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牛二用自己身體的某個東西獻祭了神母之眼的深淵,那兩隻眼睛所造成的深坑裡,明顯有著東西開始往上遊走。

隨著那東西越來越往上,明顯有著群蛇吐信的嘶嘶響。

可那聲音低沉沙啞,好像就在耳邊,又好像隔著什麼。

有點像是電視冒著雪花點時的那種雜音,可又好像那雜音下麵有著無數的竊竊私語。

我腦袋有點生疼,連小腹中的蛇胎好像都有所感覺,慢慢的動了起來。

眼前好像又閃過當初魔蛇從摩天嶺下的蛇窟盤纏而上的畫麵。

我本能的引動飄帶,護在自己身前。

看了一眼被阿問牽著的於古月,想到當初於心鶴的托付,用神念引出一縷極光,將於古月纏住,拉到我身邊。

操蛇之神的後代,就算失了伴生蛇,於古月依舊對於這些自然所化的神,有著天生的敏感。

尤其是上次她直接將自己獻祭給小地母吃後,我被她搞怕了。

用極光將她纏轉,我想了想還是不放心,伸手想著把將墨修懷裡的阿寶接過來。

那兩個深坑中的“唆唆”遊響越來越近,神母之眼旁邊的樹,開始無風自動,沙沙的作響,也就在同時,好像所有的樹都在輕喚著什麼的名字。

像極了我在巴山用神念喚於心眉的名字時,那種低而沙啞,萬物低為傳達的聲音。

可細聽,卻聽不清是什麼名字。

我們所有人都緊盯著那兩個深淵,想象著該出來的是個什麼,連眼睛都不敢挪。

所以我去接阿寶的時候,連眼都冇敢挪,直接轉過手,憑著記憶和神念慢慢的將手探過去,想從墨修懷裡將阿寶接過來。

頭也不回的朝墨修道:“等下如果是有無之蛇出來,如果它們想開打的話,你同為有無之蛇,和阿問先拖一會。

我抱著阿寶和於古月先,先送他們這兩個小的,到祭壇那邊躲一下。

再回來幫你!”

有無之蛇有多厲害,我一直冇有見識過具體的。

墨修雖然成了有無之蛇,可也隻是融合上古時期那些龍蛇大神的殘骨,加上他是有無之蛇的蛇影,所以化成了有無之蛇。

至少從實力上來看,他是比不過那條本體蛇的。

當初在風城,他也不過是和那道本體蛇的神識打成了平手,如果那條本體蛇還在的話,墨修可能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。

如果地底的有無之蛇出來,肯定隻能讓阿問和墨修擋前麵,我帶著小的撤退後,再來救援,這是最好的辦法。

但怪的是,我話音落後,盯著的那深坑依舊冇有什麼出來,可雙手扯了扯墨修懷裡的阿寶,根本就冇有扯動。

同時小腹裡的蛇胎開始快速的拱動,好像在提醒著我什麼。

胎動得厲害,所要的生機也很多,而且小腹就又開始隱隱的痛,我有些難受。

但那“嘶嘶”的低語聲越來越近,似乎隻要一轉眼,就會有兩條巨大的有無之蛇從那兩個深坑裡竄出來,瞬間將我們吞噬。

阿問更甚至已經慢慢引出了那九靈石樁,慢慢圍在我們旁邊,隻等一旦有無之蛇出來,直接開動。

連牛二都變得謹慎了起來,慢慢的從原先獻祭的鼻梁處退了回來,站在我們旁邊。

所以我伸手冇有將阿寶從墨修懷裡拉過來,複又將胳膊直接轉過阿寶的肩膀,穿過他腋下,不管墨修同不同意,就直接將阿寶朝外扯。

從隨己想過要吃阿寶開始,龍岐旭還取過阿寶的血,我對於阿寶最怕的就是他被吃了。

可我用了大力扯,墨修居然也冇有鬆手。

我以為他是盯著那兩個深坑被迷住了,連忙湧動神念,同時扭頭朝墨修道:“先把阿寶給我抱著,如果……”

可一扭頭,就見墨修雙眼已然變成了兩個漆黑的洞。

確實的說不洞。

像極了當初蛇棺意識纔出來的時候,那瞳孔的每條絲絮都是一條蛇,在眼中遊動。

但這會墨修眼中的蛇不隻是虛影的遊動,而是真的有著細若睫毛般的蛇,從他眼眶中探出來。

同時有著聲音嘶嘶的道:“如果有東西出來,我就先去送死嗎?”

他這聲音極為陰翳,又好像帶著一股子低沉。

這聲音傳來的時候,墨修的嘴是緊閉著的,他的嘴根本就冇有動,那聲音像是從他喉嚨傳出來的,可他喉嚨也冇有震動。

我右手還穿過阿寶的身體,擱置在阿寶的身體和墨修的胸膛中間。

這會也能清楚的感覺到,墨修的胸膛半冇有震動,也就是說不是腹語。

不對!

這聲音就好像在我腦中響起!

又好像是那些嘶嘶沙沙的聲音,同時在說著這一句話。

我這會手都僵住了,半摟著阿寶,盯著墨修的眼睛。

那些蛇就好像墨修放出去,通知群蛇的黑蛇,細若髮絲。

昂首朝外的時候,明明蛇身蛇眼都是黑色,可眼睛明顯閃著黑亮刺眼的光芒。

隨著那聲音傳出來的時候,所有細若睫毛的黑蛇還扭動著身軀,吐著信。

就本就細的發頭,還突然分叉了,蛇信吞轉著,雖然無聲,但我卻感覺那一條條朝外吐著的細細蛇信,好像順著視線直接紮入了我眼中。

我痛得雙眼直跳,卻不敢動。

一時不知道這是墨修體內壓著的那個蛇棺意識覺醒了,還是其他的原因……

隻是黑髮也慢慢湧起,宛如蛇一般在我和墨修兩側擺動。

擱置在阿寶和墨修之間的手也不敢動,神念湧動,將極光纏著的於古月推到阿問懷裡。

“龍靈。

”墨修雙眼湧出來的細蛇,好像都同時昂首,用那細若黑點的蛇眸盯著我。

明明那蛇眸是黑色的,可我卻感覺好像被看到的時候,好像被無數道細細的強光直射著眼睛。

本能的閉眼,但就算閉眼,那些在眼眶湧動的細蛇,好像透過眼皮,直接到了我眼球前。

這就好像眼睛被重重敲了一下,閉著眼還是能看到五彩繽紛,以及極致的痛意。

他們知道“龍靈”的名字,是因為那條本體蛇,還是魔蛇,或是什麼?

這輕喚“龍靈”的聲音,像極了我夢裡喚名的聲音!

“彆動,先穩住他。

”阿問的聲音從旁邊傳來,朝我低聲道:“有無之蛇,有神無軀,所以可能借了墨修這同類的身軀。

看墨修眼中的那些蛇,明顯不隻一條有無之蛇,它們在共用墨修的軀體。

我聽著阿問的話,卻又感覺不太對。

以前蛇棺意識在的時候,他的眼睛也是這樣的。

而且那時蛇棺意識說,墨修做什麼,他都知道,包括和我親熱時的感覺,他都感同身受!

難道在那時它們就共用一具軀體?

或者它們一直深藏在墨修的體內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