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我聽著後土說這隔閡的來源,一時也有點吃驚。

永生這個話題有點沉重啊。

當下看著後土道“萬物永生不好嗎?”

後土瞥了我一眼,眼中帶著一股子說不清的意味。

輕聲道“永生,當然不好。太一永生,有無之蛇可以永生,你認為好嗎?”

我扭頭看了一眼墨修,他這會就算有我轉送的生機,臉色也依舊在一片虛影之中,根本就不是一個人形,而是一個人影。

不過他說話還是可以的,見我瞥過去,幽幽的道“以我的情況來看,算不得永生。”

確實他前麵出來過,後來就沉睡了,再了來,又是現在,估計就是活了那麼一下下吧。

“以後你就可得永生了!”後土瞥著墨修,然後朝我道“我們和華胥都是可以永生的,我感覺永生不好。華胥……”

她說到這裡,臉色發苦,扭頭看了一眼沐七,再次是那種勞累過度的樣子,輕聲道“你來說吧。”

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很虛弱,可她在清水鎮,能引界碑,拍裂墨修的真身;在風城,能引動兩條蛇搬山而起,看上去又不像很虛弱的樣子。

不過沐七卻還是小心的將她扶著坐下,還解下身上的雪白外袍給他披上。

又怕她坐著不舒服,等幫她將外袍繫好後,自己在一邊坐好,小心的伸長腿,讓她躺在他腿上。

伸手幫後土將臉上的頭髮理順,免得她趴著壓到頭髮不舒服。

又將衣袍扯清,還怕她臉硌著了,伸著一隻手托著她的臉。

那樣子,真的是伺候一個女神啊。

我扭頭看了一眼墨修,他抬著灰濛濛的眼睛看著我,眼中帶著歉意“現在我辦不了這種,等以後,我比他做得更好。”

後土咯咯的低笑了兩聲,躺在沐七腿上,伸手拍了拍他“說吧。”

我和墨修現在正是吸食生機充電的時候,想走也走不了,所以能聽他們說說華胥的事情,也挺好的。

沐七從後土出來後,整隻白澤都柔和得祥瑞了起來。

臉上笑得都好像三月春風一般,不再是以前那種虛假的溫和,而是真的讓人置身於祥雲般的舒服。

這會被後土拍了一下,寵溺而溫柔的順勢握住她的手,與她十指相扣,貼而不緊,輕輕的放在腹部。

這才朝我和墨修道“如若永生,性情和習慣,以及形態都會固定。”

他這會溫潤得好像一個多情書生,娓娓道來,連我都感覺無比的舒服。

對比一下,以前的沐七空有一幅溫和的樣子,卻並不如這樣,由內而外的溫潤,讓人看得挪不開眼,怪不得神獸白澤,傳聞有出世之姿。

墨修低咳了一聲,單手轉過來,捂著我的眼睛,將我拉到他懷裡,靠在他胸前。

黑袍一展,直接就將我矇頭蓋住“聽著就好,閉目養神。”

躺著的後土,悶悶的低笑了兩聲。

我也感覺悶悶的,但墨修卻聲音低醇的道“繼續。”

還將黑袍壓了壓,手指警告般的在我頭頂敲了一下。

沐七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,這才繼續道“不說其他各族如果永生會如何,就說人族,如若人活一百,思維也會固化,就算接受新潮的東西,可記憶這個東西,有些是沉澱下來的,潛移默化之中,無法糾正。”

這點我深有體會,我不過是接受了龍岐旭女兒十幾年的記憶,思維習慣就已經固化,就算有的能改,可有一些是真的很難改。

“就是老頑固。”墨修直接來了個重的。

“也說不上頑固,隻是思維固化。如果老一輩永生,他們掌握了一定的資源,比如我們所需要的生機,人類所需要的財產、土地、權利,都會被最先出生的那部分所掌控,一個種族就會完全因為領導人的不變更,停滯而固化。”沐七聲音有點唏噓。

溫潤的聲音慢慢變沉“華胥雖認為該永生,卻也知道永生的弱點,所以華胥和龍岐旭的交易,就是她幫龍岐旭驅離龍靈出蛇棺,成為龍岐旭最大的靠山,而龍岐旭每十八年幫她養育一個女孩子。”

“讓那個女孩子在外麵長大,讀書識字,接受普通人能接收的所有東西。等十八年一到,那個女孩子就借獻祭給蛇棺的由頭,藉著阿娜的軀體進入華胥之淵。”

“她就會汲取這些女孩子的記憶,將上一代龍家女的記憶覆蓋。不過她並不是像何悅一樣,完全清除以前的記憶,而是由後一個龍家女記憶而主導。”

“這樣華胥就能保持,自己的思維,以及對外界的瞭解,都是與時俱進的。同時,她冇有軀體,卻能用意識操控所有的龍家女,這也算是她一代代的更新,在積累自己的力量。”沐七說著聲音都有點發哽。

我趴在墨修胸口,感覺黑髮吸食的生機,讓身體慢慢變暖“那她也是十八年更新一次,她的思維還停留在十八年前?”

這十八年科技發展可快了!

“不會。”沐七沉笑了笑,輕聲道“這一代何悅你雖冇有被獻祭入華胥之淵,可龍霞進去過,你忘記了嗎?”

我猛的想了起來,龍霞雖然是死後被入華胥之淵的,可後來又活了過來,如果華胥隻想要記憶的話,龍霞的記憶也就夠了。

“那她為什麼要將龍霞送回來?”我雖然神念能感覺到外麵的動化,可還是本能的想用眼睛看。

墨修卻死壓著我的頭,就在我掙紮了一下,他突然就重重的咳了起來。

胸膛震動,連壓著我頭的手,都好像冇力了,輕輕的喘著氣。

我不知道一條蛇,受了傷,怎麼也跟人一樣咳,不是應該匍匐不動,或是吐著信子的嗎?

也知道墨修肯定是在用苦肉計,但想著他現在這樣子,還是老老實實的趴了回去。

他連咳都愉悅了起來,朝沐七道“你接著說。”

後土似乎歎了口氣,幽幽的道“就說不能找這種,當初阿姐和太一有點苗頭的時候,我就說不行,我阿姐肯定吃虧。後來悲劇收場吧,還搞出這麼多事。何悅你啊……”

墨修卻又咳了起來,轉手緊緊的摟著我。

沐七嘻嘻的笑了兩聲,這才道“華胥要龍家女,一是讓她們去外界熟悉變化,二是在外界吸食生機,養育到十八歲,再入華胥之淵培育你們看到的水蛭蛇娃。”

“龍霞那時已經死了,就算能走能動,可她那時懷了孕才死的,所以對華胥無用。”

“現在你們在華胥之淵看到的女體,其實每一個都是華胥,她們全部和華胥是一體的,就像你們見到的風望舒一樣。”沐七說到這裡,語氣有點發顫。

“也就是說,我們要對付的並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個連成一體的——群體!”墨修語氣也有點發沉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