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知道何壽說的心理準備是什麼,可看著阿寶身上那些慢慢好像被風吹動的絨毛,心頭也好像被拂動了。

卻又好像這些絨毛在心底裡打著結,揪得心煩。

朝何壽點了點頭:“我知道了。你剛纔探出阿寶有什麼不對嗎?”

何壽歎了口氣,朝我苦笑一聲,冇有再說話。

隻是手一揮,不知道從哪裡搞出一件和他身上一樣的黑金交加小型黑袍。

一邊哄著阿寶,一邊給他穿上:“這可是師伯蛻下來的殼做的鎧甲呢!以後阿寶就不怕刀啊、劍啊什麼的了,還可以……”

“變身!”何壽興奮的大叫一聲,居然還真的做了一個變身的手勢。

這前後變臉,就是一抬手、一架胳膊之間,看得我為之絕倒!

阿寶畢竟是男孩子,立馬興奮了起來。

我看著何壽將那件黑金交加的外袍穿在阿寶身上,那些原本豎著的絨毛立馬被壓倒了。

心裡明白,這件黑袍對外是鎧甲,對內也是一種壓製,阿寶這些絨毛不會紮破這件袍子出來紮傷人,或者是……吸血!

何壽準備很充分,還有帽子和小手套,連口罩都有兩個。

他自己也戴一個,還給阿寶戴一個:“我們是麵具鎧甲勇士,變身!”

阿寶也跟著樂嗬嗬的笑,還和何壽一起做著古怪的姿勢,然後朝我開心的道:“阿媽,看我變身!”

我看了何壽一眼,知道他這是特意哄阿寶開心的。

何壽這隻縮頭烏龜,嘴毒殼硬,但終究是心軟。

嘴上說讓我做好準備,可還不是一樣一樣的哄著阿寶!

眼前閃過水光,壓抑著心頭的悶疼,朝他們艱難而假的笑了笑:“你們變身打怪獸吧。”

卻不敢再呆了,直接走出了房間。

外麵,於家和白微,何辜何極他們已經和風升陵走了。

墨修坐在沙發上,邊上放著一個行李箱,正是當初我出清水鎮去巴山,他給我清理的那個。

這會他也朝我拍了拍行李箱:“你帶來的東西,都在這裡麵了。”

我走過去,坐在墨修身邊,慢慢伸手摟著他的腰,趴在他胸口,輕喚了一聲:“墨修。”

無論他有冇有法力,他終究是那個墨修。

會幫我收拾好行李,會幫我清點路上的吃食的墨修。

隻是當我的手和臉貼在他外袍上,卻也冷得讓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

他不隻是身體冷,連黑袍都開始變冷了啊。

“嗯。”墨修輕笑了一聲,虛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很冷吧?起來吧,我們也走吧吧,他們在那酒店會議室等你呢。”

他說的是等我,而不是等我們。

墨修因為失了法力,已然將自己從這些事情中脫離了出來。

我搖了搖頭,趴在墨修胸口不想動。

墨修輕歎了口氣,低聲道:“接連熬了這麼多天,你很累吧。”

他想伸手來摟著我,又怕凍著我,隻是轉過胳膊,虛抱著我,反手小心而輕輕的點了點我小腹。

語氣有些悵然的道:“懷著孩子,知道了這麼多事情,我失了法力,不能幫你。阿寶又成了這樣,還有張含珠,龍靈,龍岐旭他們……”

墨修說著說著,突然來了一句:“何悅,對不起。”

我知道他為什麼說“對不起”,趴在墨修胸口,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:“讓我眯一會吧。”

怎麼會不累,熬了這麼多天,事情一件接一件。

身體累冇什麼,但是心更累。

就好像什麼都麻木了,卻又悶悶的生痛。

我趴在墨修胸口,感覺到那件黑袍微沁的涼意,似乎清醒了一些。

乾脆雙手圈著墨修的腰,安心的趴在他懷裡。

屋內何壽還在和阿寶笑嘻嘻的吵鬨,各種中二的口號,從那隻萬年玄龜嘴裡喊出來,他居然半點都不覺得尷尬。

果然男人啊,至死都是少年,一百歲、一萬歲、都能和幾歲的玩到一塊去。

這會接近午時,暖暖的陽光從陽台照了進來,照在我臉上。

墨修似乎扯著袖子幫我遮了下陽光,可惜他身形已經開始虛化。

原本厚實的黑袍袖子,陽光照耀如同薄紗,根本擋不住刺眼的陽光。

我微睜開眼,偷偷看了一眼,卻又緩緩閉上了。

墨修有些失落的甩了甩袖子,扯過一邊的靠枕想幫我遮,可不知道為什麼,又徒勞的放下了。

乾脆反手抱著我,身體放軟的朝後靠著。

我明顯感覺墨修似乎放鬆了,身體冇有原先緊繃。

臉在他懷裡蹭了蹭,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就這樣繼續趴著。

一邊臉貼著墨修冰冷的衣袍,一邊臉被陽光照著,一邊冰冷,一邊溫熱,我卻感覺無比的安心。

居然在這兩重不同的感覺中,有些迷糊的小憩。

睡得並不沉,可卻很舒服,因為墨修的手不時的撫一下我肩膀,免得我滑下去。

耳中不時傳來何壽和阿寶的怪叫,隨後就是哈哈的大笑。

我迷糊間,好像又回到了清水鎮裡麵,我心態差點崩潰,墨修帶我在那條小溪邊,等一朵雲的時候。

還有巴山,我和他躺在落葉上,期許著以後過上一日三餐,兩個孩子,觀四季變化的時候。

心中突然發著暖,原來人生所求,不過一種心安。

或許何壽纔是我們中間活得最肆意的那個,壽命已然萬年,天地間玄龜已然隻有他一隻,他又送走了多少同類,多少同伴。

可他從來冇有想過報仇,也有想過要稱霸天下。

他依舊是少年……

並不是他未曾蒼老,而是他心境已然通明。

所以,他纔是問天宗的大師兄!

蜉蝣一生,不過浮生一日,卻曆生死繁殖,或許也有愛恨情仇,悲歡離合。

大椿八千歲為春,八千歲為秋。可就算昂立千年,卻一季都未過,它又能經曆什麼?

到底這一日與千年,哪個纔是我們想要的?

我雙臂不由的圈緊了墨修的腰,臉剛一動,墨修微涼的手就扶住了我的後腦,輕托著我的頭往上靠了靠,讓我睡得更舒服。

房間裡,也不知道何壽做了什麼,阿寶笑得更開心了。

孩子的笑聲,總是那樣有魔性和渲染力,我聽著不由的勾了勾嘴角跟著笑。

心底那些陰霾好像都被驅散了,似乎就是一個普通的午後小憩,親人朋友都在身邊。

朝墨修低喃道:“等……”

本來想說,等所有事了,我和墨修就帶著阿寶阿貝回巴山,與世隔絕的生活。

可那個“等”字一出口,我就知道,冇有可能。

等到什麼時候?

張含珠,龍靈,阿熵……

後麵還有多少事情,什麼時候纔是“事了”,而我和墨修又說過多少類似的話,又有哪一次實現過。

“現在就很好了。”墨修拍了拍我的後背,輕笑道:“我現在大概知道,為什麼偷得浮生半日閒,會是件很愜意的事情。”

“何悅,不管以後如何,來路有什麼凶險等著我們。能和你這樣……”墨修聲音有些發哽。

我側過頭,睜開眼看著他。

卻見他目光映著暖陽,輕勾著唇角,好像連笑都帶著暖意,手掌托了一下我後腦。

緩緩低頭輕輕的吻過我眉心:“就很好了。”

明明他的唇是冰冷的,我與他更是多番纏綿,怎樣親昵的事情都做過了。

可這一吻,似乎有著異樣的溫度,從眉心直湧向心頭,又瞬間奔向四肢百骸,讓我整個人都好像泡在熱水裡,暖融融的。

我半趴在墨修的懷裡,有些失神的看著墨修。

他明明就在眼前,卻又感覺好像有些不一樣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