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993章 一聲不響

-

我知道何壽是很精明的,隻是大部分時候,他不太愛表現。

畢竟烏龜這種生物,在神話片中,都是當丞相的。

活得久的東西,大部分都成了精。

“你想知道太一什麼?”何壽盯著我,指了指摩天嶺的方向:“為什麼不直接問墨修?”

我冇想到何壽也知道,不由的抬眼看著他。

可他好像瞬間露出瞭然的神情,剛纔居然是在詐我。

當下沉吸了口氣:“有些東西,時間上不對。”

“什麼時間不對?”何壽臉上又帶著疑惑,並鄭重的道:“這次冇有詐你。”

“造蛇棺的時間,不對。”我看著何壽,輕聲道:“蛇棺,真的很重要啊。可能不隻是一具,可能有很多不一樣的形態。”

我乾脆盯著何壽,輕聲道:“你還記得才入巴山的時候,我總能幻聽到那條本體蛇和龍靈的對話嗎?”

“嗯。你當時跟瘋了一下,一道避水符,差點讓巴山旱死。”何壽瞪了我一眼。

“那些對話裡,都是那條本體蛇教龍靈,認識各種異獸,教她認知天地自然。”我望了一眼摩天嶺的方向。

朝何壽輕聲道:“他們引用的,大部分都是《山海經》和《淮南子》裡的記載。”

“有問題?”何壽瞥著我,指了指明虛:“人家還在等你呢。”

“時間不對。”我再次強調。

輕聲道:“龍靈搬蛇棺前往清水鎮,是幾千年前了,那時就算《淮南子》已經成篇,也家喻戶曉。但那條本體蛇,他初從蛇窟出來,又是怎麼知曉各家經典,更甚至教化龍靈的?”

“你的意思是,連那條本體蛇,可能也有問題,或者被利用了?”何壽聽著皺了皺眉,看了一眼摩天嶺的方向:“還是說從阿熵搬摩天嶺過來,或者是阿娜入巴山,就全部都是一個局。你懷疑是太一佈下的局?”

聽沐七的意思是這樣的,所以我得知道,明崇儼當年到底是怎麼學到太一秘術的。

那大概是太一最後出現的一次了!

見何壽理解我意思了,我這才朝明虛走過去。

他恭敬的朝我又行了一禮:“何家主。”

既然他稱我家主,我就用射魚穀家的禮節,以手撫肩,還了他一禮:“我有一件事情,想請教明虛先生,但並不是一時能說清楚的,所以想請明虛先生,隨我去一趟問天宗,到時與我一起細細推敲,可以嗎?”

明虛好像早有預料,朝我點了點頭。

然後又摸出一張紙,折了個帽子給我。

他手巧,隻見他翻轉折了幾下,然後一拉,就成了。

也冇什麼裝飾,托在手裡吹一口氣,立馬就變成了一頂白絨線帽。

“是有關當初先祖明崇儼修習太一秘術的事情吧。”明虛將帽子遞給我,輕聲道:“那我等何家主召喚。”

我朝他點了點頭,將帽子戴好。

雖然是紙折的,可戴在頭上,卻半點也感覺不到是紙的,就好像真的是絨線帽。

冇了黑髮,一直是個光頭,確實很不舒服。

明虛見我戴了帽子,朝我頷首笑了笑,就又去幫忙了。

“天氣為魂,地氣為魄。反之玄房,各處其宅。守而勿失,上通太一。太一之精,通於天道。”何壽輕聲念著。

朝我沉聲道:“《淮南子》裡,太一就是天道。”

至少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我們所處的天道,就是太一定下來的這個。

但這裡麵還有一些事情冇一理順,畢竟這件事情,經曆了諸神之戰,又有滅世洪水,還經曆皇權更迭,不同人自我主觀的攥改,各種小說添色增彩,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原本的真相,所以我不能憑猜想下結論。

何壽也沉默了,朝我嗤笑一聲:“當初諸神之戰後,我和阿問從滅世大洪水中存活下來。見了很多事情,也做了很多事情。”

“我總以為我和阿問,應當就那樣守在九峰山,再活到下一次滅世。可冇想到,這次我們還是捲了進來。”何壽歎了口氣。

盯著我道:“神權也在更迭啊。”

我隻是摸著帽子,不知道怎麼回答何壽。

不過應龍來得挺快的,巴山裡麵好像有著特定的磁場,很多現在科技的電子設備用不了。

我們明明見到的是,明虛給了應龍一隻仙鶴,回來的時候,一排仙鶴啊!

有蒼靈引著方向,徑直朝著西歸那個坑去了。

“去看看?”何壽見我冇動,朝我瞥了瞥頭。

“不去了。我交待於心眉幾件事情,然後帶上白微和阿寶阿乖,就跟你去問天宗。”我朝何壽笑了笑。

摸著腦袋上的帽子:“光著頭呢,不好再見人。應龍他們都能將風城都罩起來,那個坑根本不是問題。”

摩天嶺多高啊,人家都罩起來了。

“那我也不去看了。冇意思,走吧!”何壽也眯眼看了看外麵,輕聲道:“這些玄門中人,這次幫了些忙。”

瞥了一眼,或許是感覺我看了過去,感知到的人,都扭頭看了過來,恭敬的朝我行禮。

我隻是微微頷首,回紙帳篷裡,交待於心眉在巴山,同時將身上的黑袍換下來,穿上了於心眉給的長袍。

何苦還是打算留在巴山的,因為何物和那具軀體在,她還有些事情要做。

帶著白微和阿寶阿乖,直接和何壽就準備回問天宗。

可我剛一出門,就感覺眼前黑影一閃。

墨修一臉著急的跑過來,看著我道:“你要去問天宗?不是說好去南墟的嗎?”

“去南墟,要用到沐七給的那一粒綠珠和銀髮就行了。這東西何苦師姐收在清水鎮,蛇君自取就可以了。”我抱著阿乖。

朝墨修微微點頭,側在身子,從旁邊穿過去。

“你不去嗎?”墨修嗓音有點沉,低聲道:“剛纔我在那裡守著西歸,你都冇想過來看一眼嗎?”

“如果應龍他們的法子不行呢?我就要一直守在那裡,你是不是就這樣一聲不響,悄悄的和何壽去了問天宗,連告訴我一聲,都冇打算,對嗎?”墨修聲音微微發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