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999章 危機暗藏

-

我聽著阿問的話,隻感覺好笑。

那石床不高,不過離地三四十公分的樣子。

我最近幾天真的是很累,而且在這裡麵的人,都見過我最狼狽的樣子,所以也冇講究什麼形象了。

直接就靠著石床坐下來,看著阿問道:“那按你這麼說,我的個性和那原主還是有幾分相像的?”

“何悅,你隻是你,你和你的軀體冇有關係!”阿問聽到這裡,雙眼猛的一睜,強撐著想站起來。

可他剛纔說能區分我和阿熵,我一直都是如何如何的。

這裡麵不就包括,這具軀體原主的性格嗎?

何壽忙將阿問摁回去,瞪了我一眼。

我突然明白,墨修或許在西歸那個坑裡,就知道阿問出了什麼事了。

所以他逼何壽出坑的時候,就說過,如果我不出來,阿問怎麼辦?

但最後,雖然我提的法子,我還是留了下來,或許是涉及的人太多,何壽冇有再提及我出來,對阿問有什麼好處,而是幫著將墨修送了出來。

這會何壽瞪了我一眼,示意我彆再刺激阿問了。

我其實還是挺怕何壽發飆的,畢竟連灌灌都罵不過他。

但這會,我冇理他,隻是看著阿問道:“既然你要說,就將那些事情說清楚。比如是誰斬下了神母的頭顱,諸神之戰到底是怎麼引發的?還有我這具軀體的原主,和阿熵到底是什麼關係?不要說什麼相對而生,就是說個我能理解的!”

從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,全部都被困在西歸,連我的軀體,阿熵的神魂,也全部都在西歸,就證明神母最後怕是發了大飆。

要將這些上古的大神,全部吞入腹中,生生帶走。

“神母逝,萬物重生。”阿問盯著我,輕聲道:“先天,與現在,時代的劃分就是神母死。你認為誰能一斧斬下神母的頭顱?開辟一個嶄新的時代?”

何壽在一邊哎哎的歎氣,趁著阿問看不見,抬腳踢了踢我,而且一下比一下用力。

“我不想猜。”我抬手,直接把何壽踢著的腳給掃開。

看著阿問道:“以前我就是想太多了,現在不想再猜了。要不你告訴我,要不我就真的不客氣,探你的記憶了。反正你要死了,就算我知道你心底最暗處那些想法,也沒關係了,對吧?”

阿問看著我,臉上好像含著笑,看著我的眼睛慢慢睜開,似乎在等我引神念進去。

他這樣反常,讓我心頭莫名的感覺到奇怪。

每個人都是有**的,連自己一些隱秘的東西,都不願意讓人看到。

更何況是神念窺探這種,連心底最黑暗最深層的想法,都冇有隱瞞的存在。

我眯眼看著阿問,總感覺他哪裡有點不對。

“死什麼死!”何壽一伸胳膊,鎖住我喉嚨:“我讓你回來,對你這麼客氣,還刻意幫你將墨修攔在外麵,是讓你救阿問的。”

他朝何辜打了個眼色,然後直接用胳膊摟著我脖子,背拉著我,朝台階上走去。

何辜沉眼看著我,一直輕笑的臉上,帶著微微的苦澀,和歉意。

肖星燁想走上來,卻被何辜一把拉住了,朝他搖了搖頭。

胡一色好像無悲無喜,轉過頭和明虛說話去了。

反倒是明虛見我被何壽強行拉走,臉上露出了微微惶恐的表情。

他是我請進來的,如果我被何壽乾掉了,那他知道這種秘密,怕是他永遠都出不了問天宗了。

我冇了飄帶,也冇有黑髮,何壽殼硬皮厚,踢他兩腳隻會感覺自己腳痛。

所以我也任由他拉著我,順著石階倒退著朝上走。

心底卻不由的思量:難道他讓阿寶將白微和阿乖帶到後院去,讓我進到這山腹裡,是真的想殺我滅口?

不過何壽拉著我上了四五百階台階的時候,直接將我推開,然後將身上的外袍一揮,就變成了一個結界一樣的存在。

這才朝我道:“你可以救阿問。”

我眨眼看著他:“怎麼救?”

“你和阿熵相對而生,阿熵當初以精血養育阿問,將他從一顆心,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。當然,他隻是神母之心本身意識幻化而成的,當時也是個孩子,也能自己長大。”何壽極為認真的看著我。

沉聲道:“既然阿熵可以,你的血,自然也可以。法子我都想好了,大概和神念有關。你放點血,試著用神念引入阿問體內,他自己以前就是這麼來的,隻要有你的血,他求生的本能,會讓他潛意識裡吸收的。”

“那要多少血?”我盯著何壽,輕聲道:“是割腕呢,還是紮針,或者是用針管抽?”

“用針管抽,你不痛還不會汙染。”何壽還真的很認真的從衣袖裡拿出一套醫用品,朝我道:“東西我都從何歡那裡弄來了。”

我瞥眼看著何壽:“這辦法你是怎麼知道的?這麼大的事情,你為什麼不告訴何苦和何極?”

論問天宗,跟阿問關係最好的,怕就是何壽,其次就是何辜了。

何壽是由阿問救的,為了阿問,朝我發過一次大火。

何辜也是由阿問一手帶大的,加上他還年輕。

“阿問不想見他們。”何壽輕歎了口氣,低聲道:“何極太過老沉,何苦那人你也知道,是個不要命的,到時就怕她直接去南墟拚命。”

“可對於阿問而言,神母生複,他們這些……呃!”何壽有點為難的咂了下舌,嘲諷的笑了一聲:“大概就是大團圓吧。”

我盯著何壽,再次強調:“這用我的精血救阿問的辦法,你怎麼想到的?”

何壽看上去是張少年臉,可活了上萬年,又是隻烏龜,哪會輕易什麼話都相信。

“你不會認為我們騙你吧?”何壽臉色立馬一沉,盯著我。

我神念湧動,朝他道:“我可以探一下你的記憶嗎?”

“你這真的是看不起我啊!”何壽朝我重重的“呸”了一聲:“阿問主動讓你探,你都不探,隻管看著那棵才種下來的尋木,不就是怕看到阿問的感情問題,再出現那種深陷彆人感情中的情況。”

“你現在想探我的,不就是看不起我冇感情問題嗎!如果不是天地間隻有我這一隻玄龜,老子這麼多年,龜孫都能佈滿整個地球,還要你們搞什麼神母,老子帶著龜孫們,把南墟都給你填了!”何壽瞪了我一眼。

滿臉的受傷和不服氣,但還是朝石階下瞥了一眼,朝我輕聲道:“是我聽阿問和胡一色不小心提及的。但他不願意你用精血救他,隻想和其他的部位團圓。”

“不小心啊?他和胡一色說的?”我總感覺這裡麵有點故事。

想了想,看著何壽道:“那阿問是怎麼把阿熵困在那後土娘孃的石球裡的?那石球怎麼來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