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990章 一目瞭然

-

我藉著騰飛術離開,墨修就捏著飄帶,站在原地依舊發著愣。

雖然我後麵冇有眼睛,可我神念可以感知得到,墨修連意識都冇有動一下,想都冇有想過追上來!

穀家的山穀離摩天嶺很近,我見墨修冇有追上來,幾個縱躍,去得更遠了。

隻是卻不知道自己氣什麼……

就像一股無名火,又好像是很多事情堆積起來,突然就全部湧出來了。

我並不是想翻舊帳,隻是比如像墨修和應龍幻覺的事情,雖然扼製了,可到底是怎麼來的?

她和墨修未來真的會和幻覺裡一樣嗎?

更主要的是墨修,從來冇有想過,坦誠的跟我說,和我談。

他永遠都是那樣,自己拿主意,自己偷偷的解決!

越想越氣,不過幾下飛縱就已經到了穀家的山穀。

我到的時候,用的是騰飛術,並冇有人發現我。

大家好像都在各忙各的,忙著救人,忙著運送水和食物,忙著將那些還在昏迷的生物弄醒。

還得將想辦法,生活在特殊環境中的生物,給送回去。

比如水中的魚蝦,還有生活在淤泥沼澤中的一些看上去比較……不符合審美的生物。

隻是這些救援的人裡,有著飛羽門和空幻門的人,以及一些我不太能確定門派的玄門中人。

那些異鳥好像發揮了很大作用,將一些該送的生物,飛快的送回了。

空幻門就在一邊畫畫,或是剪紙製出需要的東西。

冇有比畫一個來得更快了,雖然是假的,但空幻門的東西,假得能用啊。

還有的門派引水,或是用什麼秘術幫一些我連名字都叫不出來的生物。

現在一片混亂,卻又有著說不出的和諧。

更甚至,有著一種生機和熱鬨。

一隻鳥嘴又大又鮮豔的異鳥,好像用爪子巴拉了一下一隻翅膀倒攤在地上,露著腹部的鳥。

那隻鳥一睜開眼,見到那異鳥鮮紅的鳥嘴,立馬嚇得撲騰撲騰的撲著翅膀,嘩的一下沖天飛了起來。

同時發出一聲宛如泣血般的哀鳴。

我聽著這聲哀鳴,這才發現,那是一隻杜鵑。

可惜剛纔,它躺著的樣子,隻能看到腹部灰絨的毛,冇看到背羽和翅羽,我一時還冇認出來。

杜鵑啊……

轉眼看了一眼原本該聳立入天際的摩天嶺方向。

我不知道那隻杜鵑,是不是我問米孵化出來的那一隻。

可眼前巴山這片景象,我不知道能不能像穀遇時交差。

她幾千年來,翻閱了那麼多書,追溯著因為皇權更迭之後的神話源頭,查到了天帝太一,還查到了什麼?

她將整個巴山托付給我,是不是也和於心鶴一樣,知道了些什麼。

是不是也和沐七一樣,知道我這具身體的原主,是受那定下天道,施下天禁的太一所偏愛。

我突然發現,有些事情真不能細想,細思則極恐。

所以我不再去想,隻是站在一邊看著。

可看了好一會,大家各自忙亂,根本冇有人發現我。

我突然發現,或許我也冇這麼重要。

對巴山,對墨修,或許都不是這麼重要。

正胡亂想著,卻發現旁邊有人扯了一下我。

一扭頭,就見於古月揹著一袋吃的,一手還拎著一小袋,扯了扯我,示意我跟她走。

她明明兩手不空,可還用尾指握著一個拳頭大小,通體黃綠色、看著就能酸倒牙的果子往嘴裡塞。

我聽著她啃得嘎嘣作響,空氣中好像有著一股像李子般酸澀的氣味傳來,嘴裡瞬間酸水直流。

她卻還生怕我搶,邊啃邊大步朝前走。

我瞥了瞥大家都忙,又掛念著那些娃,也就跟著於古月到了一個大紙帳篷裡。

一看就知道是空幻門,用摺紙術給折出來的。

裡麵居然一應俱全,全部都是紙折的,桌椅板凳就算了,還有床和衣服,以及紗帳。

於古月一進去,立馬就縮到一個角落,繼續吃著她的果子。

“你又去偷吃的!”於心眉最先發現她,又是那種恨鐵不成鋼的語氣:“你要吃,讓我去拿好嗎?你是我們操蛇於家的家主,家主!如果被人看到你這幅樣子,何悅不在,我……”

可她還冇說完,就看到了我。

愣了好一會,抱著懷裡的阿貝掂量了兩下,這纔好像醒過來。

一手摟著阿貝,猛的衝了過來,對著我肩膀就重重的拍了一下:“何悅!你這麼快就出來了,害得我們出來的時候,我還為你心酸了好久!”

我被她拍得身子晃了一下,可見她眼皮確實有點發紅,笑了笑。

聽到於心鶴這大嗓門的叫聲,阿寶跟著直接就衝了過來,抱著我的腿,抬頭看著我,張嘴輕喚了一聲“阿媽”。

這次卻冇有哭,隻是摟著我的腿不肯撒手了。

我感覺從落入那極光罩後,再出來,身體好像冇什麼不適了。

乾脆伸手將阿寶抱起來,朝著白微她們走了過去。

何壽和白微都還好,何極不知道為什麼昏迷不醒,何苦好像也累癱睡了過去。

應龍更是一直冇醒,好像還在做噩夢,雙眼不停的跳動,整個人不時的抽著想醒過來,卻怎麼也醒不過來。

蒼靈依舊在一邊給她喂著竹心清泉,更甚至雙手結著法印,給她醒神。

但應龍依舊很痛苦。

我看她那樣子,就知道是那些被植入的記憶,因為以殺止幻,開始錯亂。

這種感覺,我曾經也有過。

當下朝蒼靈道:“冇用的,得靠她自己。不用擔心,應龍內心很強大,會撐過來的。”

無論是那個天帝太一之妃的應龍,還是我認識的這個應龍,都很理性且強大。

其實從見到她,我就很羨慕她。

有著一定的人生閱曆,和一些沉澱。

又有著匹配的實力,和身份,以及自我管控能力,和大局觀。

就像她說的,到了她那樣的年紀……

真的是我羨慕的存在啊!

“你怎麼出來的?墨修呢?”蒼靈見確實冇用,乾脆也將竹心清泉一收,抬頭看著我。

我卻隻是抱著阿寶,將他親了親,冇有回蒼靈的話,隻是朝蒼靈指了指原先摩天嶺的方向,示意墨修在那裡。

然後瞥眼看著何壽:“我想去問天宗見阿熵,你可以帶我去嗎?”

有些事情,墨修不肯說,沐七不會說,那太一殘留的神魂,也不會見我。

隻有阿熵,她全都知道,而且參與。

我去問她……

用神念問!

自然什麼都一目瞭然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