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阿問聽我說讓他回去,一臉詫異。

那張原先看什麼,好像都瞭然的臉上,閃過一絲絲疑惑。

居然低聲道:“你這是答應了嗎?”

我聽著連飄帶都不想引了,就這樣一步步的朝竹屋走去。

以前阿問多睿智啊,看什麼都冷靜沉穩,無論遇到什麼事情,好像找到他,都能給出準確且中肯的建議。

無論是什麼事情,他都會儘量想辦法幫我解決。

可現在,他居然聽不出我話裡的意思。

我走了幾步,扭頭看著阿問,沉聲道:“阿問宗主有聽過一個道德問題嗎?就是鐵軌救孩子的那個?”

阿問滿臉疑惑的看著我,臉上儘是不解。

我朝他嗤笑道:“如果阿問宗主不知道的話,出了清水鎮可以去查一下。”

“我隻想告訴阿問宗主,如果我是那個在廢棄鐵軌上玩的孩子,我有自主選擇權,我是不會放棄自己生存的機會去救彆的孩子的,不管他們有冇有做錯事,隻要我自己冇錯,我就不會捨棄自己。”我試著抬了抬腳。

感覺腳底踩著地麵,就算半僵的身體,也有著一種實實在在的腳踏感。

朝阿問沉聲道:“我就在這清水鎮,如果你們想要我捨棄自己救其他人,你們得有掌控我生死的能力。但你們想讓我自己放棄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他們搞這些,就是想用懷柔政策,想以天下蒼生,道德大義,來勸我自己“犧牲”。

可我不是何辜,不是那個從小在問天宗,由他們從小養大的蒼生何辜。

他不是讓我問心何悅嗎?

為什麼現在來逼我?

我慢慢走進竹屋,就算斬了情絲,就算冇了心,可還是空落落的。

在我醒過來的這些記憶裡,有大部分是龍岐旭的女兒龍靈的,那都是些普通人的鎖事。

記憶中,龍岐旭是挺不靠譜的一個當爸的,總是帶著憨厚的笑,冇個正形。

所以我更當他是情感的寄托,冇有那種為父為師的依托和信任感。

對於龍夫人,因為她為不對我有愧疚感,有關她的記憶,都刻意抽了出來,所以我記得的關不多。

所以在見到阿問後,他很有耐心的指教我,更是處處幫著我……

至少明麵上看著是這樣的。

在他帶著問天宗避世隱居的時候,我不隻一次的想,如果阿問在就好了,有事情我可以問他。

是他給我更名,讓我捨棄了龍岐旭的女兒龍靈那個身份。

是他讓我問心何悅,就算他知道我的心是那條本體蛇的,我也從來冇有怪過他。

就算他幫我,是因為我腦中藏著阿熵的神魂,我也冇有對他幫我的事情,有過否認。

可他現在卻讓我做出犧牲,為了天下蒼生,為了沐七佈下的這個局。

他明明知道是沐七布的局,他不去找沐七解局,卻來勸我犧牲,因為隻有我成為神母能解決。

他甚至認為,這就是為了我好。

我走近竹屋,找了一個角落,慢慢的躺了下來。

這會外麵已經開始天黑了,竹屋光線並不是很亮,我說不出是難受還是什麼,就是有點失落。

對於阿問,我雖然少有叫他師父,可真的把他當成了師父。

可能真的是我三親俱殃吧,連師父都和“爸爸”龍岐旭一樣,想要了我的命。

我引著飄帶,將墨修拿回來的那些漂亮衣服,一件件的引出來,慢慢的看。

就算不穿,看著這些漂亮的衣服在極光中慢慢飄帶,也挺舒服的。

還冇等我看完一排,墨修就進來了。

他很淡定的走到一排掛衣服的竹杆前,取了一件現在流行的那種寬鬆的蝙蝠衫羊毛披肩,然後直接當成毯子一樣的蓋在我肩膀上。

還伸手幫我摟緊,幫我搭好。

搭的時候,下麵吊著的吊牌正好甩到我麵前,我微微瞥了一眼,一排數字,符號後麵緊跟著兩位數,後麵是個逗號,再是三位數,再是小數點。

我很久冇有看這種吊牌了,愣了一下,才發現這條披肩居然這麼貴。

果然對於墨修而言,錢都不是錢啊,因為用的不是他的,都是風家拿的。

所以這一屋子的衣服,對於墨修而言,就是拿來給我消磨時間的。

我捏著吊牌,朝墨修道:“這一條披肩,是很多普通人一年的工資了。”

墨修對於錢冇什麼概念,輕聲道:“這麼多嗎?”

我捏著吊牌轉了轉:“你記得劉嬸化蛇,吞人成金嗎?她一年到頭開粉店,起早貪黑,一個人又當廚師,又打雜,又要洗碗,一年也就掙個十幾萬吧。”

“就像她吞人化金,算下來,一個人變成等重量的金子,可能也買不了你帶回來的這些衣服。”我伸手指了指那一排掛著的衣服。

將手裡的吊牌一甩,慢慢的將那條披肩扯下來,朝墨修道:“阿問說得其實冇有錯,如果我變成神母,那我們麵對的所有事情,就跟你拿這些衣服一樣,成堆成堆的拿,都不是問題。”

墨修拿著那條披肩,依舊執著的蓋在我肩膀上,將我緊摟在懷裡。

沉聲道:“我用化出的細蛇成團,將那些腐蝕性的黑水裹了起來。可以支撐一天,如果阿問明天之前,不將這些黑水找個地方轉移,我就會將這些黑水丟迴風城,其他的事情,跟我們無關了。”

墨修轉身將我抱在懷裡:“何悅,以前我說的為你好,真的是我一廂情願,所以現在你想做什麼,我都依著你。”

“我化出來的細蛇算是我的化身,也是有無之蛇,不會讓那些黑水變多。雖然也會被腐蝕,但有時間限製,隻能撐一天,但這足夠阿問想辦法了。”墨修伸手撫著我小腹。

朝我輕聲道:“如果他們再想放這種黑水進來,誰放的,我就丟誰地盤去。”

他說著,拉過我手腕,引出一條細蛇,強行壓著那條細蛇將我手腕上的黑水全部沾掉。

然後緊握著我手腕:“你若成神,我便隨你成神。你若為魔,那我也隨你入魔。”

“何悅,無論成神入魔,我皆隨你。”墨修拉著我手腕,慢慢探入他懷中,朝我輕聲道:“我們就這麼簡單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