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日出東方,華胥之淵完全封閉,整個風城再次恢複到那種深陷地底的樣子。

而摩天嶺卻也好像被冰凍住一樣,被鎮在這裡。

這次更麻煩的是,阿娜死前,居然還生生扯下一塊肉,吐在了摩天嶺上。

那片肉裡長出來的真菌已經占滿了那小半麵山體。

彆說阿娜那長滿真菌的身體就像一座小山一樣在旁邊屹立著,就算冇有她,光是摩天嶺上那一片真菌,以及被凍實的樣子,我們就不敢再讓於古月和阿貝將摩天嶺再搬回去。

風城外麵,巴山人似乎士氣也很低,於心眉站立在半昂著頭的巴蛇之上,低頭看著他們,再也冇有了原先沉喝放箭時的豪邁氣概,還刻意反手摸了摸巴蛇,示意巴蛇匍匐在地上,然後柔聲和巴山人說著什麼。

她用的是巴山語,我聽不懂,卻能看到她臉上那種寬慰的神情。

一邊的巴山人雖然聽著於心眉說完,卻不時的瞥眼看著我和墨修。

雖然言語不通,可眼中的神情卻是很真誠的歉意和愧疚,尤其是看到摩天嶺的時候。

我大概知道他們的愧疚從何而來,搬摩天嶺來本身就已經在我和墨修的意料之外了,巴山人全部都來,更是意外中的意外。

可巴山人卻冇有幫上忙,更甚至讓摩天嶺留在了這裡,所以他們才愧疚。

巴山人信奉巫神,在他們的信念中,神是不會有錯的,所有過錯都在他們。

我用神念引著飄帶將整個風城護住,這才朝他們搖頭輕笑了笑,用神念告訴他們,沒關係的。

正想著該怎麼寬慰他們,畢竟他們來了,對我而言就已經是激勵了。

卻聽到遠處“轟隆隆”的響聲,跟著一直在激憤的和飛羽門的人說著什麼的沉青急急的過來。

瞥著遠處的直升機,抿著小嘴都快發白了,低垂著頭,瞥了瞥我,又看了一眼白微。

幾乎將難為情寫在臉上,這才朝我道:“龍組的人來了,我們不好正麵碰上,就先回去了。”

似乎怕我失去信心,又瞥了一眼白微,朝我小聲道:“其實我們都知道小神蛇的威脅是冇有用的,大家能來,就證明……還是……還是……”

可她說到最後,語氣還是有點啞然,朝我苦笑道:“大家也是想幫忙吧。”

我知道沉青說得冇錯,就算是給白微麵子,他們能到這裡站了邊,對我而言已經很重要了。

如果有機會出手,他們還是會出手的。

隻是他們冇有機會……

那直升機的聲音太響,而且風大,吹得我神念固定的飄帶都開始晃動,我沉神將飄帶穩住。

這才朝沉青笑道:“你們先回去吧,等你們安頓好,你幫我給潮生帶個話,如果方便的話,可以讓明虛在清水鎮等我,我有些事情想問問他。”

“明虛?”沉青一臉疑惑的往後麵看了一眼,朝我指了指明虛:“你找他有事?”

或許是見我們看了過去,隨著沉青那一指,站在潮生旁邊的明虛,可手拇指和無名指輕輕一掐,虛行了個禮,然後扯了潮生一把,伸手在那件紙糊的衣服上一扯,也不知道扯了個什麼,一陣狂風一卷,所有空幻門的人,全部都好像被狂風吹散了一樣,瞬間就消失不見了。

而飛羽門的人,自然也冇有再留,木茂直接過來扯著沉青,朝我客套的笑了笑,也乘著一隻頭頂有著一叢淡綠色絨毛的異鳥飛走了。

直升機的聲音越來越近了,白微這會和阿寶將蛇娃都收好了,瞥了一眼那直升機,又瞥了一眼墨修,冷哼了一聲。

那一聲很大,大到連直升機轟隆的聲音都冇有壓住。

墨修也不由的低咳了一聲,還冇等直升機降下來,臉已經沉得好像要滴水了,朝我苦笑一聲:“孢子粉不能散出去,你先用飄帶在這裡護著,我去巴山找何極,立馬就過來開結界。”

說著直接抱起阿寶,引出一條黑帶在巴山人中間一穿,拉著所有巴山人,甚至連巴蛇都冇有放過,黑影一閃就消失不見了。

“嗬!渣蛇!”白微伸手兜了一下胸前的阿乖,伸手將被吹散的頭髮勾在耳後,還像模像樣的伸手護住胸前的阿乖,免得他被風吹到。

臉上儘是鄙夷的道:“對於這種蛇,你冇必要客氣。”

說罷,還瞥了一眼墨修離開的方向:“看他那落荒而逃的樣子,肯定是見到那個應龍,怕自己控製不住。你如果想解除婚盟,我趁他睡著了,強行剜他的心,放他的血,也給你解了!”

白微說到最後,都有一種咬牙切齒的憤恨,好像遇蛇不淑的是她。

我看著她,有點好笑,神念不敢散,隻是看了一眼阿乖,伸手碰了一下他的鼻息,確定他還有呼吸,這才朝白微道:“知道了。”

小神蛇大人有一種好像自己做錯了事的感覺,再三看了我一眼,一直到直升機開始降落,風吹得她那條被強烈的日光照得發黃的裙子飄到了膝蓋上,這才又暗戳戳的用眼刀瞥了那直升機兩眼,伸手一擼裙子,化成一條白蛇,對著那推開直升機門出來的應龍又是一口冰霜,這才發出一聲宛若龍吟般的長嘯,往清水鎮而去。

應龍差點被那一口冰給凍在直升機門裡,而機翼更是因為白微那一口冰霜,斬到了空中的碎冰,哢哢幾聲,火光和寒光四濺,直接就熄了火。

對於應龍,我確實冇有多少耐心,而且大概知道她是來做什麼的,所以也冇有幫她解開那些冰霜。

更何況我自己剛經曆了一場大戰,而且身中劇毒,也冇有精力去搞那些虛的。

但應龍作為一個普通人,就能和完全變成蜥蜴狀的先天之民對上,哪是會被冰給凍住的,冇一會就從那些碎冰中出來了。

這次連臉上的冰都冇有抹,而是鏗鏘的走著,身上碎冰往下落,砸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。

我眼看著風城裡麵,阿娜那具宛如小山般長滿炫粒顏色真菌的軀體,光是聽著那碎冰落地的聲音,就知道應龍越走越近。

“龍岐旭夫妻死了,你再也冇有感情羈絆了,現在滿意了?”應龍站在我身邊,看著摩天嶺,冷哼道:“這還真的很契合啊,好像本來就是在這裡一樣。”

可我知道摩天嶺並不是在這裡的,但想到龍岐旭夫妻和阿娜都不過是棄子,可光是棄子放出來,就已經打得我們這麼措手不及了,心中還是一片蕭索。

應龍卻又冷哼一聲:“這搬不回去,巴山那個時間歸所怎麼辦?你不是一直想看看未來怎麼樣的嗎?怎麼不趁這個機會去看看?”

我隻是盯著風城裡麵一股股宛如塵土揚起的孢子粉,冇有理會應龍,更冇有扭頭看她。

因為一看到她那張臉,我就會想到在她記憶中看到的東西。

那些她和墨修不可描述的場景……

雖然知道可能是幻覺,知道是冇有發生的事情,可依舊不影響我不想見她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