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師姐們都是扶弟魔》 小說介紹

《師姐們都是扶弟魔》小說免費閱讀!這本書是蘿蔔丁殺手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,主要講沈峰,宋婉雲的故事。講述了:

《師姐們都是扶弟魔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居高臨下地看著腳下的男人,沈峰如同王者俯瞰。

他,就像是在看一隻螻蟻。

而床上的周小倩也連忙驚恐地躲到了床角,死死地捂著胸口瑟瑟發抖。

“啪!”

離地最近的她,猛然聽到這個聲音時,突然回過神來。

她的目光微微一顫,這怎麼跟雞蛋破殼的聲音如此相像?

“啊啊啊啊!”

沈文陽爆發出了殺豬般的叫聲,拚命地不停掙紮,奈何沈峰的那隻腳如同泰山壓頂,他根本掙脫不了半分。

痛!

好痛!

剩下站著的那幾個沈文陽的朋友,嚇得更是冷汗淋漓,腿肚子打顫。

明明外麵是六月天,豔陽高照,他們隻覺一股寒氣直往腳底衝至頭頂。

如今沈峰在眾人的眼中,宛若從地獄而來的死神修羅!

若不是下盤劇烈的疼痛感,席捲著沈文陽的全身,他這會兒早就被嚇昏了過去。

隨著沈峰抬開了腿,沈文陽如同蝦米一樣蜷縮著身子,抱著肚子在地上翻來滾去。

慢悠悠地坐在了婚床邊,沈峰嘴角微微一勾,愉悅地欣賞著眼前這一幕。

殊不知,他欣賞風景的同時,彆人也在欣賞他。

看著男人寬厚的後背,周小倩心想這男人雖然穿著樸素,但是氣質斐然。

她的雙頰微微一紅,如果不是這個小哥哥出手,她早就**了……

隻是當她的目光落在青年的眼上纏著的白紗時,周小倩心中一陣惋惜,這麼好看的人,竟然是個瞎子?

“我……同你無冤無仇!”

“你為何要對我下如此狠手!”

地上的沈文陽苟延殘喘,他一臉憤恨地瞪著沈峰,一口銀牙都恨不得咬碎了。

每說一個字,都用儘了他全部的力氣。

痛!

實在是太痛了!

他竟然被一個瞎子毀了後半生!

看著這同父異母的哥哥,痛苦成這般模樣,沈峰嘴角浮現一抹譏笑。

“你跟我有冇有仇不重要。”

“沈家大少隻需要記住,我是沈家的報應,我會覆滅整個沈家。”

“而讓沈家斷子絕孫,隻是我複仇的第一步。”

這是哪裡來的神經病?

真是好大的口氣!

誰不知道沈家那可是魔都的第一家族,光是跺跺腳,都能讓整個魔都震上一震。

一個瞎子還想要覆滅第一家族?

他怕是活在夢裡!

沈文陽氣地呼吸急促,頓時汗如雨下,抱著肚子跪地歇斯底裡地吼著:“來人……”

“來人啊!”

“你們都是廢物嗎!趕緊叫人啊!”

“給老子上!”

“老子管你是什麼人,你敢動老子的命根子,老子今天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!”

周圍的那群富家子弟的心尖一顫,嚇地回過神來。

今日/本就是沈家大喜之日,沈家裡裡外外增加了不少保鏢,被圍地密不透風。

房門被踢開,進來了一群氣勢洶洶的保鏢,皆為凶神惡煞。

這些人隻聽沈家大少的號令。

“上啊!給老子弄死這個瞎子!”

隨著沈文陽一聲令下,保鏢們一個個如同惡虎一般,朝著沈峰撲了上去。

本以為這傢夥就是一個膽大包天的瞎子,再怎麼樣兩拳也難敵四手。

就連縮在床角的周小倩,也是驚撥出聲,替沈峰捏了一把冷汗。

冇想眾人壓根還冇看清沈峰如何出手,隻見他的影子竟形同鬼魅。

“啊!”

“啊!”

“啊!”

沈峰出手利落乾脆,下一秒這群威猛的保鏢們竟全被撂翻在地。

抱頭的抱頭。

抱肚子的抱肚子。

痛地直打滾。

要知道沈家的保鏢,可都是經過安保公司的專業訓練,其中還有兵王。

哪個不是以一敵十?

現如今卻連一個瞎子都打不過?

眾人一陣膛目結舌。

“你……真是盲人嗎?”

身後響起了女人的驚呼之聲,隨著沈峰一回頭,就對上了周小倩疑惑的目光。

他在心中忍不住自嘲。

他雖開了天眼,行動同常人無異。

但是他的眼睛卻天生隻有眼白,冇有黑眼珠,所以還是盲人一般。

老頭花費這麼多精力,也算是治好了他的眼睛。

隻要等他滿二十二週歲,就可摘下這塊白紗,他可重見光明,與常人無異。

也不會影響使用天眼透視。

如今距離他二十二歲,隻剩下三個月了。

冷不丁一見沈峰同自己對視,周小倩心跳加速,雙頰更加羞紅。

卻也是這時,一道怒不可遏之聲傳來。

“這到底怎麼回事!”

看著婚房裡一片狼藉,婚床上不僅破了個洞,地上還癱倒了一大片的人。

沈家家主沈傲山一進來,冷不丁看到這一幕,臉色唰地變地陰沉無比。

而他旁邊的夫人陳美豔,一看寶貝兒子臉色煞白,更是急地團團轉。

“兒啊,你這是怎麼了!”

“你不要嚇媽啊!”

沈文陽撲進了陳美豔懷裡,哭地撕心裂肺:“媽!你可一定要給我報仇啊!”

“就是他!”

“這個瞎子竟然廢了我的子孫根!”

沈家的香火就靠沈文陽延續。

一聽他的子孫根被人廢了,沈傲山怒火中燒,氣湧翻升直往頭頂衝。

他的眼睛裡都在冒火,咬牙切齒道:“來人!”

“給我攔住他!”

就憑一群廢物還想攔住他?

同老頭在山上修習這麼多年,冇一個人是沈峰的對手。

沈峰哂笑:“沈家家主不妨看看我是誰?”

眉頭微微一皺,沈傲山打第一眼,也莫名覺得這瞎子有種熟悉之感。

瞎子……

還有這五官……

似是聯想到了什麼,沈傲山的瞳孔驟然一震,身形有些搖晃:“你……竟然是你!”

“煞星!是你這個煞星!”

看著沈傲山的反應,陳美豔也艱難地吞了一口唾沫,臉色難看至極。

這小孽種竟然還活著?

不僅還活著,還回來報仇了?

那可是狼窩啊,這都不死,那小孽種命可真大!

“當年你拋妻棄子,著急將這個賤女人接回來做正室,將我母親趕走,讓她生死不明。”

“又將我丟在狼窩。”

“沈家家主,你的好日子到頭了。”

“隻要我活著一天,沈家就無一日安穩!”

強壓下心中滔天的恨意,沈峰邁步走到了沈傲山近前,聲線都有些發抖。

他恨不得殺了這個男人!

血洗整個沈家!

但是……

僅有的一絲理智告訴他,絕對不能這麼便宜了沈家。

他,要成為整個沈家的噩夢!

“煞……煞星……”

嘴唇一陣哆嗦,迎麵撲來的威壓更是讓沈傲山大失分寸,他撲通跌坐在地。

直到目送著沈峰離開的背影,沈傲山的雙目充血,艱難地舔了舔乾枯的嘴唇。

不!

他一定不能讓這個煞星危害沈家!

安然無恙地出了沈家莊園大門,沈峰長吐了一口濁氣。

索性沈傲山他們這會兒忙著處理沈文陽的傷,估計不會再追上來了。

沈傲山難登大雅之堂。

彆看他是一家之主,真正主事的還是沈傲山的哥哥。

那個人,纔是沈峰的對手,也是當初口口聲聲說他是煞星之人。

更是能讓沈峰最忌憚之人。

“謝謝你救了我。”

“你這是想去哪兒,我有車可以載你一程。”

恰在這時,身後響起了一道軟糯的女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