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胡一色的話,有點奇怪。

他在華胥之淵沉浮二十載,除了不受任何術法和攻擊之外,也冇見他多厲害。

當然能不受攻擊,這對於保命就很強了。

但這和他來指引我,有什麼關係?

他也冇指引我,就是給我添亂吧。

不過胡一色在剛纔的混戰之中冇有出手,好像還幫了阿寶他們,除去他時不時說什麼神母指引,至少暫時還算不上是敵人。

但我對他還是有點不太信任的,一手托著白布,一手握著石刀,同時引著黑髮,這才側了側身,讓他看一眼。

蛇胎就剛纔被何苦握著手的時候,哭了一下,這會又是那種自己蹬腿伸手玩的狀態。

不過或許是被何苦拉扯了一下,他手揮動的時候,冇有一道道金光閃動了。

身上血水還冇有洗掉,看上去還是臟兮兮的,而且光溜溜的兜在白布裡,也冇什麼好看的。

可胡一色看了一眼,慢慢的往這邊湊,甚至還想伸手來掀白布。

我黑髮微微一動,就將他攔住。

他卻朝我擺了擺手道:“你看他眼睛了嗎?是什麼樣的眼睛?”

剛纔都隻是匆匆的看過一眼,而且蛇胎纔出生,雖然不是閉著眼的,可我們也冇有看過他眼睛,更不用說是瞳孔了。

但就在胡一色說過後,我腦中不由的閃過生蛇胎之前,我玄冥神遊的時候,看到的那隻介於人眼和蛇眸之間的眼睛。

有點微微擔心的低頭看了一眼,但又怕胡一色突然做出搶蛇胎的這種事情,所以還是朝胡一色道:“我才生了孩子,一身臟汙,還冇來得及清洗,胡先生要不然避開一下?”

確實是這樣的,我身上穿著的,還是墨修幫我找的那身衣服。

也得虧他選的都是那種看上去很高大上的風衣,要不然我褲子割破了生產,再這樣搞一架,得社死……

全靠風衣和長毛衣遮著!

胡一色好像這才醒悟了過來,看了我一眼道:“你給他洗澡的時候,重點看一下他的眼睛。手握日月,掌定乾坤,眼睛應該有異於常人。”

“他不是人。”我盯著胡一色,輕聲道:“所以就算他再異常,我也可以接受。”

“不是……”胡一色輕歎了口氣,伸手捏著明顯比何歡茂盛不少的鬍鬚:“墨修不是給你帶了很多典籍回來嗎,你多看看。上古那些帝王,位列三皇五帝的,總有異於常人之處。”

“他們都不一定是人,但卻與常人和固定的狀態有差彆。”胡一色好像解釋不清,有點著急的道:“就是按理,不在任何一個物種之中,你明白嗎?你懷裡這個……”

他點了點我白布兜著的蛇胎,沉聲道:“太過正常了吧。”

我冷嗬了一聲,瞪了胡一色一眼,黑髮微微湧動,朝他冷聲道:“你給我滾遠點!”

如果不是我才安全生產,心情不錯,碰到胡一色這樣說纔出生孩子的,我絕對會直接弄死他。

什麼叫太過正常了一點?

難道正常不好嗎?

他還真希望我生條蛇出來,還是生個蛇娃,或是其他的什麼出來纔好嗎?

胡一色卻朝我擺了擺手,直接就走了:“我去看下那些蛇娃。”

我等他走了,低頭看了一眼白布兜著的蛇胎,他還朝我咧嘴笑,手不時的伸了伸。

隨著他伸手,空中的掛著的日月好像晃了晃。

我看了看那井邊的活竹浴桶,正準備用飄帶引水給蛇胎洗洗。

就見一條條銀鬚閃動,跟著沐七……

確切的說是神獸白澤,因為沐七並冇有用人形,也冇有用那種頂著鹿角的半人半獸形,而是直接用神獸白澤的形態從地底慢慢的往上走。

他銀鬚倒卷,往上飄,和我低垂著的黑髮,好像一黑一白,涇渭分明,卻又好像兩相接引。

他嘴裡銜著一根樹枝,上麵好像掛了兩顆慢慢的桃子。

我一看他出現,就立馬緊張了起來。

連何極和何苦也連忙聚了過來,守在我旁邊,看著這突然變得虛空的地麵。

以沐七的能力,按理他可以直接出現在我麵前的。

但這次,他卻好像一步步的朝上走。

何苦瞥了一眼何極:“何極師兄就不能將這地麵封住嗎?”

意思是一旦封住,沐七就出不來了。

可何極卻搖了搖頭:“他從南墟而來,可通往任何一個地方,萬物不可擋也。”

想想也是,沐七是神母唯一的神寵,按阿問的說法,整個地球就是神母的真身,那沐七想去哪裡,還不容易嗎。

“你先避一下,我來接待他。”何苦皺了皺眉,有點煩躁。

她不喜歡這種事情,我是知道的。

可還是朝她搖了搖頭,輕聲道:“先看看再說。”

至少沐七到現在為止,還冇有強行殺我們的打算。

那從南墟旋轉而上的旋梯,明明不長,可沐七一步步的走上來,卻好像很長很長。

我垂頭看著,都有點累了。

何極卻盯著沐七嘴裡的銜接的那根樹枝,皺了皺眉道:“他那兩個桃子,好像不是桃子……”

一邊的何苦輕歎了口氣:“那是嘉果。”

跟著似乎想起了什麼,朝我沉聲道:“不周之山北,有望諸之山,爰有嘉果,其實如桃,其葉如棗,黃華而赤柎,食之不勞。”

我聽著感覺好像是個好東西,而且臨近不周山?

這就有點意思了!

當初諸神之戰,就是以不周仙山倒塌,引滔天洪水滅世,成了大轉折點。

後來不周山在哪裡,也是眾眾說紛紜,無從考究。

結果沐七就以白澤的形態,銜了這靠近不周山的嘉果來?

這是什麼意思?

沐七想表達他知道不周仙山在哪裡?

隨著沐七走上來,他落地後,就化成人形,手捧嘉果,朝我遞了過來:“日月手中握,乾坤掌下定。救世之主現世,沐七代神母獻禮。”

我被沐七這突然來的獻禮給搞蒙了。

不由的扭頭看了一眼旁邊的何苦,她好像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。

果然何苦朝我道:“蛇胎出世,天火生,黑雲壓。天禁暫解,日月當空,他又皆握手中,就算不是這大亂之中的救世主,也是很厲害的人物,自然會有各方諸神獻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