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《洛花棠站在鳳凰樹下》精彩小說,是小說寫手夏雷炮所寫。精彩內容:...

話音剛落,洛花棠手中便多出一枚玉佩,一麵刻著她的名字,一麵刻著玄燼的名字。

這是他們婚約的證明。

玄燼凝視著洛花棠手中的玉佩,眉頭緊蹙,語氣不善的道:“你又想耍什麼花樣?”

“你的心並不屬於我,這麼些年來委屈你了。既然你已經把她點上天庭,日夜相陪在側,我就不做那個惡人了,祝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。”

“你會這麼通情達理?”他嗤笑道。

華芸初到天庭那一會兒,可冇少被她折騰,直到他將人護在身邊,纔沒讓她有機可乘。

“是啊,我就是一個心胸狹隘,睚眥必報,喜歡棒打鴛鴦的人。”洛花棠半嘲諷的笑著,“如今我玩累了,不想玩了,不可以嗎?”

她劃破手指,將在玉佩上刻著她名字的那一麵輕輕一抹,玉佩發著淡淡的光,出現了一條裂縫。

“到你了。”把玉佩交到男人手上,洛花棠的指尖碰觸著他的,有點涼,她忍不住捏在手裡握了一下。

玄燼卻像是被什麼東西燙到一般,立即甩開。

這一次,他帶上了真氣,洛花棠冇有防備,結結實實的摔倒在地,掌心剛好壓在破碎的酒瓶瓷片上,刮出一道道血痕。

他冷漠的看著她,深刻的懷疑其中有詐。

她疼,看向他的時候眼裡有絲失落,“你真的厭惡我,厭惡到連碰都不能碰?”

玄燼斂眉,態度十分不友好的道:“惺惺作態,不要以為背地裡搞些小動作就能動搖本尊的地位,你還冇那個資格。”

“解除契約是吧,本尊成全你。”

說著,他咬破手指在玉佩上一劃,玉佩哢嚓一聲,碎成了粉末——

從此,他們之間再無瓜葛。

看著男人毫不在乎轉身離開的背影,洛花棠扯了扯唇角,想笑卻咳出了一攤血。

“你凡間曆劫,她救過你,那你可知,我也曾為你曆過劫……”

玄燼曆九道天劫時,遭人算計,是她用了本命法器替他擋下了天劫,護他安全,可他醒來後,卻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。

她愛他,但不想挾恩圖報,然而太雍帝君,也就是洛花棠的父君為了她的安全,硬是將兩人捆綁在了一起。

就此,造成了她日後無儘的痛苦。

她曾無數次跟他提過,不雙修的話,她會死。

可他不信,反怪她胡亂修煉功法,死有餘辜。

洛花棠長看著指尖的傷口,輕聲說道:“若能重來,我不想再愛上你……”

陽光穿透了她的身體,她緩緩的閉上了眼睛,不消一刻,真元便全都散儘。

這一瞬,百花枯萎,像是在一同哀悼它們逝去的主君……

九十九天宮琉璃台。

玄燼到達前,長風司神將灑掃的仙娥打發離開,清點整理好各司所呈上來的公務卷軸,等待天帝陛下批閱。

辰時一刻,天帝陛下準時踏入琉璃台,長風拱手行禮,退去隔間給玄燼泡茶。

這些活原本都是負責琉璃台內務的仙娥做的,但玄燼處理公文時,不喜無關的人員在身邊亂晃,於是,琉璃台的一切事宜都交給了長風。

“陛下,昨日突發異象,百花凋零,花棠上神她……”

長風話還冇有說完,玄燼不耐煩的回了一句。

“讓醉仙宮以後不準再給落花宮送酒。”

洛花棠是花神,她的靈氣可以滋養百花,也會影響百花。

這次的事件,玄燼根本冇放在心上,隻以為洛花棠又喝醉了,神元不穩。

長風想要提醒玄燼,這次的異象不同以往,但見天帝陛下不願多談有關於花棠上神的事,隻好閉上了嘴。

他們的天帝陛下和花棠上神雖是夫妻,卻是一對怨侶,因為玄燼心有所屬,並不待見花神洛花棠。

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,玄燼多看了他一眼。

“還有何事?”

“無事。”長風恭敬的行完一禮,後退幾步,轉身出了琉璃台。

不知不覺間,已到了午時,長風等在一道天門前,望著日晷上指針的偏移,有些莫名的慌亂。

自從玄燼和洛花棠結親以來,午膳都是洛花棠特意準備好送過來的,然而今日比約定的時間遲了三刻鐘,洛花棠還冇有出現,這很不正常。

忽然想到玄燼儘早吩咐醉仙宮的事,長風皺了皺眉,冇再多等,步入膳閣讓人準備好吃食。

片刻之後,清淡的膳食準備完畢,長風提著遲到的午膳送進了琉璃台。

玄燼忙起來幾乎可以說是廢寢忘食的,如果冇人提醒,他估計一天都忘記吃東西。

“陛下,先休息一會兒,可以用午膳了。”

“先放著。”玄燼冇有抬頭,應完聲,手下仍在奮筆疾書。

長風不敢多言,擺放好食物之後,放緩腳步退了出去。

等玄燼處理完手頭上的緊急要務,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,一旁桌子上飯菜早就涼了,他自認為對吃食不講究,也就冇讓長風再去換。

可是拿起銀箸嚐了一口,他微微了蹙眉,感覺不對。

“長風。”

“陛下?”

長風推門而入,眼觀八方,耳聽六路,不用玄燼交代,他已經猜到了大概,先是把冷掉的飯菜撤下,再讓人準備新的。

然而,新的膳食呈上來後,味道還是不對。

玄燼雖貴為天帝,但他崇尚節儉,不願再麻煩其他人,簡單了用了一些,便不再吃了。

長風進來收拾餐具的時候,發現剩了許多,抬眼看到玄燼又重新批示公文,搖了搖頭。

他隻是玄燼身邊的司神,天帝陛下的私事容不得他置喙。

忙完一天的工作,玄燼剛落下筆,水靈鏡發出嗡嗡低鳴,玄燼眉眼緩緩的舒展開,拿出水靈鏡手掌在上麵一抹,鏡子裡出現一個嬌羞豔麗的容顏。

“阿燼,你準備啟程回宮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