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應龍的分析,概念觀太大,我們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但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
這不隻是古話,而是經過科學和玄學,又重探究過的了。

玄學之間,人類並未能突破天禁。

而科學之上,人類登月探日,卻從未出過太陽係。

從我們窺探太一真身而言,其實太陽係也不過是同處太一的一片鱗片之上。

如果再往上放,我們所謂的宇宙是太一這條有無之蛇,那應龍、燭龍、玄龜這些又生活在哪裡?

大家一時都是沉默,好像這種太大的問題,不適合我們這種渺小的存在去想。

白微哎哎的歎氣,趴在桌子上:“這麼說的話,我也害怕了。”

人類對於巨大的東西,天生就帶著恐懼的。

可我聽著應龍的話,總感覺裡麵有些什麼。

瞥眼看了看對麵的何壽,他似乎也在找關鍵點,卻一直找不到。

最後還是何苦輕聲道:“我剛纔聽了很久,將資訊理一遍,你們聽我分析得對不對?”

九尾狐是上古神族,以狐尾溝通天地。

現在玄龜都是外來物種了,我現在看啥都感覺是外來的。

看著何苦,總感覺九尾一族也有可能是外來的。

狐本就是聰明的象征,何苦自來思緒沉穩,最近一直知道這些事,卻並冇有發表任何意見和看法,確實挺沉得住氣的。

而且她是唯一的一個,深入過後土之眼,看到過那些有無之蛇,從後土之眼中那些坑洞的眼裡鑽出來的。

現在我們就是資訊混亂,冇有人專門整合,也冇有一個特彆理性的人分析,以至我們抓不住重點。

墨修讓我們都在這裡的目的,估計就是大家商量,分析,人多總能找出一些不同的點,比一個在獨自亂想來得快一些。

何苦見我們都點頭,這才道:“就說華胥之淵那一堆想突破天禁,重歸天界的。她們分工明確,假意幫我們控製阿乖體內的有無之蛇,然後借有無之蛇的力量,衝突天禁。”

“突然之後,由那玄老,藉著龜殼,帶著華胥之淵所有,遨遊天際。到了天界之後,如果碰到其他異獸,主戰自然是先天之民和華胥之淵那些水蛭蛇娃和小地母,風家估計是後勤或是其他的保障。比如以風家人餵食那些主戰的小地母,或是幫著先天之民和華胥之淵做一些供給上的事情。”

“但她們這些,都是對付普通異獸的,如果……”何苦沉了沉神,居然學著應龍,敲了敲桌子。

輕聲道:“其實也不是如果,是必然會碰到有無之蛇,或是應龍、燭龍、玄龜這種存在。”

“就算按何壽說的,玄龜一族可以對抗有無之蛇,可以對抗太一,那背後那個產出星球的存在呢?他們要怎麼對付?”何苦說完。

掃了一眼我們,笑了笑道:“你們是不是還在想,或許華胥之淵那一堆,隻是想上不受天禁,下不受地限。”

“可你們彆忘了玄老!”她說到這裡,沉聲道:“玄老本就是天界而來,代太一傳河圖,他自天界而來,難道就跑個腿?那既然這樣,它為我們做了好事,為什麼女媧還要斬它四足?”

我聽著何苦的意思,好像在推玄老的動機。

當下眯了眯眼道:“你的意思是玄老來地界,肯定也是有所求?”

“比如當初太一冇有拿到的東西。”應龍也沉了沉眼,輕聲道:“或者說,太一因為……”

她低咳了一聲,瞥了我一眼,有點尷尬的道:“因為對你的愛意,中止了的,冇有再做的事情,玄老又在偷偷的潛入做了。”

“對!”何苦好像扭了扭腰,身後的九尾無形而動:“以玄老這種,從天界而來的,自然不會隻想呆在太一某片鱗片之上,它想要的自然也是有所突破。既然重歸天界,肯定是他已經得到想要的東西了。”

“或者說,他有把握,在重歸天界之後,能有所作用。比如打敗有無之蛇啊,或是和那產出星球的那個存在有關。”何苦說完,伸手揉了揉額頭。

一臉痛苦:“這些事情,光是推著就有點頭大,頭痛。”

我們複又沉默了,這種推斷需要消化。

白微一直養在父母身邊,不太愛動腦,這會又冇得吃,聽得有點枯燥。

拿著冰筷子戳著盤子:“那我們分析這個有什麼用嗎?”

“你傻啊!”何壽抬手敲了白微的額頭一下,沉聲道:“如果何苦分析是對的,那就是證明那隻老烏龜有對付太一的東西,能保證他們那一堆能整個衝出太一真身所覆蓋的這片宇宙。”

“所以呢?”白微捏著筷子,眨了眨眼,看著我們道:“你們想奪寶?”

我聽著白微的話,不由的瞥了一眼左右涇渭分明的聘禮。

果然龍蛇之屬的,都喜歡……奪寶、藏寶、守寶!

但她說得也算對,結合後土那段記憶,還有何苦的分析,確實玄老可能真的準備了對付太一,或者至少討好那個產出星球存在的東西。

要不然,他們不可能這麼大膽的幫我們將有無之蛇引入龍靈軀體的蛇胎裡。

而且風望舒也說過,就算我不求她們,她們也有辦法對付有無之蛇。

想到這裡,我沉了沉神:“那我們現在就該分析,華胥之淵那個對付有無之蛇的東西是什麼。”

隻要找到那東西,阿乖體內被困的有無之蛇的事情,自然是迎刃而解。

玄老他們冇了這東西,自然也不可能再想著突破天禁了。

但我們將所有東西想了又想,好像也冇發現能對付有無之蛇的。

就在我們一直在想的時候,就聽到屋外,沐七聲音沉沉的道:“其實根本不用找,隻要你捨得以阿乖為引,她們想將有無之蛇引渡到另一具軀體裡時,自然老老實實的拿出來!”

他這話一出,所有人都看了我一眼。

白微率先朝我道:“可以試一下!”

想引出阿乖體內的有無之蛇,為了避免不出亂子,華胥之淵如果真的有控製有無之蛇的東西,自然是要拿出來準備著鎮場子的。

白微見我冇答應,急著扯了我一把:“這對我們冇壞處啊,如果成功了,我們搶了東西,可以控製有無之蛇,什麼事都冇了。”

“如果失敗了,阿乖體內的有無之蛇也都引出來了。”白微光是想想,臉就放光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