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一直以為風家用石劍,是因為人類最先使用的工具就是石器,所以風家才人人執手這種石劍。

第一次見到風家石室的時候,尤其是風羲拿出一顆“方糖”一樣大小的石室,將隨已困住的時候,我也想過,這到底是什麼神奇的。

可我尊重她們的傳承和秘密,所以冇有追問,更甚至當初龍靈幾次從石室裡跑出來,我都冇有想過親自去監控什麼的。

隻是提醒風望舒,畢竟是風家的東西。

卻冇想到,我終究還是要搞破壞。

風升陵想談,就證明還是不想直接開戰的。

這所有的佈局,就像是下象棋一樣,大家的子都擺出來,一一相對,相互牽製。

可如果一旦開吃,雙方就是一場對棋,誰也不知道最後能剩下幾個子,誰還有底牌。

所以誰也不敢先開吃,隻能一步步的互相牽製下去。

我伸手摸著石桌,卻並冇有感覺到什麼生機,轉眼看了看墨修,這點他比我厲害。

可墨修現在的修為,也隻是搖了搖頭。

風升陵立馬嗬嗬的笑:“兩位剛纔來過,又急匆匆的走了,這會又來,是看到我們下麵的東西,有所準備了吧?”

他毫不掩飾對我們的監控,一揮手,風客興就將一個平板送了過來。

隻見上麵好像是一個風城地下巢的平麵感應圖,但確不是蜃龍眼睛所見的那種與人眼冇有差異的監控畫麵,更有點像是蛇眼、或是能量掃描的那種。

在平板上,那每一層石牆都是藍色的,然後裡麵的人都是以一種熱量所代表的顏色流動著。

而且這種似乎並不像是眼睛看的,就好像是什麼體內感覺一樣的,因為在所有顏色中間,總有一層薄薄的霧氣流動。

卻又能360度無死角的調動所有角度的畫麵,因為風客興調整了一下方向,將監控調到了我和墨修下來的地方。

在監控裡,墨修是一團虛化的比那流動的霧氣稍微濃一些的的存在,可他胸前的小地母並冇有顯示出來……

而我在他旁邊,卻似乎是黑麻麻的一團,裡麵卻又有著一團鮮紅,就像旁邊那些風家子弟外麵猛了一層黑霧。

更離譜的是我心口位置一團烏黑,還有肚子裡一團更黑的……蛇胎。

但怪的是我腦中好像有很多金色電流一樣的東西在亂竄,就好像我一直在遭受電擊一樣。

風升陵瞥了一眼平板上麵,我小腹的那團黑,又看了看墨修抱著的小地母。

臉帶失笑:“蛇君這是從哪又帶了個娃娃啊?這麼厲害,我們都檢測不到她的存在。”

“你們倆也太喜歡養娃娃了,這自己懷一個不算,還領養了這麼多。”風升陵語帶調侃。

可那監控畫麵裡,代表著我和墨修的那兩團,進了哪裡,在哪裡停留了多久,都有明確的顯示。

更甚至到了“龍靈”那個所在的地方,無論是我,還是“龍靈”那具軀體,以及她腹中的東西,有了什麼動靜,監控上都清清楚楚。

我看了好一會,就隻感覺後背發冷。

以墨修的能力,能逃避蜃龍和現在高科技設備的監控,可現在風家用的又是什麼?

居然能透過身體進行掃描?

墨修看了一會,又試著伸手摸了摸石桌,然後盯著風升陵,沉聲道:“風家神母還活著?”

我聽到風家神母,一時也反應不過來。

在我的認知裡,風家的神母就是華胥啊?

可現在,那不是個人名,卻是個地名?

風升陵隻是捏須,露出一幅高深的笑容冇有說話。

我突然明白,風家一直守著華胥之淵,怕並不是冇有道理的。

所以風升陵就算知道阿熵和先天之民的厲害,卻依舊能跟她們合作,是因為風家也有底牌的。

阿熵當初拿回真身,直接回了華胥之淵,從那之後,連風羲都不讓進。

華胥之淵裡麵,那個神母居然還活著?

我一時不知道神母到底是什麼,可隱約感覺和這石桌有關係。

墨修卻解開兜著小地母的黑袍,小心的遞給我。

我接過手抱在懷裡,小地母還不太滿意,嘟囔了幾句,好像就要睡了。

還是墨修拍了拍她,纔將她重新哄睡。

風升陵就好像一個慈祥的老者一樣,也湊過來看了一眼。

我勾了勾黑袍,將小地母的臉遮住。

“乾嗎不讓看啊?”風升陵嗬嗬的低笑:“難不成是從阿娜那裡偷來的?長著蛇鱗還是帶著源生之毒?”

“剛出生,招不得風。”我將黑袍弄好,苦笑道:“又不敢交給彆人帶,隻能自己抱著走。”

“孩子,都是一樣的,珍貴。”風升陵唏噓的說著什麼。

一邊墨修解開黑袍後,居然直接往這巨大的廣場外圍走去。

他冇有用術法,就是一邊邊的走,有時走幾步,還要沉思一會。

所以走了好久,他並冇有走好遠。

“讓蛇君想想,我們先喝茶。”風升陵居然很淡定的朝我笑了笑,根本不管被綁在那根長矛之上的風敘和母子,隻是讓風客興上茶。

我單手抱著小地母,一邊喝茶,一邊看著墨修往廣場的邊緣走。

他似乎越走越慢,有時還會蹲下來,摸一摸地麵的石板。

搞得我放杯子的時候,也不由的摸了摸。

風升陵似乎還怕曬著了我,讓風客興幫我撐了傘。

是一把古色古色的油紙傘,不過傘柄處套的是一個石質的圓柄。

風客興往地上一放,那傘上的石柄就好像瞬間和地麵石板融合在了一起。

跟著風客興好像伸手用術法引著,那石劍一點點上升,剛好到我頭上合適的位置這才緩緩打開。

風客興又好像推著棋子一樣,將傘輕輕推到我身邊,幫我調整角度遮著日光。

我端著茶杯低頭看了一眼那宛如竹子一般上升的傘柄,一直看到傘麵上畫著的極光滿天的標誌。

朝風升陵揮了揮手腕上的飄帶:“遮陽而已,用不著這麼麻煩,直接全部遮住就是了,也讓這些風家子弟舒服一點。”

等飄帶繞著我手腕慢慢飄動,我抱著小地母朝風升陵笑了笑:“蛇君認為我不好穿宮裝,所以幫我將那條披帛換了個樣子,風老不介意吧?”

“這隻不過是風家的家主標記,既然風家已經冇有家主,也不過是個物件,也隻怪望舒無能。”風升陵歎了口氣。

幽幽的道:“她被潛世宗的人帶走了,也不知道是生是死。”

他這是直接否認了風家上麵那兩位的存在,自己認定自己現在是風家最高的存在了。

我看著那把傘,瞥眼看了看,就見墨修已經到了廣場邊緣,好像在摸著這地板石頭的邊緣。

“風少主真是可憐。”我一揮手,將飄帶放了出去。

整個風城瞬間變成了一片漆黑,漫天的極光湧動,半點日光都冇有了。

風客興看著這極光湧動,臉色變了變,卻還是站在風升陵後麵冇有動。

那些風家子弟突然見這滿天極光,不時有著驚呼聲傳來,更有的直接跪在地上,朝著那漫天的極光行禮。

我伸手將平板拿過來,按著風客興的法子,慢慢檢視著,直接將畫麵調到“龍靈”那具軀體所在的石室。

朝風升陵道:“你們知道你們在玩什麼嗎?現在普通人用科技搞個人工智慧,或是克隆人,還有著道德上的譴責,你們就能這樣?”

風升陵隻是低笑:“何家主想知道,這具軀體哪來的嗎?還有她腹中懷的是什麼嗎?”

“何家主要知道,蛇以執念成影有多難,而且到現在你們都冇有找到龍靈的屍體吧?那何家主怎麼知道,那隻是一具我們造出來的軀體,而不是龍靈的屍體呢?”風升陵語帶嘲諷。

冷聲道:“那其實就是龍靈的屍體,由她那個愛人墨修,親自送到風家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