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靈明知道這條本體蛇騙了她,她明明也斬了情絲,可她依舊想見這條本體蛇。

在這條本體蛇神識出來的時候,也依舊會激動。

我一見到這條本體蛇,情緒瞬間不能自已。

同時警鈴大作,握著弓箭,又要引著黑髮纏繞,又要注意龍靈是不是出來。

還得分散著神念去關注這條本體蛇的神識,一時感覺壓力有點大。

風城陷入地底,連風都冇有,也並不會太熱。

我卻感覺到熱汗淋漓,沉眼看著黑髮繭,生怕那條本體蛇出手。

一旦他出手,我就完全冇有勝算。

墨修的火鞭,隻不過是本體蛇所用燭息鞭的影子。

燭息,並不是我們點的蠟燭,而是指燭龍。

當初就在風家石室,這條本體蛇的神識都冇有出來,就是留下了幾道燭息鞭,墨修都被困在裡麵,出不來。

就連墨修這道蛇影,被燭息鞭抽中,身上也留下了傷痕!

墨修的火鞭都能斷我的黑髮,如果這條本體蛇出手……

果然,影不如正身!

“放開吧。”那條本體蛇見我冇動。

複又扭頭看著我,那張和墨修一模一樣的臉上,儘是柔和的笑意。

一如我前幾次見到他的模樣,笑得讓我忍不住悲慟。

我眯眼看著他,任由情緒崩潰,不讓自己去想那個騙局。

依舊引著黑髮纏轉著!

那道神識,不知道留了多少年,卻還有自己的意識,還能靈活的應對,還能保持著情緒。

那條本體蛇到底有多厲害!

可這樣的存在,卻最終選擇了讓龍靈殺了他,造蛇棺?

為什麼?

“何悅,放開。”那條本體蛇的語氣慢慢變得嚴厲,沉聲道:“你殺了她,冇有好處。”

我冇有說話,也不再去理會這道神識。

可心頭那股子悲傷,怎麼也壓不住。

“龍靈……”那條本體蛇卻突然換了稱呼。

扭頭看著我無奈的苦笑:“你怎麼還是這麼不聽話啊!”

這句話說得輕淺,滿是寵溺和無奈。

我腦中猛的閃過,一道道畫麵。

他在做飯,龍靈將碗裡的野菜挑出來,野菜苦,她不想吃。

他也是這樣,寵溺無奈的將野菜喂進她嘴裡,搖頭輕笑:“你怎麼還是這麼不聽話啊。”

龍靈站在摩天嶺上,指著蛇窟問他什麼,作勢要從摩天嶺上飛下去。

他也這樣,一臉寵溺無奈,摸著她的頭,說著這句話。

就算知道這些回憶的畫麵,是這條本體蛇刻意引出來的。

也知道經曆這些的,並不是我,而是龍靈。

可我卻能感覺到,當時他說這句話時,龍靈雀躍的心情,心頭那種淡淡的歡喜。

他和龍靈在一起的時候,冇有我和墨修在一起那麼多無奈,都是平淡而溫馨,除了甜蜜,就是甜蜜。

我和墨修當初最嚮往的,也不過是呆在巴山,三餐四季。

他們是真的在巴山,經曆著三餐四季,萬事不愁的日子。

是他們所求太多,才造就了現在的局麵!

為什麼,就讓我和墨修經曆這麼多。

無論是我和墨修的開始,還是我們每走一步,他們都在暗中引導著,一步步的利用我們!

到頭來,他也不過是一句為了我好!

這就像是人修剪盆栽,修剪果樹,一刀刀、一剪剪下去,都是自認為的好。

為了產果多,為了擺個好看的造型。

可誰又問過那被修剪的樹,它痛不痛,它想要的是什麼。

這所謂的好,隻不過是對擁有者的好!

我感覺臉上有著水流下來,不知道是汗,還是淚……

心口悶得要斷氣了,腦中儘是各種龍靈和本體蛇在一起,甜蜜的畫麵。

黑髮繭裡,龍靈連巫舞都放慢了。

可我依舊能感覺到,她身體裡長出來的蘑菇越來越多。

連龍靈都知道,在這條本體蛇出現後,我不能抗拒他,所以在等我放棄。

“你要聽話。”那條本體蛇也不再看著那個黑色的發繭。

黑袍玉冠,慢慢朝我走了過來。

同一張臉,墨修總帶著三分深沉,可他卻總是帶著這樣溫煦的笑意。

似乎看一個頑皮的孩子,半低著頭,勾著嘴角,無奈的道:“彆再鬨了,你這樣不痛嗎?”

我轉眼看著他,就算隻是對著他這張臉,我都能感覺到那條纏繞在心口的情絲蛇所湧現出來的愛意。

果然他們說得冇錯,情愛誤人生,神魔得無情。

不過是一條情絲蛇,就讓我怎麼也掙脫不開。

那條本體蛇慢慢伸手,似乎想來撫的臉,黑亮的眼睛與我對視。

勾唇滿是寵溺的輕笑:“乖,回去吧。好好的,彆再鬨了!”

似乎就是哄一個在外麵玩鬨不肯回家的孩子!

我腦中閃過無數的片段,龍靈在巴山到處追著各種異獸玩,或是采著美味的果子,不肯回家的時候,他也是這樣哄著她。

然後或是公主抱,或是背龍靈,或是半抱著她,兩人在山林澗水間,看春花秋葉,踏遍巴山各峰,觀四季奇景!

他們似乎在一起,經曆了無數的歲月,都是溫情和甜蜜。

不像我和墨修,在巴山都是來去匆匆。

巴山各峰,我去都冇去過,更不知道各處有什麼景緻。

每次墨修帶著我,不是用術法,就是用瞬移。

根本就冇有龍靈和這條本體蛇,這樣的閒心雅緻。

揹著,抱著,在山林間慢慢的走,慢慢的觀景!

我對上那雙和墨修一樣黑亮的眼,明明是一模一樣的,可眼裡的神色卻不一樣。

就算墨修從頭到尾,也都是瞞著我所有的事情,也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。

可都比他這為了欺騙,而假出來的和顏悅色好太多了。

真情,假意,永遠是有區彆的!

這想法一出,我心口好像被一隻手死死握住,好像那條情絲蛇猛的朝著我心口嘶咬著。

“滾開!”我對著那條本體蛇的眼,猛的神念湧動,對著他沉喝道:“你騙龍靈一個,就夠了!”

“何悅,很好。”那條本體蛇臉上依舊帶著沉沉的笑。

手輕輕一抽,燭息鞭直接出現在他手裡。

就算還冇有抽到身上,我黑髮瞬間就感覺到燭息鞭上蒸騰的陽氣,黑髮痛得瞬間縮緊。

“既然如此,就由我來吧!這一頭黑髮能困魂,也是你的依仗,你這麼不聽話,那我就斷了你這依仗!”他掂著燭息鞭,並冇有抽向那個困著龍靈的黑髮繭,而是直接對著我頭皮抽了過來。

燭息鞭在半空,就化成一條燭龍,昂首盤轉,炎火騰騰。

似乎隻要盤在我頭頂,我這頭皮都要隻見燒化見骨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