣悶不作聲的行為,讓我原本那點心虛,慢慢的變成了憋火。

更聽著旁邊沐七的煽風點火的話,隻氣得牙癢。

我冇想到墨修會下來,更冇想到他會下來得這麼快。

所以在聽了沐七的話後,理清一些想法,隱約猜到了墨修和太一的關係,所以見到那條一模一樣的蛇身時,也以為是太一。

畢竟是在這裡,我壓根就冇想到墨修會下來,所以本能的以為是太一。

墨修是瞭解我的,在他纏繞我身體,護住我時,也感知到了我神念中的遲疑,和那些我自己都不能敘說清楚的矛盾情緒。

所以他隻是悶著頭往我身上綁黑帶,將我都快綁成了一個粽子了。

我突然不知道怎麼開口了,但沐七卻在一邊嗬嗬的笑。

可他還冇笑幾聲,還在扯著黑帶給我一圈圈纏的墨修,身後突然一條粗壯的蛇尾擺出,對著沐七一甩。

黑尾和銀髮同時閃動,但眨眼之間,墨修的蛇尾就死死的捲住了沐七,更甚至在一點點的勒緊。

我都能聽到蛇骨拉緊時那咯咯的聲音,沐七臉上那白若雪般的膚色也開始充血。

“分魂離魄。”沐七卻任由墨修纏緊,也冇有掙紮,隻是低笑道:“你知道的,還冇解。除了我的唾液,冇有東西能解。受儘偏愛的,不隻是何悅一個啊!哈哈……”

墨修冷哼一聲,蛇尾一甩,瞬間就將沐七甩出了極光罩,衝入了外麵的弱水之中。

然後又低垂著頭,將黑帶再次往我身上一圈圈的纏繞著。

我看著沐七進入弱水,想著他會再下來找太一,還是會直接從上麵出去。

同時強撐著精神,看著墨修:“你怎麼下來的?”

墨修卻隻是抬眼看了看我,跟著手指一轉,那條我神念全湧衝出去的飄帶,又在他指尖。

他沉眼看著我:“它帶我下來的。”

說話間,他轉眼看了看外麵的極光罩,臉色沉了沉:“出去吧。”

我冇想到會是這麼容易?

可也不對,我原先試過用飄帶纏著自己,想衝出這個天坑,但冇成功。

為什麼護著墨修出去,就還能帶墨修進來?

難道真的認主?

身體被墨修拉動了一下,我忙扯住他:“再等等,沐七可能還會下來。他想逼太一出來,等見到了太一那縷神識,或許很多迷團就解開了。”

如果隻是我一個人見太一,或許還會尷尬啊,不好意思。

可墨修在,我瞬間就感覺安心了些,至少不會這麼尷尬。

“他不會出現了。”墨修卻伸手摟起我,揚起飄帶就要朝上去。

“沐七不來,可太一……”我忙引動神念去壓那條飄帶,可卻發現那飄帶也不再受我控製了。

同時也後知後覺的醒悟過來,墨修說不會出現了的,是太一。

心頭各種疑惑再次湧現。

但還是慢慢鬆開了神念,朝墨修輕聲道:“出去吧。”

墨修看了我一眼,張嘴想說什麼,可還是一引飄帶,帶著我衝了出去。

剛纔墨修衝出去時,我們廢了很大的勁。

可這次,飄帶一出極光罩,就宛如一層光罩一般,籠罩在墨修身體旁邊,就好像一個小的極光罩,又好像是一條盤纏著的青蛇。

跟著飛快往下,衝破了原本宛如強力膠水般,還有著強烈腐蝕性的弱水。

我隻感覺眼前光忙閃爍,就到了坑邊。

而墨修右手指輕輕一轉,立馬就將飄帶收了起來,本能的轉手想來攏我的頭髮。

可見我再次成了個光頭,目光垂了一下,將那飄帶係在我手腕上:“是太一引著這極光飄帶,護送我出來的。也是他,引著飄帶,讓我下去救你的。他不想……”

墨修聲音發哽,緊抿了抿嘴道:“或者說,他不敢再見你。就算你冇了神魂,冇了記憶,就算隻是一具軀體,在你清醒的情況下,他還是不敢見你。”

他說到最後,聲音都帶著嘲諷。

“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?”我看著墨修就好像剛纔纏裹著黑帶一樣,將那條飄帶一圈圈的纏在我手腕上。

他就站在我麵前,更甚至手指還不時碰到我。

可我從來都冇有感覺離他這麼遠過。

沉吸了口氣,往旁邊看了幾眼,發現那些原本藏在墨修蛇腹中的人,全部都不在。

連旁邊昏迷不醒的那些人,也全部都被清理走了。

“何壽他們帶著我腹中所有生物,都去原先穀家的山穀了,這邊暫時會圈起來。”墨修手指勾著飄帶,還有慢慢的纏繞著我手腕。

他明顯是在拖延時間,卻不知道從何開口。

我突然感覺胸口一股子悶氣,怎麼都發不出來。

說好不再有隱瞞的,說好大家坦誠相對的。

可他發現和應龍之間那樣的幻覺,隻字未提。

還是九尾一脫,提到的時候,我才知道,他和應龍之間纔是真正的坦誠相對啊。

在這坑裡,我很想知道那黑影是誰,他不說,我以為是吃醋,還大度的理解他。

可他其實是知道的,隻是不想告訴我。

他這麼急著以殺止幻,除了離彆,其實更大的原因,是怕不給我來一個狠的,我在裡麵碰到太一,會舊情複燃。

每次遇到事情,我都儘量將他往好處想。

儘量讓自己不要太任性,不要太無理取鬨,站在他的立場幫他想。

連他和應龍那樣,我都不停的安慰自己,這不是他能控製的……

可結果呢?

他又是一次次的隱瞞!

還是太一這麼重要的事情!

太一和這具身體原主的關係,可能還是所有事情的根源,一切的開端。

能見到太一,是我們離真相最近的一次了。

可墨修,隻字未提,瞞得死死的!

我看著墨修一直係不完的飄帶,直接抽回了手腕。

那條飄帶,完全受他控製。

如果他想不卷好,捲到下次降下滅世大洪水,都卷不完。

手一抽,那條飄帶宛如實質般收縮,勒纏在我手腕上。

我三兩下就將飄帶扯開,遞給墨修:“那你知道你和太一的關係嗎?”

“知道我這具身體的原主,和太一的關係嗎?”我將飄帶伸了伸。

可他隻是緊捏著飄帶的兩頭,任由那飄帶宛如彩虹圈一般,一層層的往地上墜落。

好像連目光都變得深邃,連看都不敢看我。

我突然感覺一股子無名火,無處發泄。

見墨修不收,直接遞到他手裡:“這是你的東西,你先收好,我去看下孩子們。”

說著,直接掐了個騰飛術,對著穀家的棲身的山穀衝去。

或許是在巴山,或許是出了那個天坑,我一道騰飛術,飛得可高,可遠了……

一躍之間,就離墨修足有百步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