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阮沐希&慕慎桀小說名》 小說介紹

《阮沐希&慕慎桀小說名》是阮沐希慕慎桀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阮沐希慕慎桀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

《阮沐希&慕慎桀小說名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阮沐希聽得渾身發寒。

“希希?你怎麼問起這個?”聽不到聲音的阮蘇倩奇怪。

“冇……冇事。”阮沐希儘力剋製住自己發顫的聲音。“隨便問問……”

“什麼時候回來?姑姑親自給你做大餐吃。”

“晚點吧,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。”

“行吧,姑姑等你。”

掛了電話後的阮沐希虛脫般的坐在抽水馬桶上,臉色慘白。

她以為慕慎桀隻是一般的有錢而已,冇想到他在帝城的勢力這麼大!

不,就算是這樣,她更是要逃離。

隻要逃到國外,慕慎桀就找不到她了。

護照讓姑姑送到飛機場,她隻要逃出禦殿園,攬月灣便可以了……

可是怎麼離開呢……

冇過兩天的晚餐時分,阮沐希坐在餐桌前,掃了眼桌上的食物。

扒了口飯,忍著恐慌將筷子伸到素菜盤子裡,湊到鼻息下,淡淡的海鮮味讓她難以抑製害怕的情緒,拿著筷子的手都在抖。

但還是強迫著自己將食物塞進嘴裡,細嚼慢嚥,再順著食道嚥下去。

站在不遠處的女傭詫異地看著她吃下摻有海鮮的素菜,心想,這是堅持不下去了吧!

她忙轉身往餐廳外走去,找到海林,“主管,阮小姐開始吃菜了!”

海林神色鄭重地看著女傭,隨即揮揮手讓她去餐廳盯著,自己拿起內心電話撥打出去,“慕先生,阮小姐吃了菜。”

摩天大廈的最高層最有權勢的辦公室內,慕慎桀坐在黑色的座椅上,手機貼著耳,黑眸如鷹隼的銳利,“起反應了?”

“這……”海林的話還未說出來,就聽到餐廳裡砰地一聲,忙走了過去。

碗摔碎在了地上,米飯和菜狼藉了一地。

旁邊的阮沐希跪趴在地,不停地咳嗽。

在她袒露的胳膊上,以肉眼的速度看到一個個冒出來的紅色疹子。

“慕先生,有反應。”海林忙對電話裡的人說。

慕慎桀冷笑,“送醫院。”

“是。”

阮沐希送上車,虛弱地靠著車窗,看著車窗外急速倒退的景緻,忍著痛苦的清澈眼神亮了亮。

車子開出去十分鐘不到,那些紅疹子爬上了阮沐希的脖子、臉。更彆說衣服下的身體是什麼光景了。車子開出去十分鐘不到,那些紅疹子爬上了阮沐希的脖子、臉。更彆說衣服下的身體是什麼光景了。

這還是小事,更嚴重的在後麵。

阮沐希的呼吸開始吃力,彷彿有人在掐著她的脖子一樣,清美的眉頭難受地皺著,身體在座椅上痙攣。

瀕臨死亡。

不,她不能死,她還有三個年幼可愛的孩子,孩子怎麼能冇有媽媽……

可,還未到醫院,阮沐希已經休克,被直接送到急診室去了。

宋鈺看到阮沐希時都被嚇了一跳,行醫多年,第一次看過敏這麼嚴重的,再晚點命都冇了。

作為慕慎桀私人醫生的宋院長立馬救人。

半夜三更的醫院寂寥無聲,空氣中帶著陰森感,黏在皮膚上讓人毛骨悚然。

病房的門被人無聲無息的推開,黑影朝病床逼近,湮冇在床上人兒的身體。

阮沐希臉上的氧氣罩已經拿下來了,呼吸平穩。

隻是蒼白的臉上還有未完全消的紅色點點。

慕慎桀的身影籠罩,兩手撐在阮沐希的身側,如獸類的危險。

“滋味如何?”低沉冷冽的聲音。

近在咫尺的阮沐希閉著眼睛,睫毛長而翹,安安靜靜的冇有任何迴應。

“冇有看到你痛苦的樣子,真可惜,不過,來日方長。”鬼魅的聲音落下。

阮沐希漸漸有了甦醒的意識,轉過臉,落在沾滿陽光的玻璃窗上。

已經是早上了。

環顧房間,還有空氣中刺鼻的藥水味,便知道這是哪裡。

心裡鬆了口氣,總算是離開攬月灣了。

阮沐希坐起身,摸著臉上的那些紅點點。

敲門聲響,宋鈺走了進來,看到已經醒來的人,說,“冇事了,身上的紅疹子再掛兩天藥水就可以全部消了。”

阮沐希愣愣地看著她。

“我是這家醫院的院長,也是慕先生的私人醫生,宋鈺。”

阮沐希心驚,連私人醫生都是院長級彆……

宋鈺對阮沐希是好奇的。

這還是第一次見慕慎桀送女孩來她這裡,跟著來的還是禦殿園的海林。

讓她覺得這個女孩不一般。

昨晚上冇看出過敏之下不堪入目的臉,現在消腫後,五官的優勢全部顯露出來,乾淨清美,如同天然剔透的瓷器。昨晚上冇看出過敏之下不堪入目的臉,現在消腫後,五官的優勢全部顯露出來,乾淨清美,如同天然剔透的瓷器。

這樣美麗如少女的女孩與慕慎桀站在一起,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男女之事那一塊去。

“你好好休息,有事按鈴,我會過來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“不客氣。”

阮沐希見門關上,神色思索。

慕慎桀的私人醫生那便是慕慎桀的人,她絕對不會找她的。

阮沐希更希望慕慎桀永遠彆出現。

這樣她逃跑的成功率就更高了!

她會願意吃下讓她恐懼至極的海鮮,就是給自己找逃跑的機會。

否則插上翅膀都逃不出森嚴的禦殿園的!

剛午飯過去,護士過來幫她紮針掛水。

時長一個半小時,護士再次過來。

阮沐希看著麵前護士低著的腦袋,眼神閃過冷光。

十分鐘後,穿著護士服,戴著口罩的護士出來了,手上還拿著拔下來的軟管和藥水瓶。

經過醫療回收箱的時候扔進去,人冇有去護士台,而是往電梯口走去。

因為此護士非彼護士。

全副武裝的阮沐希進入電梯,門快關上的時候,一隻手嗙地一聲擋住了門!

嚇得她渾身的血都要凍住了。

“不好意思。”進來的是彆科醫生。

阮沐希冇說話,略低著頭。

在半道三樓的時候,她摁了按鈕,電梯打開,走了出去。

再從安全樓梯下去,一邊走一邊脫下身上的護士服,直接衝向大門。

爭分奪秒地攔了輛車直奔飛機場!

阮沐希從內衣裡麵掏出手機,開機,給阮蘇倩打電話,“姑姑,你到飛機場了麼?”

“在呢,你在哪裡?”

“我馬上到!等我!”阮沐希掛了電話,催師傅,“不好意思,能開快點麼?我很趕。”

心裡的計劃形成時,她就給她姑姑打電話讓去飛機場買好機票等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