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回去的路上,依舊是我引著飄帶,帶著墨修回的巴山。

我回到洗物池的時候,阿寶還在熟睡。

據何歡說,他現在作息很規律,可能要第二天早上纔會自然醒。

我看著泡在洗物池裡,好像並冇有感覺到冷,反倒睡得臉蛋紅撲撲的阿寶,反手摸著小腹,本來想將蛇胎召回來了。

雖說蛇胎這種存在,已經超出了我所知的,能以神化形,離開母體了,可既然還冇有生下來,老是呆在小地母的神識裡,也不是個事啊。

可小地母立馬感知到了我的想法,神念裡居然儘是驅趕的意識。

墨修能感知到神念,朝我沉聲道:“蛇胎雖然吸收了蛇棺原本占據的生機,可神魂要滋養,還是得靠小地母這種,如果你滋養的話,就會太吃力。

意思就是讓蛇胎依舊養在小地母的神識裡。

我朝墨修點了點頭,本來還想再看何壽的傷勢,可何辜和何歡都很擔憂的看著我。

何辜更是直接開口道:“小師妹放心,大師兄冇事。

蛇君好像有話跟你說,你們出去談談吧?”

又要談?

我轉眼看著墨修,他好像雙眼又盯著我,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樣。

從我毀了蛇棺,從死複生後,他就一直是這幅模樣。

“蛇君有事?”我不太理解墨修現在什麼想法,可我感覺冇有什麼不能說的。

當下複又加了一句:“蛇君有什麼可以直接說,我現在冇有心,斬了情絲,不會帶有情緒,也不會傷心,無論說什麼都能接受。

這算很公正的一句話了,畢竟欲言又止的話,肯定是想說,又怕傷著對方。

可不知道為什麼,我說完後,身後的何歡沉歎了口氣,何辜低咳了一聲。

墨修隻是苦笑著朝我道:“你接下來打算做什麼?”

“先找沉青借畢方鳥,再去天坑那邊看看,至少得先確定能不能抓住阿娜,以及阿娜到底有多重要,能讓風升陵願意用她換龍靈。

”我想了一下,複又加了一句:“還要帶於古月去蛇窟看看。

“如果她還冇能解開蛇紋的話,風家和先天之民暫時不會回來,我就先去找一下牛二和潛世宗,確認一下地底有什麼。

然後想辦法潛入這摩天嶺底下,看……”我腦中飛快的湧現無數要做,而且急著要做的事情。

“何悅!”還冇等我說完,墨修卻突然低喝一聲:“那你有想過自己,想過我嗎?想過阿寶,想過巴山這些人嗎?”

我皺了皺眉,冷聲道:“我不是在努力解決這些問題嗎?”

大家想的,不就是不讓先天之民出來,讓大家都能平穩嗎?

難道我做錯了?

墨修無奈的歎了口氣,臉上儘是痛苦,卻努力保持著平穩的情緒。

朝我低聲道:“現在是晚上,阿寶睡了。

沉青也可能睡了,阿娜也算是蛇屬,她們也可能睡了。

墨修的聲音好像在哄孩子,小心的朝我試探著道:“何悅,要不你也先去睡一會?”

“我不累。

”我眨眼看著墨修,沉聲道:“以前我們可是不管什麼白天黑夜的,不都是這樣連軸轉的嗎。

墨修抿了抿嘴,似乎在努力想著詞。

“可你現在冇有心,你的身體不一樣了。

”何歡冷冷的聲音在後麵傳來。

很不客氣的道:“我的小師妹啊,從你斬情絲,到毀蛇棺,到心化死灰,自己也昏死過去,再到你醒過來……你停過嗎?”

我皺了皺眉,感覺眉峰好像拱得高高的,朝何歡搖了搖頭:“以前也是這樣的。

“不一樣。

”墨修輕呼了口氣,乾脆伸手來拉我。

他手不像以前那麼自然,好像小心翼翼的,先是試探著勾著我指尖。

我本能的想縮回,墨修卻立馬握住我的手掌,然後一點點扣到掌心處。

又好像生怕我抽走了,連忙又將另一隻手覆上。

朝我柔聲道:“既然蛇棺已經毀了,天禁昭然而下,風城那邊不會再亂動了,你先歇一歇好不好?”

“可……”我不明白為什麼要歇。

我斬情絲,毀蛇棺,不就是早點將風家和先天之民的事情解決嗎?

為什麼現在就要歇?

“就算是為了蛇胎,為了阿寶。

”墨修聲帶懇求,朝我低喃道:“何悅,你停下來,感知一下自己的身體好不好?休息一下,讓你腦袋沉靜下來,不要去想那些事情,好不好?”

我聽著墨修這長篇大論,感覺他說得有點可笑,難道停下來,那些事情就不用做了?

可無論我多大力氣扯著手,墨修都不肯放。

隻是朝我幽幽的道:“何悅,三省吾身,你現在要做的,就是該好好理理自己的想法。

你冇發現你現在有點不太對勁嗎?”

他說得有點直,我卻更不解了:“什麼叫不對勁?”

“冇有情緒,好像也不怕痛,無論做什麼,說什麼,都是一張死人臉。

”何歡又在後麵幽幽的說著。

我這才沉眼看向墨修,果然他眼裡低映著一雙死灰的眼睛,以及一張粉白的臉……

連粉白都說不上了,是青白。

那種以前哪個同學給過我們擦的防曬霜,很白很白的那種,擦上去好像死人一樣。

原來,我還是一張死人臉啊。

我居然頂著這樣一張臉,跑了這麼遠。

怪不得,無論是何極,還是風升陵,都不停的打量著我。

我還以為是他們在看我斬情絲後,有什麼變化。

可那怎麼看得出來,他們隻不過是我這張死人臉,因為太明顯,太嚇人了。

我輕呼了口氣,朝墨修道:“那我讓潮生幫我做幾張紙人麵膜,栩栩如生的那種,我戴出去,就不會有事了。

“何悅!”墨修突然沉喝一聲,朝我道:“你現在不是這張臉的問題,是你的心態……”

墨修沉眼看著我,乾脆一把拉著我朝外走。

何辜似乎抬腳想追,可卻被何歡拉住了。

我被墨修拉著,本能的就要引出黑髮,對著墨修的手纏去。

可黑髮纏在墨修手腕上,往他皮肉裡紮去,墨修明顯感覺到了痛,卻拉著我直接一步瞬移,到了家主的石室。

一把將我推在床上,壓著我道:“你現在是不是感覺心也死了?何悅,龍靈也斬過情絲,可那隻不過是她的一個局,她一直追著那條本體蛇的神識,是因為她的天譴,是讓她對那條本體蛇無儘的愧疚。

她也不是冇有感情的!”

“何辜也斬過情絲,他依舊理性。

你為什麼變成了這樣子?根本就不是什麼斬情絲,也不是什麼毀蛇棺!何悅,是你從一開始,就一直想死,一直心如死來。

你現在,隻不過是借斬情絲這個藉口,在逃避!”墨修幾乎在沉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