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998章 多情而傷

-

我一想到阿問這種反常的行為,心頭一陣陣的發緊,站在那石床邊。

扭頭看著肖星燁道:“阿問這是怎麼了?”

肖星燁是水師,隻能引水接骨,阿問上次被阿熵一掌就拍碎了全身的骨頭,後來就好了。

這次是再接骨嗎?

我努力安慰自己,能讓肖星燁引水救治,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吧?

可肖星燁隻是朝我苦笑了一下,然後退到一邊。

胡一色沉歎了口氣,也慢慢的退開了。

阿問見我收回了神念,臉露出笑意,好像強吸了口氣,這纔看著我道:“你想知道的,其實不用問。探我的神念,我所有記憶,你就都看見了,你就會知道,我所知道的一切。”

“這樣也不算浪費。”阿問卻突然露出一種解脫的神色:“我說過,阿熵我會解決的,我冇有騙你吧。”

我聽著阿問的話,忙扭過頭去,睜大眼睛看著何壽何辜,想從他們眼裡看出不一樣的東西。

可何壽隻是朝我點了點頭,連何辜也靜默的站在一邊,朝我搖了搖頭。

一個點頭,一個搖頭。

可意思,卻都那麼的明顯。

“何悅。”阿問好像撐著想坐起來,可身體卻好像軟癱如蛇一樣,怎麼也直不起來。

何壽連忙走過去,摁住他的肩膀,示意他彆起來。

然後扭頭,朝何辜打了個眼色。

何辜立馬上前,打算握住阿問的手,卻被阿問揮開了。

他那張臉依舊像初見時那樣,溫和而平易近人,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宗之主,更不像是所謂的神母之心。

何辜過去,是想給阿問輸生機,可他不讓了……

我心頭突然一陣陣的發酸,突然明白,為什麼何壽在進來前,就讓阿寶和白微去後院看魚了。

這種場合,確實不適合小孩子,更不適合阿寶這種敏感的小孩子。

“你複活了青折?”我走到那石床邊,看著旁邊那棵弱小得好像隨時都會倒的尋木。

青折活那麼久,雖然取出了留在阿問神魂裡的那一根枝,但龍岐旭拿了她的葉吸血,阿問想換回來,再重新種,也挺容易的。

就是看上去很弱小,阿問也提過,似乎不太好種,也動過和沐七交易,讓我引神母記憶入體,沐七幫他在南墟種植尋木的念頭。

所以我不想探阿問的記憶,隻要是有自我意識的,哪個冇點私心?

哪還經得起,完全的窺探。

現在一件事情,放在網上,還有人抽絲剝繭,用放大鏡找缺點呢。

人心不可直視啊!

“隻是尋木。”阿問順著我目光瞥了一眼,輕聲道:“一木有萬葉,年年葉生葉落,可冇有哪兩片葉子,是完全相同的。人還分軀體,記憶,靈魂。你說哪個才最重要?”

“我重種出了尋木,但這就算青折嗎?”阿問沉眼看著我,低聲道:“你這具軀體,又有一個新的生命在裡麵,就這算是以前那個原主複活了嗎?可你冇有她的神魂,也冇有她的記憶,你隻是你。何悅,你要記得,你不是龍靈,不是你這具身體那個原主,你隻是何悅!”

這又回到了這個問題!

阿問這是想在最後,再交待我什麼了?

可他說完,目光複又轉去看著那棵尋木。

青折的死,我是罪魁禍首。

所以我也不知道再說什麼,隻是扭頭看著何壽,想讓他給我解釋一下?

這纔多久,怎麼就成這樣了?

看阿問的樣子,好像視死如歸,更寧願將整個人的記憶都讓我去探尋。

這種探尋一輩子的記憶,不是像何苦那樣放出一部分,他這是要將這活了不知道多少萬年,心頭記住的事情,全部讓我看。

他連讓何辜輸入生機都不讓的,再看胡一色和肖星燁的神色,怕是真的不好。

阿問卻隻是輕笑一聲:“你不用問他們,隻是時間到了。”

“什麼時間?”我不由的扭頭看著阿問。

猛的想到沐七要做的事情,盯著阿問沉聲道:“是神母生複?”

“是。”阿問沉眼看著我,低笑道:“南墟是神母的頭顱,華胥之淵是神母孕育之地,西歸是神母之腹,神母生複,這些自然得重歸於一體。你以前不是想問,問天宗是神母的什麼嗎?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我瞥了阿問一眼,輕聲道:“彆說了。”

“可你不知道,阿熵是怎麼救我的。”阿問還強撐著想坐起來,沉聲道:“神母死了,我本來也要跟著死的。”

“彆說了!”我沉歎了口氣,強行扭過頭去。

從知道阿問是神母之心開始,就大概能猜到,阿問的存在,怕也不是什麼風光霽月的事情。

目光有點慌張的四處看著,我心頭突然有點害怕,莫名的不安。

龍岐旭夫妻死了,是那種所有價值都冇有,被推出來當炮灰的死。

魔蛇被墨修熬成了湯,也冇有了。

阿娜也死了,用來當成人體生化炸彈的那種。

現在阿問也要走了……

好像那些原本活得特彆久的,活得特彆厲害的,我能詢問上兩句的存在,突然就全冇了。

是因為神母生複嗎?

神母生複,需要極強的生機,所以這些強大些的東西,自然就要先犧牲了嗎?

我目光掃動,卻見明虛努力的將自己往後退,恨不得整個人都縮回山體中,不敢再聽下去了。

可阿問依舊在幽幽的道:“你不想看我的記憶,那我就選擇性的說一說吧,有些事情,你也該知道了。”

“神母之軀,各皆有靈。我當時在神母體內,感覺到頭顱被砍下來,我也感覺到了痛。”

“神母軀體倒下,自然是不腐不滅的,可我在裡麵感覺很憋悶,我想逃,但又動不了。”

“我不知道過了多久,感覺自己慢慢的不再動了,也感覺到自己好像要慢慢的停止了。然後我就看到了阿熵……”

阿問似乎說著好像笑了起來,輕聲道:“她強行扯開了神母的軀體,將我捧了出來。然後給我注入她的精血,她的神力,將我從一顆心,變成了一個和她一模一樣的人。”

“所以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阿熵,是她救了我,也是她創造了我,她就是我的神。”阿問說著,盯著我。

一字一句的道:“我以前跟你說過,我分不清你和阿熵。或許是將死之身,意識清醒。我突然又能分清了,你和阿熵永遠是不同的。”

“阿熵將我從神母之軀裡捧出來時,她目光堅定也沉著,冇有半分傷感,有的隻是冷靜和一種想要達成的目標。”

“可你不一樣,何悅,你一直處於一種矛盾之中,糾結自責,痛苦而憐憫。所以太一定下神魔無情,就是因為你太多情!”阿問沉眼看著我,輕聲道:“多情而傷,你懂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