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生吞小說》 小說介紹

馮國金問,屍體怎麼發現的?那大坑離樓有一百米,周圍連條狗都冇有。老張說,想撿幾塊磚頭在陽台壘個花壇,坑周圍堆的都是磚頭,以前還堆了不少建材,都被人偷走賣了。我溜達到坑邊就看見了,當時已經蓋了一層雪,認了半天纔看明白是人,還以為是商場扔的假模特。... 老頭兒姓張,退休工人,在33號樓住十年了。樓剛建起來時,鐵西區除了工廠,一半還是棚戶區。開發商原本是本市挺有實力的一個老闆,後來因為在工廠拆遷中侵吞國有資產被一幫老乾部集體告了,跑路國外再冇回來。當時3

《生吞小說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老頭兒姓張,退休工人,在33號樓住十年了。樓剛建起來時,鐵西區除了工廠,一半還是棚戶區。開發商原本是本市挺有實力的一個老闆,後來因為在工廠拆遷中侵吞國有資產被一幫老乾部集體告了,跑路國外再冇回來。當時33號樓已經建好,賣出了十幾套,裡麵冇蓋完,之後就一直那樣。買了房的住戶知道自己被騙了,公家不管,物業也冇有,走廊裡連燈都冇裝,隻能啞巴吃黃連。老張花了半輩子積蓄給兒子買的婚房,老伴兒死得早,想把自己托付給兒子。哪承想上當,挺了兩年挺不住了,兒媳鬨離婚,兒子隻能搬出去租房子住。老張本來也想跟著走,但不知道從哪兒又傳出來訊息,說政府要收回兩棟爛尾樓動遷,土地充公。有了動遷費,老張的血本就能回來不少,於是老張決定不走了,做釘子戶。想不到一釘就是十年,拆遷政策冇等來,等來一幫要飯的,還有家裡人不管的精神病,三五成群住進樓裡那些空單元,白天偷東西,連走廊裡積的酸菜都偷。夏天開門炒菜,炒完一盤擱客廳,轉頭進廚房再出來,菜就冇了。後來不知道誰傳的,外麵都說這是鬼樓,菜是鬼吃的。幾家釘子戶一商量,連打帶罵把那些“鬼”都集中攆進冇蓋完的那幾層樓去了。到了半夜,“鬼”到處亂跑,大喊大叫,還有過失足墜樓摔死的,更邪了。33號樓終於符合外人的想象,鬼樓的帽子算扣實了。釘子戶們也攆累了,習慣了。在這種地方住上十年,自己是人是鬼都分不清了。

馮國金問,屍體怎麼發現的?那大坑離樓有一百米,周圍連條狗都冇有。老張說,想撿幾塊磚頭在陽台壘個花壇,坑周圍堆的都是磚頭,以前還堆了不少建材,都被人偷走賣了。我溜達到坑邊就看見了,當時已經蓋了一層雪,認了半天纔看明白是人,還以為是商場扔的假模特。馮國金問,動過屍體嗎?老張說,哪敢啊,發現就報警了。馮國金問,之前幾天有冇有見過什麼生麵孔?兩棟樓裡有冇有行跡可疑的人?老張說,警察同誌,那些人都不是人了,你說有誰不可疑?馮國金說,行了大爺,謝謝你,留個電話住址,回頭可能還需要你隨時配合警方工作,想到什麼也可以打電話給小鄧,你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搬走吧?老張說,放心,我應該會死在那樓裡。

安排人開車把老張送回去後,馮國金決定今晚就睡在隊裡,腦子裡太多事要想,他得一個人靜靜。

宿舍裡有台電視,小鄧已經坐那兒看了。他也不回家,二十五歲冇結婚,跟父母住,平時就不愛回去,工作上乾勁兒挺足,是刑警學院優秀畢業生,腦子夠用,就是脾氣太沖,馮國金有時覺得他挺像深圳那個小吳。地方台正重播春晚上趙本山跟範偉的小品《心病》。原來小品一等獎冇給趙本山,給了牛莉跟黃宏的《足療》。自己怎麼對這個小品一點印象冇有呢?應該是漏掉了冇看著,那十幾分鐘裡自己乾嗎去了?說什麼也想不起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