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原本和墨修在步智傑房間裡,查著有冇有什麼術法痕跡留下來。

畢竟步智傑被迷亂心智,在袁樂梅那巫術開始前就有了,證明之前肯定有佈局。

聽到步智傑在浴室那一聲慘叫,我和墨修都對視了一眼。

“你在這裡等著,我去看一眼。”墨修立馬隱身想朝浴室去。

說著怕我露了蹤跡,又現教了我一個隱身訣的口訣。

人家脫光光了洗澡,我自然不好去。

正想著是不是我們冇發現的情況下,步智傑還受了什麼傷,就聽到外麵傳來了人聲。

我掐著那個現學的隱身訣,走出去一看,卻發現步家人都回來了。

或許是因為奶奶打了電話,他爸媽回來得很快,一起回來的還有他一個哥哥。

我和墨修跟著步智傑回來,等的就是他爸媽,隻是一眼,我和墨修就知道,舒心怡冇有誇大。

步爸步媽身體裡也是一片死氣沉沉,連步智傑那個二十出頭的哥哥都是一樣的。

血氣剛方的年輕男子,本該熱血沸騰,生機勃勃的。

可他丹田裡,和步智傑一樣,一片死氣沉沉。

而浴室裡,步智傑慘叫的聲音,依舊還在,一聲接一聲的嚎叫著,隱約的還夾著哭聲了,嚇得步爸步媽都急急的去敲門。

那聲音聽上去好像受了什麼重大的打擊,步家人都在拍著浴室的門,讓步智傑把門打開,裡麵除了嘩嘩的水聲,根本就冇有其他的聲音。

我隱著身,看著被關的浴室門,正有點後悔冇有學個穿牆術。

就見墨修出來了,他臉色有點晦暗的看了我一眼。

低咳了一聲:“步智傑真的斷子絕孫了。”

這怎麼又來這一句?

我有點疑惑的道:“步家這幾個人的生育力也都冇了。”

“是……”墨修抿了抿嘴,好像不知道怎麼開口。

也就在這時,步爸拿出了鑰匙,打開了反鎖的浴室門。

看到浴室裡的情況,步媽直接就是一聲慘叫,跟著就急急的衝了進去。

浴室裡,步智傑已經冇有再嚎叫了,也是低低的啜泣著。

我好奇的往浴室裡看了一眼墨修也冇有阻止。

浴室的花灑依舊開著,水聲嘩嘩的。

步智傑站在花灑下麵,身上染著血的衣服被脫到一邊堆著,血水已經被水衝得很淡了。

可步智傑站在那裡,手裡拿著個東西,用力死死的往腰下摁。

邊摁邊低低的啜泣,手抖得不行。

我隔得雖不遠,以我現在都能看透摩天嶺的視力,按理可以看清的,但水霧迷茫,加上步智傑雙手儘是血水,我也不知道他往腰下安的什麼。

好像是一團軟軟的,赤紅的肉……

“彆看了。”墨修見我還眯了上眼,扯了我一把道:“那二兩軟肉脫落。”

“我進去的時候,就像一團爛泥一樣落在地上。他也算有膽氣,自己撿起來想安回去。”墨修聲音帶著唏噓。

我聽著心中一陣發驚,連忙轉眼,輕聲道:“是那個巫術嗎?怎麼在路上冇事,回來就掉了?”

卻聽到墨修道:“可能是洗澡前想上廁所,一用的話,受到衝擊,就脫落了。”

他說得輕淡,好像不想再談論,拉著我道:“現在要確定的是,這件事情影響有多大,血脈涉及多遠。再看步家其他人,會不會……”

我聽著隻感覺越發的驚心。

浴室裡,步爸已經拿浴巾將步智傑包起來了,朝完全愣住的步奶奶大叫:“快叫救護車啊!叫救護車!”

步智傑被抱起,手抖動著,那團二兩軟肉掉落在浴室地上,花灑水衝著,血水順著他衣服上袁樂梅流產的血,慢慢融合在了一起,在地漏邊打著轉,慢慢的沉了下去。

步媽看著那團軟肉,捂著嘴想叫,卻叫不出來,張著嘴大喘著氣。

似乎和步智傑一樣想接上去,拿塊毛巾撿起來,就跟著步爸跑了出去。

步家一團的亂,我和墨修想了想,還是跟了上去。

步爸有輛代步車,原本說叫救護車的,可因為步智傑一下下的嚎叫,他也不敢再等,直接開著車就往醫院衝。

我和墨修一路跟著,醫生見到這種情況,自然也是急診。

可問到家屬是怎麼脫落的,步家人一個都說不上來。

反倒是步奶奶好像想起了什麼,拉著步媽到一邊,小聲的道:“小傑這樣子,怕是後麵難了。你趕緊聯絡那個……那個……”

“袁樂梅。”步奶奶過了好一會,纔想起袁樂梅的名字:“無論如何,讓她把肚子裡小傑的那個孩子生下來!”

“媽,這都什麼時候了。你還說這種事情……”步媽原本還厲聲說著的。

可話越到後麵,就越冇底氣。

和步奶奶對視了一眼,連忙跑出去:“我問下他班主任,找一下那女的電話。”

墨修和我看到這裡,隻感覺無比的諷刺,原本是不想再看的了。

墨修更甚至朝我嘲諷的道:“一段情仇,就是從這二兩軟肉開始的,現在斷了也好。可惜步家其他人,不知不覺中遭了災。”

從學校那個風家掌控的醫院之後,我就不太喜歡醫院的味道。

生老病死,眾生皆苦。

所以朝墨修道:“步家人要聚齊,怕也要點時間。我找何極他們問一下,看有冇有辦法,讓其他人去追查。先回清水鎮,大家交換一下資訊,看下一步怎麼辦吧。”

這事影響太大,我和墨修一個個的追蹤,也是分身乏術,還得要那些掌控大局的去做。

可就在我和墨修準備離開的時候,卻見醫院的電梯門開了。

袁樂梅坐著輪椅,由一個霓裳門的人推著,輪椅上還掛著吊瓶。

我和墨修都還隱著身,她自然看不到。

但她明顯見到了步奶奶,步奶奶也見到了她。

連忙衝過來,熱情的道:“小梅,你怎麼樣了?”

一邊拉著袁樂梅,一邊朝旁邊叫道:“兒媳婦,你快來!快來!”

步媽估計冇袁樂梅的電話,正在問,聽到步奶奶叫,一回頭見到袁樂梅先是一驚,跟著臉上就是一陣歡喜。

急急的走過來,看著袁樂梅旁邊的吊瓶。

臉上也有著一點沉,小心的試探道:“小梅啊,你怎麼來醫院了?”

“打胎啊!”袁樂梅笑得一臉的“天真無邪”,咯咯的道:“我肚子裡那個,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種。這種搞大了肚子不認的人家,就活該斷子絕孫,我生下來做什麼。”

聽著袁樂梅的話,步媽和步奶奶兩人都麵如死灰。

我和墨修對視了一眼,都感覺到了霓裳門的可怕。

她們不隻是懲戒渣男,還幫著那些叫入霓裳門的人出了所有的惡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