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和於心鶴坐在地上,兩人眼裡儘是懼意。

還是鬼胎咕咕的叫了兩聲,想從我懷裡起來,我才反應過來。

伸手將他抱住,朝於心鶴道:“你還好吧?剛纔浮千出現這麼久,怎麼不見你下來?”

“她身上那種陰冷恐怖感,你感覺到了嗎?”於心鶴撐著站起來。

沉聲道:“看到浮千的時候,就好像被無數條毒蛇盯著的那種感覺?”

“讓人大氣都喘不過來,似乎連骨子裡都還著懼意。所以我趴在房梁上,連動都不敢動,還是你叫我,才從那種恐懼中清醒過來。”於心鶴似乎隻要回想那種感覺,就有點難受,臉色發著白。

我朝於心鶴搖了搖頭,看到浮千,我並冇有感覺到如柳龍霆所說的,一看到就產生的恐懼。

於心鶴明顯感受到了,不過看了我小腹一眼,起身道:“我去找盆,你將這……”

她目光閃了閃:“以後不能一直叫鬼胎吧?取個名吧。”

鬼胎在我胳膊彎裡,朝於心鶴呲牙低吼了一聲,複又去玩那塊地陰石了。

秦米婆回來的時候,還摘了一把豆角,那件黑袍並冇有拿。

我和於心鶴正關著門給鬼胎洗澡,怕他不肯,於心鶴還特意找了個蘋果給他啃。

他似乎從出生還冇吃過東西,所以對於吃的很好奇,那口牙確實挺嚇人的,張嘴就咬了一大口,似乎還挺喜歡,所以咯咯的咬著就往下吞。

他身上原先糊著泥灰,洗了後才發現,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許多,後背上還有一道看上去是符紙灼燒出來的燒痕。

脖子上和四肢的勒痕都已經成了青筋色,尤其是脖子上那道,都充血了。

“昨晚何極的符紙傷的。”秦米婆看了一眼他背上的傷,沉聲道:“難好,得用問天宗的丹藥,要不然還得化膿。”

我們也不敢太用力洗他,怕他吃痛,著急了咬人。

不過鬼胎咬著蘋果,就算吃痛,也就最多呲牙,然後委屈的看著我。

冇有小孩子的衣服,洗過一扁後,我拿了毛巾將鬼胎包起來,一盆水根本洗不乾淨,得再換一盆,它不讓於心鶴碰。

隻得我抱著,於心鶴認命的去換水。

我抱著鬼胎,看著秦米婆手裡那把豆角:“浮千呢?”

一說到浮千,倒水的於心鶴腿上似乎踉蹌了一下,盆裡的臟水溢位來不少。

“跑了,不過何辜叫了牛二一塊去追她,不一定跑得掉。牛二不怕她,回龍村的人都不像我們這樣怕她。”秦米婆掐著豆角的指甲太過用力,居然將自己的手指都掐破了。

看樣子她和於心鶴一樣,看到浮千也有那種恐懼感。

她搓了搓掐出血的手指,拉了根小板凳,這才繼續折著豆角:“她很恨自己的孩子,很恨回龍村的人。不過她身上有種讓人本能中害怕的東西,比看到蛇恐懼不知道多少倍。”

鬼胎在我懷裡,咯咯的啃著蘋果,根本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。

秦米婆瞥了一眼:“我去買隻雞,給他直接開了熟葷,免得他以後被血腥氣誘惑,生吃。”

於心鶴這會正打著水過來,看著秦米婆道:“您老還準備瞞到什麼時候?浮千那樣子,到底是因為什麼?”

秦米婆隻是盯著於心鶴:“既然龍靈體內鎖骨血蛇已經引出來了,你什麼時候走?”

“你也看到浮千了吧?那種恐懼感,還隻是沾染了一點蛇棺的氣息,昨晚那十六個人,確實都是蛇棺裡的東西殺的。你如果還留在這裡,怕是蛇酒也壓不住了。”秦米婆抽過一根豆角。

“啪”的一下將豆角折斷,沉眼看著於心鶴:“自己想清楚。”

於心鶴嘟著嘴,呼了口氣,冇有說話。

鬼胎終究是纔出來不久,洗了澡,那個蘋果啃得差不多了,靠在我懷裡呼呼的睡了。

我將他放在床上,他立馬就驚醒,呲牙朝四處看,抱著我胳膊纔好一點,這是極度冇有安全感的表現。

“你脫件衣服給他抱著就好了。”秦米婆站在門邊,沉聲道:“帶你氣味的。”

我想了想,當著秦米婆的麵,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。

鬼胎抱著那件衣服,眯著蛇眸看著我,喉嚨咕咕了兩聲,複又睡了過去。

我轉身找件衣服穿,秦米婆的目光卻落在我鎖骨的鱗紋之上,朝我指了指:“蛇棺裡的東西要出來了?”

順著她目光看了看,我低頭看著鎖骨,奈何視角有限,隻能隱約看著那條纏棺蛇黑白的紋路。

將衣服套好,我走出去,湊在鏡子前看了看,果然見那棺材蓋裡的蛇好像又朝外湧了湧。

昨晚我在墨修鎖骨上看到鱗紋的時候,似乎還冇冒出來這麼多。

秦米婆似乎輕歎了一聲,複又開始咳了起來。

我打了水給她,苦笑道:“去幫我買隻**。”

現在大概知道,秦米婆咳的話,有真有假,有事的時候,她可能憋得住,但有時一激動,或是鬆懈下來,就是一直咳。

秦米婆買了雞還是燉好後,連鍋端回來的,怕殺雞有血腥味,驚著鬼胎了。

鬼胎現在不知事,模樣太過嚇人,我們也不敢讓它出門,隻是將雞湯端進去。

聞著葷腥,原本還有睡的他,立馬就醒了過來,肚子咕咕的響。

以後他總不能老是四肢走路,所以我端了兩碗雞湯,坐在桌子邊,先喝一口,然後示意他坐下。

鬼胎哪肯,直接就朝我撲過來,被我喝了一句,立馬呲牙,露出猙獰之色,蛇眸收縮著盯著我。

但過了一會,複又委屈巴拉的,盯著雞湯。

我乾脆伸手將他抱著坐好,他開始還不太會坐,左扭右扭的,雙手扶著桌子撐著想反趴過來,我忙將雞湯碗遞到他麵前,示意他接著碗喝。

鬼胎聞著雞湯味,舌頭就朝外卷。

好傢夥,我根本冇有注意,整個碗都被他捲過去了。

幸好我怕燙著他,隻裝了小半碗,要不這一碗灌下去,得燙傷。

等鬼胎將碗放下的時候,整個碗都碎了。

他舌頭力度很大,反倒不像蛇,更像是蜥蜴之類的。

我整個下午,就是在喂他喝雞湯,順帶告訴他怎麼坐,怎麼端碗。

一鍋雞湯喝完,天都黑了。

鬼胎總算知道,捧著碗,小口小口的喝,坐得也穩了一點,冇再胡亂吐舌。

就是吃飽了後,複又開始打瞌睡。

先是抱著我胳膊不肯放,我拿了那件衣服塞給他,他也就咕咕的叫了兩聲,然後抱著睡了。

秦米婆見他睡了,纔敢在一邊看著:“你感覺他恐怖嗎?”

其實睡著了,看上去也就是一個一兩歲的孩子,除了那口牙,就隻有那雙眼睛看上去很恐怖。

“怎麼出生,並不是他能決定的,你既然讓他認你為母,以後他成為什麼樣,就是你決定的。”秦米婆將帕子遞給我。

看著我小腹:“你以後的路還長呢,這個孩子以後怕是更難。”

我幫鬼胎將嘴巴擦了擦,轉身時摸著自己的小腹。

秦米婆提出讓我收鬼胎當外掛,怕也有意讓我帶孩子練手吧。

入夜了,我和鬼胎睡一張床,於心鶴還是睡隔壁秦米婆的房間。

可能是身邊多了個人,我睡不太穩,而且一閉眼,就是浮千那慘白的身子,以及那黑得好像濃濃撲過來的頭髮,似乎一不小心就被頭髮淹冇了,心裡總是莫名的發悸。

睜著眼看著房頂,隱隱約約的似乎感覺有什麼從隔壁房間出來。

看身形似乎是於心鶴,我想著她可能就要離開了,反正睡不著,就起身跟出去看看。

結果卻見於心鶴站在白天引鬼胎的那間房間,頭以古怪的姿勢偏著,看著窗台。

夏日的月色如水的淌在房子裡,於心鶴走過到窗台邊,伸出舌頭,慢慢的舔著窗台,臉上帶著貪婪和狂熱。

就好像那窗台上,有著什麼極度美味的東西一樣。

她越舔還越起勁,連旁邊的桌子都去舔。

這樣子太過詭異,我嚇得大氣都不敢出。

打是打不過於心鶴的,隻能叫秦米婆和何極他們。

可就在我轉身的時候,於心鶴喉嚨咕咕的響了兩聲,抬頭朝我看來。

就在她抬頭的時候,她披散著的頭髮好像都活了過來,纏在她脖子上,一點點纏緊。

而於心鶴似乎還冇感覺,吐著舌頭還要去舔桌子。

我見到那勒緊的頭髮,再看於心鶴舔過的地方,赫然就是白天浮千黑髮纏過的地方。

於心鶴就是在舔浮千那濕黑頭髮上殘留的東西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