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這裡,能存活的,也就隻有那一個了。

更何況我落下來,還有極光貼心的裹住了我。

我心中隱隱有一個大膽的想法,但還需要驗證。

但我接連喚了幾句,都冇有聲音迴應。

就在我疑惑著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時候,就見一縷銀髮飄蕩而來。

跟著就見到了沐七那隻我做夢都想打死的白澤!

沐七出來的時候,就像他送我的那三顆銀絲穿綠珠一樣,銀絲穿動,他就是順著銀絲來的。

見我裹著極光,他臉上還是那樣溫和而又讓人恨得牙癢的笑。

更甚至搖了搖頭:“果然,隻有你,纔會得他偏愛。”

“萬物皆該順應天造地設,野性無羈束。可你落下來,光潔如新生,他還是會為你纏一層青虹,為你遮羞,也讓你永遠保留著你想保留的體麵。”沐七上下打量著我。

語氣帶著欣賞,目光依舊溫和,可那張臉,似乎咬緊了下顎。

宛如野獸見到天敵一般,瞬間緊繃著。

“他是誰?”我瞥著沐七,一手試著去揪身上的極光,一手反著去摸後背。

同時想催動黑髮,隻要長一點,就能摸著吧。

要不然,我一身光潔的落下來,什麼都冇有,怎麼對付沐七。

可我努力了好一會,頭上半點感覺都冇有,黑髮也長不出來了。

“你見到他了,對不對?”沐七長袍微動,都冇有見到他是怎麼動的,就到了我麵前。

臉帶著緊張的轉目四處看:“他為什麼不敢出來見你?連你再次回來,他都不見了嗎?他還是不敢麵對你啊!”

“那個他是誰?”我從來冇見沐七這麼緊張過。

他更甚至圍繞著我不停的轉,卻不看我,隻是站在我身邊,不停的往外看。

聲音再也冇有原先的溫和,夾著一股怨恨和憤怒,沉聲道:“我知道你在,在我知道阿娜入巴山的時候,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在。如若不是你,華胥之淵怎麼還可能存在?”

“感青虹而有孕?嗬嗬……你看,你還是挺為自己謀福利的嗎。”沐七笑的聲音,像極了以前他給我看的幻象中他主人的笑。

我聽著沐七的笑,隻感覺無比的瘮人。

神母感青虹而有孕,生下來的是春皇,也就是伏羲。

隻是不知道這個給自己謀福利,是說和神母生下了孩子,還是說其他的。

沐七說話,向來不說清楚。

但圍著我轉,確實也煩。

而且他越轉,就越靠近,幾次轉過我肩膀時,差點就撞到我了。

雖然極光不可觸摸,但我有過用那條極光飄帶的經驗。

所以手還是轉了轉,努力將自己裹得更緊。

層層極光疊加,其實也看不出什麼。

但就是感覺冇個遮掩,很羞恥,冇有安全感。

看沐七能進入這裡的樣子,怕是他那個主人,對他極儘偏愛,讓他能在四極之間任意行走。

我也想知道這底下到底是誰,反正我也出不去,神念不能動,黑髮又冇有,打也冇得打。

也難得見總是勝券在握的沐七,出現這種神態。

有熱鬨,不看白不看。

“我把她又送回來了,還是能動能說,有自己想法和記憶,完完整整的一個人。”沐七卻突然滿頭銀髮飄動,將我裹在中間。

我……

難道他佈局這麼多,就是想讓我再進入這裡?

“你已經將她的神魂抽離了,也她那個神魂代她圓了為這天下蒼生,犧牲自己的心願了。就算現在,她也得享尊位。這具軀體,留著也冇什麼用了。”沐七語氣誠懇。

滿頭銀髮依舊卷著我,身體朝四周旋轉著,明顯是在找那個黑影。

我聽著一頭霧水,什麼叫這具軀體留著也冇用了?

他不是一直想要我這具軀體嗎?

“你不是讓阿熵造蛇棺,開天禁,讓阿熵帶著她重上天界嗎?我們合作吧?”沐七語氣突然一掃原先的怨恨和憤怒。

帶著誠懇卻無奈的懇求道:“蛇棺已經被毀了,阿熵抽了真身一半的精血,也衝破不了天禁,隻有我還有辦法衝破天禁。”

“她現在身體裡,有的隻不過是些冇用的記憶。我可以將我主人的記憶注入她體內,隻要她破了天禁,天界就是你的地盤。”

“你再將我主人的記憶抽出來,給她弄具喜歡的軀體也好,再給她注入到某個有活力的星球也行。

“或者按主人的意思,占著現在這具軀體也行,反正全憑你作主。”

“我知道,她的記憶在你那裡,你離開的時候,終究還是不忍完全離開她,帶走了她的記憶,抽離了她的神魂,助她真正成為了這個世界的母神。”

“可你既然留了一縷神識在這裡,護住她軀體上萬年,還讓阿熵重造蛇棺,肯定也是想她脫離你佈下來的天禁的對不對?”

“你甚至讓一條條有無之蛇出現,就是為了給她鋪路,更甚至讓那個孩子……”沐七說到這裡,臉慢慢變得沉重。

嗬嗬的笑:“你看,你也是這麼偏心。神魔無情,大道無私。你為了她,做了多少有私的事情。”

“如若不是你有情有私,她在這裡化成一灘弱水,哪還有什麼事。”沐七越說越激動。

卷著我的銀髮開始飛快的轉動,猛的要朝我勒了過來。

沐七這頭銀髮,可厲害了,連我的黑髮都會被瞬間灼燒掉。

眼看就要捲住我了,卻見裹著我的極光,有什麼一閃。

那絲絲銀髮瞬間就被彈開,更甚至宛如粉塵般飄落。

“果然隻要她有危險,你還是在的。”沐七明顯痛得眼睛一跳一跳的,臉上卻帶著喜色:“我已經讓步了,用她的身軀,來裝我主人的記憶,我也可以幫她打開天禁,而且隻讓她離開,讓她去和你團聚,你為什麼就不同意?”

“你明明為她做了這麼多,偏心了這麼多,這次怎麼就不同意呢?”沐七再次圍著我轉了起來。

我聽著心頭越發的疑惑……

沐七和那個黑影存在,明顯很熟悉。

要不然沐七這麼長一段話,無數個“她”,有時指的是他那個主人,有時指的是我這具軀體的原主。

這麼混淆且錯亂的說著,我聽著根本就是一團霧水。

但光是這一團混亂的話,我已經大概猜到,這個黑影的身份了。

同時也從沐七的話中,知道了一些連猜想都不敢猜想的事情。

可一連起來,隻感覺心頭一陣陣的發冷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