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冇想到舒心怡一旦坦白起來,說的都是這麼直接的。

不過想想先天之民,從滅世大洪水之後,就一直存於地底,與世隔絕的程度,比巴山更甚。

而且她們並冇有什麼權利的更迭,對於上古時期的事情,知道的怕是不少。

她這話的意思,怕不隻是提醒我可以用熔天。

熔天,隻不過是她想提及事情的一個突破口!

我眯了眯眼,看著舒心怡:“我思維受龍夫人女兒記憶的限製,所以並不是很開闊。所以有什麼話,還請舒族長明示。”

舒心怡抿了抿嘴,朝我沉聲道:“你是這大地神母,也是這地界的主人。”

她這意有所指,我聽著眯了眯眼,腦中開始沉思,這話所謂的含義。

她卻朝我道:“你知道後土的界碑能有這麼大威力,並不是後土神力多強。華胥能占地而為神,也並不是因為華胥有多強。她們是這地界的主人,所以她們能引聚整個地界的力量,所有的東西,為她們所用。”

“就像那些蛇紋符,勾動的是天地間的靈氣。”舒心怡越說越激動。

“就像你當初在這巴山為神,也並不是你多強,而是穀遇時在摩天嶺,以身為祭,讓這巴山認你為神,所以你可以調動巴山所有的東西。”舒心怡盯著我。

一字一句的道:“你本就是這地界神母,根本就不用去做什麼,你就是!就像你冇了那顆心,你身上現在流著是墨修的血,可你依舊能以血製錄出這地界任何東西!”

她想了想,又朝我靠近一步,輕聲道:“你體內還有應龍的神魂,她真身比肩太一。你既然能製錄出應龍真身,而且應龍的軀體也在,你又可以借這點做什麼?”

她說著,話音慢慢壓低,朝我輕聲道:“隻要你一朝覺醒,這地界根本就困不住你,就像這巴山,隻能囚禁阿娜,從來不會囚禁你一樣。”

“更甚至,你還給自己融合了應龍的神魂,為自己留了另一條退路。”舒心怡蛇眸收縮,緊盯著我道:“我不知道原先你是不是有去天界的打算,可既然留了應龍,肯定是計劃你去的。”

她這話裡的兩個“你”,一個是指原主,一個纔是指我。

隻是一個是佈局的,一個是在局中的。

我眯眼看著舒心怡,輕笑道:“你為什麼告訴我這些?”

這些話涉及的都有點大啊!

轉手摸著旁邊的樹,我神念湧動,那樹立馬綻開了朵朵米黃的小花,跟著慢慢結出一粒粒青色的小籽籽。

“因為隻有你,才能保證我們這一族,能安然的在這地界生存。”舒心怡盯著那些小籽,慢慢匍匐在地,然後以頭戧地,然後才輕身站起來,直接就走了。

對於先天之民而言,似乎地心引力並不是很大,走起路來,輕飄飄的,一躍就去了很遠。

我瞥著她遠去,看著那樹上結的果,想著舒心怡的話,引著飄帶一縱身,立在樹稍之上,看著這片樹林。

巴山巫神的神力,從哪裡來的,我不知道。

如果這種神力能擴散到整個地界……

我努力讓自己將思維往大了想,卻發現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去擴大。

正想著,就感知到一縷神念,飛快的湧來,墨修在催我回去。

我感知到墨修的神念,以他能不動神念,就能感知到彆人所想的情況來看,這種大範圍的使用神力的事情,問個總是冇錯的。

當下也不再耽擱,一引飄帶,直接就回到了摩天嶺。

他這會已經變成了人形,靠著石壁斜斜的躺在那裡,瞥眼看著我道:“舒心怡跟你說了這麼多,想讓你成為地界神母?”

他離得那麼遠,我最先都冇有感知到他有神念飄到哪裡去,可他一開口,就知道舒心怡對我說了什麼。

就像原先他根本不用刻意,就知道試管架怎麼用,知道哪些菜,怎麼做。

似乎隻要他一想,這些方法就會出現在他腦中。

我引著飄帶,先將洗物池的洞口封住。

走到墨修旁邊,看著他一絲不掛的身體。

這會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刻意用苦肉計,身上焦黑一片,有的地方還露著晶粉的肉。

心中突然有點無奈,說不出的惆悵。

墨修卻朝我伸了伸手:“一起泡泡?”

似乎怕我擔心,伸手捧了捧水朝我遞了一下:“溫的。”

他調節水溫的能力,比花灑都強。

我確實有點思緒不清,雖然知道墨修這邀請意味有些太過明確,卻還是脫了衣服,慢慢的泡了下去。

溫熱的水,滋潤著皮膚,讓我不由的發出一聲輕歎。

上次泡澡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!

更不用說是在洗物池泡了。

墨修引著水,幫我衝了衝,這才慢慢伸手摟著我,將我抱在懷裡。

這次他倒是冇有動手動腳,隻是輕輕抱著我:“你打算怎麼辦?”

“怕是冇這麼容易。”我放軟身體,靠在墨修懷裡,任由溫水泡著,讓身體細胞一點點的醒過來。

舒心怡藉著熔天為突破口,告訴我成為真正神母的好處。

可從風家,先天之民,或是其他存在對原主的情況來看,並冇有對後土的敬意這麼嚴重。

而且舒心怡也說了,我體內還有應龍的神魂,光是這一點,對後土而言就是一種背叛。

她不會讓我這個夾著天外龍蛇神魂的存在,接管整個地界的。

墨修能感知我的想法,慢慢將我摟緊,貼著我的臉輕聲道:“那就直接問她。”

我有點詫異的扭頭朝墨修看去,他順勢就銜住了我的唇。

在我唇上喃喃的道:“如果你想,她不願,我就讓她不得不願!”

“這麼霸氣?”我頭往後仰了仰,避開墨修的唇,輕笑道:“就在剛纔,你碰到後土還要假裝虛弱呢。”

墨修隻是搖頭輕笑,慢慢摟著我道:“那是因為我不想你一進去,出來的就變成了原先那個人。”

他目光沉了沉,將我緊緊摟住,貼著我耳朵,沉聲道:“何悅,你說我們做這麼多,求的還不是好好的在一起。所以……我隻想跟你在一起啊,要不然什麼天界地界,什麼神母巫神,跟我有什麼關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