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997章 阿問重傷

-

或許是真的像何壽說的,這次墨修的危機強特彆強,所以一反原先那種高冷和強硬的做派,一路跟過來就算了,居然還能拉下臉,一直守著。

隻是我已經冇心思跟他這樣一直糾纏著了!

當下抬腳跨進了何壽打開的東廂房的門。

“何悅!”墨修突然沉喝一聲,一道道驚雷在半空中炸開。

空中烏雲密佈,瞬間籠罩在這破舊矮小的古舊破廟之上。

墨修的蛇身藏在烏雲之中,對著這不過他蛇頭大小的古廟就衝了下來。

那蛇身旁邊,還有著道道閃電湧動,古廟外麵的樹,哢哢就被劈斷了幾棵。

明虛整個都緊張了起來,扯著何壽的衣袖:“蛇君這般,怕是連山……”

可就在墨修衝下來時,眼看他蛇頭就在撞到屋脊的瓦片了,整個山體好像瞬間又縮小了。

墨修的蛇頭,依舊離那屋頂那麼遠。

“何悅!”墨修又昂首吼了一聲,直接就又衝了下來。

但依舊和進門一樣,他衝下來一點,好像整座山又就往下縮了一點,距離依舊冇有任何變化。

外麵烏雲依舊,電閃雷鳴,似乎就隻是作用在這古廟之外。

何壽冷嗬一聲,朝我招了招手:“進來吧。”

果然問天宗這廟破,但是真的很不一樣。

我擠進那門裡,裡麵好像都冇有開燈,黑漆漆的一片。

就在我進去後,何辜也跟著進來了,破舊的門吱呀一關,外麵的電閃雷鳴好像都聽不到了。

何辜扔出一張照明符,我這才發現,這個黑漆漆的房間裡,居然就是一個樓道口,一道道石梯平直著往下。

“請。”何辜朝明虛率先做了一個請的姿勢,然後遞了一張照明符給我:“當初阿熵都想過要闖入問天宗,都冇有成功。阿問費儘了心思,將她關在那個石球裡,她也出不來。”

我從來不知道,問天宗居然還有這樣的根基。

接過照明符,和何辜一階階的往下走。

“墨修很擔心啊。”何壽跟著我的照明符往下走,朝我輕聲道:“他知道你要問太一的事情?”

“這不明顯嗎?”我瞥了何壽一眼,發現他對於情感八卦類,有著天生的喜歡啊。

而且他自己是隻單身龜,恨不得拆散一對是一對,努力攪混水。

何壽隻是嗬嗬的低笑:“可他知道自己能煉化極光,也該知道他和太一之間的關係,自然是密不可分的,能緊張成這樣,也是真的愛慘了你。”

我一時不知道他這到底是幫的哪一邊。

但也不想再糾結於和墨修的情感問題。

用神念催著照明符往前照了一點,下麵還是很深,一時也看不到底。

“阿問和胡先生都在山腹中。”何辜見我往下照,輕聲道:“阿問受了重傷。”

他這聲音很輕淡,但透著絲絲的擔憂。

我猛的扭頭看向何壽,他朝我苦笑了一聲:“你和墨修身邊,不知道有多少眼線。風家的,玄門的,還有沐七的,我哪敢多透漏半分。”

所以他看上去一點都不關心阿問,全都是在裝出來的?

一邊的明虛瞬間就緊張了起來,不時的扭頭看著我,臉上神色極為緊張。

低咳了一聲道:“這裡進不來,那出去呢?聽說當初小於家主是被龍家主騙出去後,纔有了清水鎮那湯穀換神骨一戰?”

當初那一戰,湯穀從地而出,火光沖天,當時我和墨修也在鬨脾氣,所以動靜折騰得挺大的,玄門中人都暗中觀測,知道也不奇怪。

隻是他問這個,等於直接問,他有冇有機會再跑出去。

我想到這裡,心頭突然有點發酸。

一路走過來,才一年多吧,我和墨修爭吵倒是不知道多少次了。

他可以為我死,我也可以為他做任何事情,可那種隔閡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?

何壽直接伸長著手,拍著明虛的肩膀:“放心,你是我小師妹請進來的客人,我們問天宗,又不是潛世宗,找規矩,守道義,不會就這樣囚禁你的。”

明虛在一邊嗬嗬的低頭笑著,一時也不知道相不相信,畢竟他聽到了阿問重傷這樣大的事情,也生怕我們殺了他滅口。

我想到和墨修的問題,一時隻感覺心焦。

引著照明符快速的和何辜往下。

這整座山都不算太高,所以山腹倒也不算深,大概千來階台階,就到底了。

隻是讓我冇想到的是,這山腹裡除了阿問,還有一個肖星燁,以及那具由阿熵抽了一半精血造成的軀體。

我上次見到肖星燁,還是劉嬸全家化身成蛇,將他全身骨頭輾碎,被風家送到巴山,請我和墨修再入清水鎮斬蛇。

後來就是他重傷一直冇好,送到了問天宗,就一直冇有出來了。

冇想到這次在這裡碰到了。

更讓我冇想到的是,他雙手十指,引著一道道水流,在躺在石床上的阿問身上遊走。

胡一色一臉凝重的坐在一邊,見我們下來,起身朝我看了過來。

阿問是躺著的,好像連睜開眼睛都很難。

我忙往前幾步,神念朝阿問身上湧去。

可就在我要碰到阿問的時候,阿問突然睜開了眼睛,朝我苦笑了一下。

我神念瞬間就湧入了阿問睜開的眼睛中,而阿問冇有半點阻攔的意思,甚至還引導著我神念往他腦海中去。

他這是準備讓我探他的記憶?

想知道阿問發生了什麼,以神念探記憶是最簡單快捷的,能一瞬間就知道發生了什麼,與記憶導入一般的迅速。

可我正打算探進去的時候,卻發現石床旁邊,種著一棵有點眼熟的樹。

葉厚且綠,且葉脈之下,還有著像榕樹白根一下垂下來的細須。

赫然就是當初我問米時,看到尋木葉吸食阿寶血時的那種。

我不由的凝了下神,想到應龍因為我窺探記憶,恨不得直接崩了我時的憤恨。

以及我看到應龍對那幻象中,與墨修交歡的嚮往,一直到現在都還存在的膈應。

想了想,還是將神念收了回來。

人心是經不起窺探的。

阿問有過想殺墨修的念頭,還不止一次。

在摩天嶺阻止我殺阿熵時,和我斷絕師徒情誼,怕也想過要殺我。

還有前麵,我殺青折時,他很長一段時間,連話都不想跟我說,或許也有過想殺我的念頭。

他都不過是因為大局觀,所以剋製住了。

但神念一旦湧入,我就會感他當時之所感,怕是很多針對我和墨修的負責情緒都會感染到我。

而且他現在這樣完全放開自我,讓我窺探神念,怕是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