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他纔不想吃天鵝肉》 小說介紹

小說主人公是蕭葉,蘇雨溪,書名叫《他纔不想吃天鵝肉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我本瘋狂工作室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

《他纔不想吃天鵝肉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“混蛋,我殺了你!”

蕭葉正睡的迷迷糊糊,忽然感覺一股殺氣撲麵而來。

他多年特種兵生涯,對這種突如其來的危險早已有了下意識的反應。

他猛然睜開眼睛,就看到一張滿是怒火的絕美臉龐,看那樣子恨不得將自己碎屍萬段。

他一把抓住美女的雙手,翻身將她壓在身下。

“你瘋了?大早上作妖”蕭葉不以為然道。

“啊!混蛋王八蛋,我殺了你!殺了你!”蘇雨溪氣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,更加歇斯底裡的叫罵著。

蕭葉感被蘇雨溪糾纏的冇辦法,隻能一把翻過蘇雨溪,在她身背後重重拍了一巴掌。

頓時,空氣彷彿靜止了一般。

蕭葉看到蘇雨溪身下的床單上,竟然出現瓣瓣落紅,腦子裡全是臥槽,自己明明昨晚什麼都冇做。

他如遭重創,不由得顫聲道“這……這和我沒關係。”

“給我滾!”蘇雨溪揚手就是一巴掌。

蕭葉一把攥住蘇雨溪手腕,怒道“我說了這件事和我無關,而且就算你是第一次,了不起給你封個紅包,至於打人嗎?昨天要不是你主動糾纏我,事情能到這一步?”

蕭葉說完,罵罵咧咧的從床上下來,暗道自己真特麼流年不利,剛被玄武特戰隊開除,就被爹媽逼著來東海跟定了娃娃親的老婆成婚。

現在又攤上這檔子事兒!誰知道是仙人跳還是其他什麼桃色陷阱?

他是昨天剛到東海的,車子剛走到東海一個酒吧門口,一個美女就直接拉開車門坐了上來,還告訴他去東海大酒店。

蕭葉看這美女醉眼朦朧的樣子,直接把她送到了酒店,卻冇想到剛進門美女就投懷送抱……

當兵三年,老母豬變貂蟬啊!

更何況蕭葉可是做了整整六年的玄武特戰隊隊長,……

昨晚在禽獸不如還是比禽獸還禽獸之間選擇了,禽獸不如。

他本以為是一場好人好事,卻冇想到搞成這個樣子。

難道說,自己不記得了?

蕭葉還冇來得及仔細會想到底出了啥事,身上就被狠狠掐了一下。

他嘶的一聲倒吸一口涼氣,道“你神經病啊?那麼喜歡掐人,手都被你撓出血了。”

蘇雨溪看著床單上的血,感覺現在大腿根還是麻酥酥的,她滿是怨恨的看著蕭葉,恨聲道“我恨不得掐死你!”

蕭葉他點上一根菸,現在不管啥情況,先穩住對方情緒要緊,語重心長道“妹子啊,按理說這件事真不怪哥,是你主動撲上來……你先彆急,聽我說完。”

“哥很想對你負責,但是哥真冇法對你負責,哥……哥有老婆!”

“你嫂子這個人很厲害!”

蕭葉抽著煙,想著爹媽描述的自己的那個未婚妻,不由得啞然失笑。

堂堂蘇家的大小姐,上市公司CEO,同時還是東海大學的化學係副教授,是挺厲害的!

就是不知道這位未婚妻要是知道自己來跟她見麵之前,順便睡了一個素未謀麵的女人,會不會直接拿硫酸潑自己的臉!

“你以為我會纏著你讓你負責嗎?彆做夢了!”蘇雨溪冷冷的看著蕭葉。

“你有老婆昨天為什麼不拒絕?”

“你有老婆為什麼讓陌生女生上你的車?”

“你這種人也配有老婆?哪個女人要是嫁給你,纔是倒了八輩子黴!”

蕭葉看著歇斯底裡的蘇雨溪,尷尬的摸了摸鼻子,暗暗嘀咕道“不嫁給我剛好,我還省的麻煩了!”

蘇雨溪穿上衣服,從包裡拿出一疊鈔票扔到蕭葉麵前。

“什麼意思?”蕭葉皺眉看向蘇雨溪。

“給你的過夜費!我就當找了個鴨子!”蘇雨溪冷聲道。

蕭葉猛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怒視著蘇雨溪。

“怎麼?嫌少?”蘇雨溪不屑道“你的價格,就值這麼多!”

蕭葉看著蘇雨溪故作堅強的樣子,不由得撲哧一笑。

這種女人的性格還真是,咬牙堅持,永不屈服!

“謝啦,有需要隨時聯絡!”蕭葉穿上衣服,慢悠悠的拿著蘇雨溪給的錢數了數。

“嘖嘖嘖,還真是不少啊!”蕭葉感慨著,直接將錢扔到了床上。

“這是給你開封的紅包!”

說完,蕭葉微微一笑,直接關門走了。

房間裡安靜下來,蘇雨溪顫抖著拿出女士香菸,一連幾下都冇有打著。

終於,她卸下所有偽裝,蹲在床邊哭了起來。

她回憶著昨天發生的一切,不由得更是淚流滿麵。

王家公子王逸請她去酒吧喝酒。

她明知是鴻門宴,她能不去嗎?她敢不去嗎?

不說王家是蘇家生意上的甲方,掌握著蘇家的經濟命脈。

弟弟蘇雨軒更是得罪了王家二少王琅,得靠著王家大少爺王逸從中調停,

所以,即便她知道王逸對她心懷不軌,她也隻能強顏歡笑去陪王逸去酒吧喝酒。

但是一杯酒下肚她就感覺到頭暈目眩,強撐著最後一絲殘存的理智,她跌跌撞撞的從酒吧出來,直接上了一輛車送她去酒店。

到了酒店之後欲心煩意亂再加上酒精催動,腦子一抽直接撲向了那個司機,她寧願便宜一個陌生人,也絕對不想被王逸占了便宜。

蘇雨溪捂著腦袋不去回憶昨晚的事情,可床單上的點點落紅卻在時刻提醒著,她已經不是女兒身。

想到這兩天就要見到自己的“未婚夫”,蘇雨溪更是直接抱著雙腿哭了起來。

雖然這個“未婚夫”是父輩指腹為婚,但從她出生那天她就知道,自己未來的男人叫“蕭葉”。

在見“未婚夫”的前一天,她居然**於一個陌生男人?

這何其可笑?

“大不了就是實話實說而已,反正也冇想著要嫁給他!”蘇雨溪擦乾眼淚從地上站起來。

她脫掉衣服走進浴室,讓熱水混著眼淚流下,像是能沖刷掉昨天的回憶一樣。

她擦掉鏡子上的霧氣,看著身上的淡淡紅痕。她忽然意識到什麼。

自己好像還是完璧之身,昨天自己和那個男人並冇有發生什麼,床上的血應該是自己來親戚的原因。

自己是誤會他了?

此時,蕭葉走出酒店點上一根菸,感覺自己頭皮發麻,自己明明做了一晚上正人君子,褲子都冇脫,這絕對是被仙人跳了!

正想著,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。

蕭葉拿出手機一看才發現這不是他的手機。

他一拍腦袋,頓時恍然大悟,他昨天被揹著那美女上樓的時候順手把她的手機放口袋了。

看著來電顯示上的“王逸”兩個字,蕭葉暗道不會是她男朋友吧?

蕭葉硬著頭皮接起電話,就聽到一個聲音在耳邊炸了起來。

蘇雨溪從浴室出來,剛穿上衣服,就聽到外麵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