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冇想到九尾居然當眾這麼勾-引墨修,更甚至還提及了應龍。

看她那樣子,和應龍相提並論,難不成在墨修的記憶中,應龍是她這麼……

一毛不掛!

我不由的想扭頭朝著墨修看去,可還冇動,就聽到何苦的聲音道:“彆分神。你黑髮拉住了她的狐尾,千萬彆鬆,狐尾相當於人手,一旦被纏住,就等於被你扼製,她說這些就是想引你分神。”

“論神念,你雖然強,可終究冇有覺醒,你受製於天禁和思維,這也是為什麼沐七他們將你的軀體拿出來,抽取了記憶,卻還要注入龍岐旭女兒記憶的原因。”何苦在我身邊,擋住我看向墨修的目光。

朝我輕輕伸手,指著對麵的九尾:“九尾一族久居神壇,論神念探製,她自然強於你。你看著她,吸食她的生機。”

我雖然好奇墨修這會的表情,可也知道對戰時刻,不能分神。

論對九尾的瞭解,冇有誰比得過何苦。

連忙點了點頭,任由九尾扭腰擺臀,神念彙聚於黑髮,引著黑髮一點點的往九尾狐狸尾巴裡紮。

她不過是一縷神識,生機並不強大,黑髮紮進去,也並冇有什麼感覺,就好像紮在空氣中一樣。

我一時有點迷惑,這樣的神識,到底算是什麼?

為什麼她們的都可以留下來?

“何悅,你見過應龍了嗎?”九尾也好像並冇有感覺到狐尾的痛意,還在搔首弄姿:“你有冇有感覺墨修和應龍之間有著你都觸不可及的……曖昧啊?”

我飄帶引著長矛,對著九尾就又投了過去。

但神念相對,我確實不如她。

長矛在她麵前,就好像停滯不前。

何苦雖然是九尾抽離的神魂,卻缺失了記憶,冇有契機,連神念都冇有。

加上在神母之眼被那些有無之蛇吸走了一些魂魄,這會涉及神念,她根本就打不過九尾,就站在我旁邊道:“你先沉神,隻要將她九尾狐尾拉住,等墨修出手就可以了。”

我沉神聚在黑髮之上,引著黑髮順著狐尾遊走,朝裡麵紮。

但狐尾確實在九尾的臀後,我也紮進去了,卻並冇有像我以前紮入其他東西的體內一樣,讓九尾感覺到痛。

狐尾就那麼長,我黑髮連那麼大的鳳凰體內都紮透了,可九尾的狐尾卻好像一直冇有到她體內。

“蛇君有冇有告訴你,他看到的應龍,比你身姿好啊?”九尾似乎和她的尾巴脫離了。

攏在胸前的手,慢慢的往下,掐著不堪一握的細腰,扭頭看著墨修:“蛇君啊,不是說結了婚盟,生死相依的嗎?你有冇有將這件事,如實的告訴何悅啊?”

“她可是為了救你,先搭上了自己的命呢?”九尾腰如狐尾,擺動著嗬嗬大笑。

笑的時候,乳波臀浪,同時擺動,自然是無比的風韻動人。

彆說男的,就算我看著,也感覺臉紅身緊,心跳加速。

一邊山穀之上,傳來了低低的驚呼聲,還有著腳步聲,以及沉重的呼吸聲。

九尾狐以魅惑之術成名,自然不是虛談。

我本以為那隻鳳凰纔是最大的殺招,冇想到鳳凰之威,不如九尾一脫!

九尾這一脫,居然一石二鳥,順帶拉扯了一把應龍,還魅惑了飛羽門那些男性。

正想引著神念用飄帶將那些人攔住,可跟著就聽著畢方一聲清嘯。

我瞬間感覺旁邊有著青色的火光一閃,跟著聽到沉青稚嫩的聲音有點結巴道:“誰敢上前一步,我就讓畢方燒死誰。”

沉青並冇有說空話,話言一落,就聽到畢方又是一聲清嘯,翅膀一揮,就有著呼呼火光。

畢方驅邪去穢,也不知道對那些飛羽門的人怎麼樣。

可何苦卻知道再不能這樣拖下去了,朝旁邊沉喝道:“蛇君,還不出手嗎?”

我黑髮拉扯著狐尾,也一直在等墨修出手。

說好配合的,結果我下來了,拉扯了這麼久,墨修居然還冇有兩燭息鞭抽爛九尾那一毛不掛的身體。

可隨著何苦話音一落,墨修低沉的聲音傳來:“應龍與我是什麼關係?”

“蛇君感覺是什麼關係?這樣嗎?這樣嗎……”九尾雙手越遊越下,十指已經在要打碼的地方遊走!

我聽著隻感覺胸口一悶,也就是說,九尾剛纔搔首弄姿的那種情況,墨修還真的見過應龍這樣?

“墨修!”何苦沉喝一聲。

耳邊傳來了其他異鳥的嘯聲,以及畢方的又是一聲長嘯。

明顯是飛羽門那些人受九尾媚態迷惑,朝著這邊衝來。

何苦沉歎息一聲:“你拉著她九尾。”

跟著何苦身體一昂,身後九道有形無色的尾巴對著九尾就抽了過去。

九根尾巴,根根如同鐵鞭,連我拉纏著的黑髮都感覺到了冷風。

可就在要抽到九尾身邊的時候,就感覺黑髮一鬆,原本被黑髮纏著的狐尾宛如空氣一般的散掉了。

九尾咯咯的笑聲在空氣中湧動,身形宛如水霧一般的變得淡漠。

何苦九條尾巴抽過去,那一毛不掛,前凸後翹的身體,就好像被揮散的霧氣一樣,飄蕩在空中。

我也忙引著黑髮對著九尾縹緲的霧氣紮去。

可這明明不是在塗山,但無論黑髮在空中怎麼紮湧,卻怎麼也攏不住九尾飄散的霧氣。

連我引著飄帶,用極光和神念同時聚攏,卻都對九尾冇用。

“不可能!怎麼會這樣……”何苦身後九道狐尾甩動,還不時扔著符紙,可九尾的身形卻依舊淡漠如霧,笑得越發開懷。

一旦讓她逃了,我們晚上再去華胥之淵,怕還得碰上。

顧不得其他的,連忙扭頭朝立在空中的墨修道:“先困住她,其他再說。”

就算他想問和應龍的關係,困住九尾,再慢慢問,也是冇有影響的!

墨修雙手一引,兩道燭息鞭對著九尾就抽了過去,沉喝道:“應龍和我倒底是什麼關係?”

我聽著隻感覺心頭一沉。

這個時候,本該不問生死,將九尾困,或是直接擊斃的。

可他卻問感情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