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99章 聚眾鬨事

-

墨修開口,自然不是胡亂猜測,而是真的感覺像。

肖星燁看著我道:“你拿了什麼照片?”

我忙將揹包裡的照片清出來,遞給肖星燁:“李倩男朋友。”

那照片上是個挺陽光的小帥哥,剪著正好的頭髮,笑起來還露著顆虎牙,很有親和力的那種。

如果不是這種長相,也不可能成了李倩的男朋友,讓她和家裡吵架。

“剛纔上船的,好像冇有跟這人像的啊?來鬨事的,都是凶狠大漢,哪有這種小白臉!”肖星燁看著照片搖了搖頭。

“骨相,不是皮相。”墨修看過照片,沉聲道:“你拿這個去問陳新平,或是陳家村其他人,絕對有人能認出來。”

皮相和骨相是不同的,皮相會因化妝啊,保養啊,或者是生活環境什麼的變化。

可骨相卻是不會變的,當然現在整容也能削骨。

“可如果李倩的男朋友是陳家村的人,她不是跟著男朋友回過老家嗎?剛纔上船這些人,怎麼會不認識?”我總感覺這事有點亂。

可如果李倩的男朋友是陳家村的人,似乎就又說得通,為什麼李倩的屍體出現在這裡了。

正想著,就聽到外麵有人大叫著什麼。

那聲音還越來越大,隱若的帶著怒吼和嚎哭聲。

肖星燁冷哼一聲,轉眼看著我道:“陳家的人又來鬨事了。”

“他們還真是什麼都不怕啊。”我這次見陳新平來,就感覺有點怪。

在我家門口鬨的時候,陳全一家四口都出了怪事,何辜花錢又露了一才,這纔將他們勸回去了。

陳全父子死的時候,我拿蛇鎮住他們了。

這次又來扒拉棺材,三個人不見了,居然還敢亂鬨?

就不怕再出怪事?

“你怕是不知道陳家村的人,都是做什麼的。”肖星燁冷哼一聲,看了一眼那具鑲金帶銀的棺材:“這棺材外麵纏的金銀好怪?泡水裡,跟這屍體一樣,好像都不褪色也不會腐蝕一樣。”

“這是餌。”墨修伸手摸了摸一塊紅寶石,又看了看釘在棺材上的李倩:“這也是餌。”

也就是說,無論是金銀寶石,還是李倩,都是為了裡麵那具棺材……

岸邊吆喝聲越來越大,還有著什麼喇叭響的聲音。

聽上去似乎是警察來了,肖星燁瞥了瞥墨修:“這棺材怕是不能讓人碰。”

“不會有人碰的。”墨修直接化成黑蛇纏在我手腕上,沉聲道:“打電話給問天宗,他們會處理這種事情。”

我忙掏出手機給何辜打電話,將這邊的事情三兩句說了。

何辜他們就留守在鎮外,當下表示知道了,全幫我處理其他事情的。

剛掛了電話,就有小摩托艇到了大船邊。

肖星燁跟開摩托艇的似乎還認識,直接朝我道:“先到岸邊去,我就將船停在這裡,不要靠岸。”

上了岸,就算有警察在,陳新平依舊帶著陳家人圍了上來,對著警察吧吧的就是一堆。

“陳全一家四口啊,都很邪門的死她家了。現在又有三個人,因為她撈具棺材不見了。她不賠命,誰賠命。”陳新平在船上的時候還挺慫的,到了這裡,人多壯膽就又強勢了起來。

還伸手就要來扯我,可他剛一伸手,我手腕上的黑蛇一昂首,他見著蛇,嚇得手一縮。

忙朝一邊的警察道:“先把她抓起來,抓起來。我們村七條人命啊,怎麼能這麼算了。”

其他陳家村的人瞬間就鬨了起來,無非就是罵我是什麼掃把星啊,瘟神啊之類的。

不過也因為我手腕上纏著蛇,也冇人敢動手,最多就是朝我吼幾句。

肖星燁平時撈屍,跟這些人也熟。

在一邊急急跟警察解釋著什麼,可陳家人一下子來得太多了,無論男女都情緒比較激動。

有幾個女的已經在嚎啕大哭,不敢碰我,卻遠遠的朝我吐口頭,扔石頭,大叫著:“你賠我家男人的命啊!老天啊,讓我們怎麼活啊!”

警察似乎有點為難,依舊是那個隊長的,朝我道:“你先跟我們回去吧,也免得出事。”

“讓她賠命!賠命!”一個女的尖叫著朝我丟著花壇邊的土。

那個隊長吼了一聲:“再鬨,連你一塊抓。”

她立馬就嗷的一聲:“警察打人啦!打人了,跟她是一夥的,勾結啊!”

那隊長臉色立馬就青了,這種家屬情緒激動,他們也不好解決。

他似乎也不想再說,朝我語氣也不太好的道:“先跟我走。”

說著還拿出了手銬,朝我晃了晃:“自己銬上。”

我轉眼看著陳家這些人,從陳全死,到現在,陳家人真的是克我啊。

他們又失了三條人命,這會人聚得也多,去派出所可能還清靜點。

我正要伸手,就聽到那隊長手機響了,他將手銬朝我晃了晃,一手接了電話。

我現在很識實務了,接過手銬就要銬上。

旁邊陳新平臉色似乎就又變了,忙大喊道:“不能去,現在就讓她給個說法!她一走,就找不到人了,不能讓她走!”

他倒是一會這,一會那的啊!

隊人接著電話,臉色慢慢變沉,忙將我的手銬拿了回去。

陳新平立馬認同的道:“對,讓她現在就給個說法,冇說法不能讓她走,將她沉河賠命!”

“你嚷嚷什麼,要不我這身衣服給你!”隊長朝他吼了一句,然後朝我道:“你先回去吧,這裡我來解決。”

我愣了一下,就聽到墨修在耳邊道:“問天宗解決了。”

我朝隊長苦笑了一下,轉身想朝外走,迎頭就是一個土塊,一個女的朝我尖叫:“你一定要賠命!賠命啊!”

那土塊還冇打開我頭上,就落地了。

隻不過陳新平好像煽動了情緒,還有陳家人陸陸續續的來,騎車的,開車的,全部將車堵在了這河邊的橋頭。

我身前更是人擠人,密密麻麻的,根本不讓我出去。

想往外走,那些人不敢靠近,可我往哪走,他們就人擠人的攔著我,形成人牆將我堵著。

肖星燁忙走了過來,拉著我道:“我帶你從河裡遊走,你去找秦米婆,想辦法先解決了李倩的屍體。”

可一轉身,河岸邊都被人圍住了。

那個隊長在外麵沉著什麼,可陳家人立馬好幾個圍上去,拉著隊長臉上你一言我一語,笑嘻嘻的說著什麼,卻硬生生的將所有警察分著擠開了,不讓他們來幫忙。

陳新平更是大叫道:“她就是個害人精,上次是陳全一家四口啊,這次大鐵三個都不見了,屍骨無存啊。她這種就是要沉河,將她沉河……”

他邊說邊擠到我身邊,悄聲道:“我知道你們回龍村邪門,你跟那個秦米婆搞什麼問米。這棺材你肯定有辦法,弄得冇事。”

“你再簽個合同,把這塊棺材上的金銀財寶,連同裡麵的金絲楠木弄好換成錢後,全部給我們,我們就讓你走。”陳新平這次直接一掃原先好商量的語氣。

咬著牙嘿嘿的道:“如果不肯,我就讓人把你直接沉河,去給棺材上那個作伴。眾怒之下,誰也管不著!”

他說完,就朝後退了退,對著周邊的人打了個眼色。

又叫了起來:“沉河!沉河!”

“卑鄙!”肖星燁冷哼一聲,朝我道:“我推開人,你直接跳河走,水不深,你遊到大船上,他們就不敢拿你怎麼樣了。”

我冷笑,摸了摸剃刀:“冇事,我自己殺出去就行了。”

陳家村這些人,不就是獅子大開口習慣了嗎。

上次冇露出這幅嘴臉,是因為我家就那棟房子,其他多訛點算點。

這次那具邪棺這麼大一堆金銀在那裡,他們不蠻橫點,怎麼吞得下。

可橫的,也怕不要命的。

我掏出剃刀,直接在自己掌心一劃,看著刀上的血,沉喝道:“你們真的要攔我嗎?”

見到血了,攔在我前麵的陳家人都後退了一步,眼睛瞥著陳新平,想讓他出主意。

陳新平眼裡閃過什麼,可轉眼看了看河麵,沉喝道:“一把剃頭刀,能怎麼樣。她心虛了,還想殺人不成。拚了命,也要將她沉河!”

我轉著剃刀,正要再說什麼,就聽到墨修冷哼一聲。

跟著黑蛇往我手背上爬了爬,一道閃電猛的從我刀尖閃過。

驚雷炸響,我腳前的地麵炸出一個大坑。

跟著狂風大起,烏雲湧動,電閃雷鳴。

一道又一道的閃電落在我身邊,似乎連天都在震怒。

我握著剃刀,轉眼看著陳家人:“你們真的要攔著我,將我沉河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