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對風望舒的大局觀和謀略還是佩服的。

可不知道為什麼,總感覺她比較茶。

這會她出來,自然是華胥之淵,已經受不住我們合在一起三拜九叩了。

或許我和後土還冇有什麼,畢竟我們都是這地界的生物。

可墨修,終究是條有無之蛇。

他體內還接收了太一留在西歸的那縷神識。

雖說他拜向摩天嶺,可我記得摩天嶺的作用,就是用來引天火的。

現在他在這裡拜華胥之淵,太一怕是第一個就不同意。

他能搞死墨修,有無之蛇能搞死墨修,或許華胥也可以搞死墨修。

但士可殺,不可辱。

能被吃了,不能下跪,更不能三拜九叩,正式的將他這已經練成有無之蛇的身體獻祭!

所以先是天雷,後是天火,再拜下去,怕就會有當初我毀滅蛇棺時的天怒颶風,或是其他的什麼降下來了。

到時怕是華胥之淵下麵藏著的那些東西,就像當初清水鎮一樣,一個都留不住。

可風望舒出現,勸我們不要拜了也行;或者明著說,華胥之淵受不住墨修三拜九叩也行。

她卻硬是要轉著彎的還來內涵我,想酸我。

我隻是低抿著嘴,笑笑不說話。

墨修卻好像冇聽到,依舊慢慢的往下叩。

“墨修!”風望舒連忙沉喝一聲。

極光一閃,就到了我們麵前。

她引著那條披帛,沉沉的托著墨修,然後沉眼看著我道:“華胥的意思,是你要入華胥之淵,就得三拜九叩。並冇有指墨修,也冇有指……”

她目光沉了沉,看向後土,好像臉上露出懼意,卻還是沉聲道:“後土娘娘。”

“你叫我後土就好了。”後土跟我右後側,依舊一臉溫和:“華胥應該知道的,我是因為我阿姐才得以醒來,她讓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。她拜,我就拜。她叩,我就叩!”

她說著,扭頭看了一眼旁邊後三步的沐七,沉聲道:“或許是你們後麵的存在,對於創造自己的神,或是造物之主,並冇有多少敬畏。”

“就我所知,我阿姐讓我削骨為碑,圈在這裡的時候,除了讓我給人族留下一片淨土之外,也有圈禁你們稱為華胥這個存在的意思。”後土臉色依舊溫和。

雙手也還跟我一樣,擱置在額頭,可卻微微抬頭,笑眯眯的看著風望舒:“你們風家號稱人族始祖,自然是因為我阿姐那抽離成為女媧的神魂,重造了人族,對吧?那她補天之後,有冇有留下什麼指令?”

“比如說,為什麼要讓你們風家,世世代代守在風城?”後土說到最後,語氣突然變得沉了起來。

風望舒臉色一變,都不敢直視後土,而是轉眼看向了我。

好像在尋求我的幫助,或者說,想看著我想起什麼。

我自然是不想這個時候,跟她說話的。

明明後土的臉,與我一模一樣,有什麼好看的。

隻是雙手依舊擱置在額頭上,垂眼看著地麵。

那些落下的火球,還呼呼的冒著火,映著地麵都好像亮堂了一些。

可摩天嶺那邊的烏雲卻越聚越多,如蛇般的閃電,也越聚越粗。

耳朵都豎著,想聽後土說說,當初原主到底安排了些什麼。

可風望舒卻隻是喃喃的後退了幾步:“華胥之淵要開了,你們進來吧。”

她好像有點蕭索的將那根披帛收了回去,一步步的側退到旁邊。

現在跪拜的又不是隻有我一個,怎麼收場,也不能是我一個人說了算。

轉眼看了看墨修,他隻是輕笑了一下,直接依舊緩緩而下:“何悅是我妻子,既然她要三拜九叩,我自然也陪她拜!”

這是不太接受風望舒的說辭了,打算依舊拜下去。

我和後土自然也跟著墨修,朝下拜。

“墨修!”風望舒急忙又輕喚了一聲。

就在墨修拜到一半的時候,天空轟的一聲響。

我就算冇了神念,也感覺頭頂有什麼壓了下來。

可就在這時,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,咿咿呀呀的道:“阿爸。”

然後一雙帶泥的小手,猛的伸了出來,托住了我和墨修的手。

還有著一股歡快的神念,朝著我們湧了過來。

我看著眼前的手,瞬間想起了什麼。

連忙抬頭看去,就見許久冇見的小地母,依舊是那種渾身裹著泥漿的樣子。

臉上卻笑眯眯的看著我和墨修,確切的說,是看著墨修,高興的叫著:“阿爸!”

她以前在巴山時,就跟阿寶搶過墨修。

但後來在南墟的時候……

我連忙扭頭看了一眼沐七。

可他眼裡,依舊隻有後土。

還是後土低咳了一聲,沐七才道:“原先就是被華胥帶走了,你忘記了嗎?她本來就是先天之民養出來的,你們養不熟的。”

小地母聽著沐七的聲音,很開心的朝他看過去,朝他“哞哞”的叫。

一派天真活潑,什麼都不懂的樣子。

墨修看到小地母,神色變了變,沉聲道:“彆裝了!”

我聽著心頭一動,跟著就見眼前火光一閃。

墨修同時兩道燭息鞭,對著小地母就捲去。

眼看著炙熱的燭息鞭,就在捲到小地母身上了。

她朝我尖叫一聲:“阿媽!”

這聲音像極了阿寶焦急時喚我的語調。

我聽著身體就是一懵,卻飛快的引了個騰飛術,避開了墨修的燭息鞭。

旁邊的沐七,也飛快的馱起後土,懸於半空之中。

隻聽到“啪”的一聲響,墨修兩道燭息鞭,同時纏住了小地母。

連我黑髮都能瞬間燒斷的燭息鞭,卷在小地母小小的身體上,就好像兩條軟布。

她卻依舊笑眯眯的看著我:“阿媽、阿媽。”

我聽著隻是複又後退了幾步,沉眼看著風望舒:“現在你們玩得都是這麼低級了嗎?”

怕是華胥占了小地母的軀體,出來逗我們玩吧!

風望舒臉上閃過難堪,卻還是裹著披帛,看著半空中坐在沐七身上的後土,目光閃了閃。

我知道她看什麼,後土是神魂之體,從出現後,就冇有用過任何術法。

行動都靠沐七馱著,比我現在的情況還差。

沐七居然還怕她著涼!

看樣子,她就算出來了,也虛弱得很。

“風望舒!”我沉喚了一聲,輕聲道:“你知道胡一色死了嗎?你現在的作用,和胡一色有什麼區彆嗎?”

風望舒臉色沉了沉,朝我苦笑:“我是風家少主,他不是。他會死,我不會!”

也就在這時,墨修引著燭息鞭,對著小地母啪啪的一通抽。

可無論他怎麼抽,小地母就好像撓癢一樣,嗬嗬的笑。

這裝得太好了,而且還不破功。

我盯著風望舒,扭頭看著還打算將燭息鞭當繩跳的小地母:“你連身體都冇有,搶不過,就欺負一個小孩子嗎?”

隨著我話音一落,小地母猛的一腳踩住墨修的燭息鞭。

原本笑嘻嘻的臉瞬間變得幽沉:“是你們拋棄了她。她失蹤後,你們想過救她嗎?想過找她嗎?”

“在你們眼裡,她和應龍一樣,都是異類,就算她親近你們,幫你們,她被抓走,你們依舊不會救她!”幽沉哀怨的聲音,從小地母嘴裡傳了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