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生吞小說》 小說介紹

那個大坑就不是凶手原本計劃的拋屍地點,而是出於什麼原因,不得已把屍體扔在那兒的。再大膽一點,很有可能他是打算再回去把屍體帶走,轉去計劃好的地點埋屍,但是——小鄧打斷說,但是在折回來之前被張老頭兒先給發現了。... 小鄧跟著範偉嘿嘿笑了兩聲。馮國金示意小鄧把電視關了,點根菸,問,你怎麼看?小鄧也點了根菸,說,屍體脖子有成片出血點,很典型,強姦過程中掐脖子窒息死亡,我自己的直覺也是姦殺。馮國金插了一句,因為女孩漂亮?

《生吞小說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小鄧跟著範偉嘿嘿笑了兩聲。馮國金示意小鄧把電視關了,點根菸,問,你怎麼看?小鄧也點了根菸,說,屍體脖子有成片出血點,很典型,強姦過程中掐脖子窒息死亡,我自己的直覺也是姦殺。馮國金插了一句,因為女孩漂亮?小鄧冇否認,繼續說,冬天,姦殺案基本都發生在室內,熟人作案的比例更高。所以我推測,被害人可能是被熟人騙到鬼樓裡實施強姦,遭到反抗被殺,最後拋屍在大坑裡。不管怎樣,都得先在33號樓裡排查一遍。難度確實有點大,但人員太雜。釘子戶的可能性不大,冇有人傻到會把屍體扔在自家門口,乾等著被抓。就算藏在樓裡任何一間毛坯房,恐怕都很難被人發現,除非是作案途中被人撞破,倉皇逃跑,但那又說不通為什麼屍體現在才被髮現,當時就該有人報案。假設凶手真是精神病,那強姦和殺人發生在大坑裡也有可能,抓起來也更難了。精神病也知道害怕,我三姨夫就是精神病,自己做了錯事,清醒過來也知道跑。要真是精神病,那女孩就是白死。這又有一個問題,大坑距離鬼樓不到一百米,如果案發就在那裡,被害人一定會喊叫,周圍不至於冇人聽見。總之還得等屍檢報告出來,先確定死因和死亡時間。好像有點亂,我再捋捋。

馮國金點點頭說,但是,身上衣服全不見了,現場周圍也冇找到。假設是為了銷燬證物,那麼衣物一定沾染了跟凶手相關的證據,精神病想不到這麼周全吧?所以我推測,是正常人乾的,而且,人根本不在33號樓裡,大坑就是他用來拋屍的,但正常人都知道,那裡根本不是理想的拋屍地點,就算扔在那兒了,為什麼不掩埋?衣物都知道銷燬,為什麼不毀屍滅跡?明目張膽丟那兒,知道早晚會被人發現,都懶得遮蓋一下?如果不是故意的,怎麼解釋?

小鄧追問,怎麼解釋?

馮國金說,也許,那個大坑就不是凶手原本計劃的拋屍地點,而是出於什麼原因,不得已把屍體扔在那兒的。再大膽一點,很有可能他是打算再回去把屍體帶走,轉去計劃好的地點埋屍,但是——小鄧打斷說,但是在折回來之前被張老頭兒先給發現了。馮國金說,對。接著又點了一根菸。小鄧居然有點興奮,說,這個推測有點意思啊馮隊,你怎麼想到的?薑還是老的辣啊。馮隊說,彆拍馬屁,趕緊睡吧,明天一早還得開會,到時聽聽大家都怎麼想。

馮國金躺在上鋪冇閤眼。他始終冇告訴小鄧自己可能認識死者,他也怕自己認錯,冇必要誤導誰。但就在熄燈的一瞬間,那個名字突然自己從角落裡鑽出來了——黃姝。是這兩個字。假如真是那個女孩,他就明白為什麼自己對她有印象。從小到大,嬌嬌帶回家裡的同學就這麼一個,馮國金忙,這麼多年幾乎冇替嬌嬌開過一次家長會,楊曉玲也少,都是她姥爺去。嬌嬌從小話多,小時候放學回家總愛主動講學校裡的人和事,她姥爺鼓勵她講,說是鍛鍊表達能力,馮國金再不上心,聽多了也記得住一兩個名字,“黃姝”是提及最多的那個。嬌嬌說黃姝是她在班裡最要好的朋友,長得好看,會唱歌會跳舞,當文藝委員。再就是有一個叫王頔的男孩子,是她同桌,總揪她辮子,全班最討厭的人就是他。早年有幾次嬌嬌想邀請黃姝到家裡玩,都被楊曉玲以嬌嬌週末要上鋼琴和書法課為由給否決了。上了初中,嬌嬌考上育英,黃姝去了藝校,分開了也冇走遠。就在一年多前,嬌嬌把黃姝帶回家吃飯,本來馮國金跟楊曉玲應該在的,但是楊曉玲突然說要出去應酬就走了,馮國金接手把一桌菜做好,他記得自己還特意蒸了十個鮑魚和一盆大蝦,女孩子長身體多吃蛋白質好。後來他接到隊裡電話有事,可去可不去,他想想自己在家怕倆姑娘也不好意思,就決定去了。出門前一刻,嬌嬌帶著黃姝進門,他簡單打了個招呼。女孩挺有禮貌的,但令馮國金印象最深的是,她看起來特彆成熟,個子比嬌嬌高出半個頭,染了個紫頭髮,看著像十七八歲了,一點學生氣都冇有,可她當時應該跟嬌嬌同歲啊,十四五歲差不多。

馮國金想給楊曉玲打個電話,看錶都快十二點了,算了。最後發了條簡訊,說自己今晚住隊裡,不用等他,門記得反鎖。還囑咐楊曉玲明天一早給嬌嬌打電話讓她馬上回家,不要再賴在同學家了,最好楊曉玲親自去接一趟,到家了給他報個平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