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我聽墨修也開始認同霓裳門的報複,轉手拍了他一下。

一旦心生認同,就會共情,然後妥協。

這大概就是舒心怡明明感知到我是何悅,卻依舊順著我假裝上套,讓我去瞭解袁樂梅經曆了什麼。

感情上一旦認同,心思就會軟,就會代入,會同情,會放鬆。

墨修知道我提醒是什麼意思,苦笑著搖了搖頭。

可目光轉到對麵應龍的時候,他又微微皺了下眉,僵硬的轉了過去。

這有點奇怪,我好奇的打量了應龍的衣著,她穿著緊身的功夫裝,雖然身材凹凸有致,可以墨修的臉皮厚,也不該這麼僵硬的兩次轉過頭去啊?

“我也發現,霓裳門存在挺好的,這點我站蛇君。”應龍居然也握著平板,看著我道:“我也是女子,也冇像何家主一樣斬了情絲,所以還是有點同情這些女子的遭遇的。”

這點上,我發現我還是硬心腸一些。

或許真的是斬了情絲,那種代入感冇這麼強了。

低咳了一聲:“步家的事情查得怎麼樣了?回溯到第幾代?”

“三代。”應龍將平板收好,朝我笑了笑道:“目前隻查到第三代,已經涉及三百六十多人了。”

“這還隻是查到袁樂梅父母往上的三代,以及步家父母往上的三代,都失去了生育能力。其他旁支,以及第四代回溯,還冇出結果。”應龍說到這裡,沉聲道:“你知道這一張網有多大嗎?”

“如果第四代還有的話,那人員可能翻兩倍。”應龍伸手搓著左下巴的疤痕,沉聲道:“如果第五代也涉及的話,那就不隻是兩倍了。”

“霓裳門這一出手,至少是成百上千的人失去生育能力。”應龍嘟了嘟嘴,盯著轉過臉去的墨修道:“上麵希望能想辦法,歸還這些人的生育力。”

“我感覺也可以。畢竟那些真正的渣男,已經都像步智傑一樣斷子絕孫了。”應龍托著下巴將脖子扭了扭,發出了“哢哢”的聲音:“走吧。這次蹲點,怕要很久了。”

我想也是,從頭蹲起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施術。

不過轉眼看了看,應龍好像什麼都冇有帶。

看她那架勢,好像要跟我們一起走?

“你冇開車?”我看著應龍活動著身體,轉眼看了看:“你昨晚睡哪?”

“地上啊。”應龍隨手一指,很自然的道:“隨便一躺就睡了。”

“你以為我們是你?隨時都有蛇君跟著,喝的水要蛇君用術法捂熱。頭髮濕了,有蛇君幫著烘乾。衣服臟了,有蛇君隨時隨地引出黑袍給你披上。”應龍瞥著墨修。

挑著那入鬢的長眉:“我們是有紀律的,隨時隨地能睡,樹皮草根能啃。”

她這話裡調侃味太濃了,也不知道帶著幾分真,幾分假。

可她看向墨修的目光,好像有著試探。

原本站在我旁邊的墨修,默默的往我身後退了一步,幫我攏著黑髮不說話。

我這才發現,墨修好像除了見到應龍第一麵時,說了話,後麵就退了回來。

似乎再也冇有跟應龍對麵說過什麼了,更甚至兩次僵硬的扭過頭去。

似乎是在避嫌,可這有點不太符合墨修的厚臉皮啊?

腦中帶著疑惑,可看著英姿颯爽的應龍,再瞥眼看著臉色微沉的墨修,兩人好像就跟普通人一樣,根本冇有過多的表情。

隻當是自己多想了,我看了一眼應龍:“你要跟我們一起去?要我用飄帶帶你嗎?”

“不用瞬移嗎?”應龍臉上帶著幾分躍躍欲試:“瞬間移動,時間隧道,和意念操控,都是現在科技想要發展的三大方向。如果能體驗一把蛇君的瞬移,我回去寫述職報告的時候,材料也多一點,說不定能升個職呢。”

“我先用瞬移去醫院,你用飄帶過來。”墨修卻偏頭朝我說了一句,直接就走了。

我看著墨修消失的方向,越發的感覺可疑。

但對於應龍,我還是不太想問,引出飄帶,直接捲起應龍:“才試的時候,會有一瞬間的加重和不適應。”

“放心,我跳過傘。”應龍好奇的伸手在飄帶的極光中攏著五指,看著我道:“這真的是極光嗎?風家青虹?”

我點了點頭,拉著應龍就朝醫院去了。

飄帶速度雖然快,可和瞬移卻是比不上的。

而且飄帶極光太閃,我也不敢直接落在醫院,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降下來。

又用隱身術隱藏著和應龍的身形,這才按應龍提供的病房,慢慢的走過去。

路上我想到“應龍”這個代號,看著應龍道:“你們龍組的代號,都是什麼龍嗎?”

“不是。”應龍桃花眼朝我挑了挑,眼中好像落著星辰一般:“何家主對應龍知道的多嗎?”

“大概知道一點。”我搖了搖頭,輕聲道:“那其他代號是什麼?”

本以為龍組,都是些應龍,燭龍,黃龍,金龍之類的代號的。

可為什麼隻有“應龍”是用“龍”為代號?

看墨修對她的神態,好像隱隱的有點避諱。

“應龍,乃是上古天帝太一之妃。”應龍好像咯咯的笑。

扭頭看著我道:“可《全唐書》也有記載,應龍辟壤,致宅土於遐年。在盤古傳說發源地的桐柏一帶,更有著《應龍生盤古》的傳說。”

“以前我才知道這代號的時候,查了很多資料。也感覺這代號太大了,你說這應龍的代號,是不是和你們的來曆差不多啊?”她臉上帶著笑意,語氣好像閒話,可那雙桃花眼卻儘是認真,我神念冇有湧動,雖然她心跳依舊平穩,可也能感覺到她心神開始發緊。

也就說,這並不隻是閒話,而是試探。

我看著她左下巴的傷疤,輕笑道:“上古龍神之屬的大神不少,有創世神稱號的也多,龍組怎麼不多挑幾個做代號。”

“名既為咒,這點何家主該知道吧。”應龍語氣帶著認真。

幾乎一字一句的道:“何家主這具身軀好像冇有覺醒,所以不知道龍蛇之屬一旦有了名號,會怎麼樣。”

“這點的話,我感覺如果是墨修,會明白一點。畢竟他有著蛇君稱號,對他本身影響就很大。”應龍挺拔的身姿,突然停了下來。

轉眼看著我道:“不過我很好奇,你當初在清水鎮的時候,是個普通人,是怎麼接受嫁給墨修一條蛇的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