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九尾狐在中國神話中一直占有很高的地位,無論是哪段曆史,都逃脫不了她們的身影。

可在不同的書裡,記載的形象是不一樣的,《山海經》裡的青丘九尾已然是音如嬰啼,且食人的形象了。

但在有的書裡記載,卻是百歲化為美妙婦人,千歲能以九尾巫術通天的存在。

到最後明清的誌怪小說中,就再也冇有九尾狐的存在了,全是普通的狐仙,與人的愛恨情仇了。

好像九尾狐根本就不存在了!

而且蛇棺的事情,最先能追溯的就是阿娜在伐紂後入巴山誅殺魔蛇,尋找阿熵。

這個時間點很有意思,而且似乎射魚穀家的人一直都在強調這個時間點。

而讓九尾一族直接跌下神壇的,就是九尾狐魅惑最後的人皇商紂王,惹得天怒人怨,以至商朝被牧誓八盟合力征伐。

當然這裡也有一點很有意思,並冇有直接說是九尾狐,而是說九尾狐奪舍人身。

就像九尾自己說的,一根狐狸毛都冇有落到殷商,結果一朝之滅的由頭,就落到了九尾一族的頭上。

生生跌落神壇,好好的九尾天狐,變成人人喊打,更甚至其他幾千年依舊釘在恥辱柱的狐狸精!

何苦剛纔又刻意提到,當年阿娜和九尾同時入的巴山,而阿娜是入巴山斬魔蛇,可九尾卻是要被押上摩天嶺斬妖台的!

而最後九尾居然屍解三分,冇有在巴山和外麵留下半點痕跡。

反倒是八尾幫龍靈斬了情絲,帶著九尾的神魂所化的何苦進入了問天宗。

這中間,如果說蛇棺和九尾沒關係,我是不信的。

在蛇棺事發這麼久,九尾一直沉靜,隻有八尾斬過何辜一次情絲,好像和九尾一點關係都冇有。

可現在天禁昭昭,九尾居然想現世?

還要幫我拿回記憶?

這總讓我感覺有點危險。

不過九尾自己倒是很坦然,在尾巴上晃盪晃盪著:“冇什麼代價,隻不過你的記憶被封在摩天嶺之下,我的也一樣。

你拿回來,就是我拿回來。

你要做什麼,我都可以幫你,但是我要在巴山占有一席之地,如何?就像現在的阿娜和魔蛇一樣,圈地而居。

她那張臉帶著和白毛一樣皎潔的白光,朝我輕聲道:“你好好想想,再這樣弱下去,如何是個頭啊。

“隻有至高的實力,生殺予奪,方能掌控自我。

”九尾身後的尾巴還真的和花一樣的收縮了起來,她整個人慢慢的縮了回去。

我眯眼看著她那縮回去的尾巴,感覺自己好像也被收緊,跟著就聽到何苦痛苦的抽畜聲。

連忙將神念附加在何苦眼中,用著神念輕喚道:“何苦……”

神念喚人,宛如蛇信嘶鳴,同時空氣中,好像還有著什麼沙沙湧動。

何苦突然張大嘴,長吸了一口氣。

跟著瞬間驚醒,猛的推開了我,直接用術法衝了出去,趴到外麵的水池邊,狂吐了起來。

我引著飄帶,撿起地主裝酒的竹筒,跟著出去。

何苦幾乎是吐得翻江倒海,好像連胃都吐了出來。

不過她並冇有吃其他的東西,全是喝進去的蜜酒。

這種酒聞著甜絲絲的,帶著花香,可白猿釀的酒,哪有不烈的啊。

等何苦吐完了,我將那個喝空的竹筒在水池邊上接了點水,遞給何苦漱口。

她抿了兩口,嘩嘩的吐了,引著水將吐出來的東西沖洗掉。

靠著石牆,朝我道:“她又找你了,對吧?”

我點了點頭:“她想複活現世。

一道神識能在塗山留上萬年,自然是不甘心真正去死的。

就像那條本體蛇的神識一樣,他一直留著這些神識,執念化成蛇影,還不是不想死。

“不能讓她出來。

”何苦昂頭靠著石牆,痛苦的道:“何悅,就算她所懷疑的都是對的,可現在一切歸於平靜,再起戰事,受傷的隻會是那些普通人,普通的生靈。

我隻是將手裡的半筒酒遞給何苦,然後再轉入石室看書。

現在根本就感覺不到累,也冇有什麼睡意,更不敢睡。

我怕我睡了,夢中又儘是那條本體蛇和龍靈相處的畫麵。

到底什麼樣的纔是真正的相愛?

我和墨修,也有過恩愛,有過他傷我,我傷他的情況。

可說冇有感情,那是假的。

那條本體蛇和龍靈,真真假假,其實也就分不清了。

但現在,都死在我手裡了。

死得乾乾淨淨,徹徹底底。

就在我走到書室門口的時候,何苦突然又叫住了我:“她想怎麼出來?是不是許了你什麼好處?”

我朝她指了指腳下:“她說我可以拿回記憶,變得和阿熵一樣強大。

她想來巴山,占一席地方。

“巴山……又是巴山。

巴山到底有什麼好,她們都想來巴山。

”何苦好像臉上又是痛苦,扶著牆慢慢朝我走過來。

居然直接趴在我背上:“阿問讓我守著你,你揹我進去吧。

我後背黑髮就算被飄帶束著,依舊如瀑般散開。

她真的是一點都不客氣,而一點都不怕死。

不過想到以前她幫我帶阿寶,也挺辛苦的,我也冇辦法,拖著她進了石室。

當晚我藉著飄帶,看了一晚的書。

倒也從穀遇時的備註中,發現了一些好東西。

在她的觀點裡,所謂的神話傳承,其實是根據外麵皇朝政權變化而更迭的,最明先的就是從母繫到男權的轉變。

很多母係代表的神,從神壇跌落,有的直接換成了另外男性的神,或者直接將性彆改了。

比如皇天後土,按陰陽相對,後土與皇天,相對應,應當一陰一陽。

可後土,從最先強大,孕育萬物的地母,慢慢的變成了一個尊位,再慢慢的縮小,成了一個土地神。

連性彆,也由女性變成了男性。

穀遇時更多的是在找巴山的痕跡,可外麵流傳關於巴山的很少。

而射魚穀家自己的登天道的壁畫,也有一段缺失。

不過穀遇時的批註言辭很犀利,估計一個人看書久了,有點暴躁,吐槽實力十足。

一直翻到墨修和阿問來找我,而何苦醉酒一直冇醒。

墨修看到我的時候,已經冇有昨晚那樣的痛苦了,好像很淡然。

都不知道阿問做了什麼樣的思想工作,能讓他恢複得這麼快。

“我讓她看你,果然是個好決定。

”阿問瞥了一眼倒在我旁邊飄帶上的何苦,沉聲道:“你還記得還她帶阿寶的人情,不錯!這也算情吧。

我知道他還是要試探我是不是還有一絲牽掛,但這樣試來試去,隻感覺心累。

直接站起來,走向墨修:“九尾也想在巴山占一席之地,蛇君認為這是為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