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他纔不想吃天鵝肉》 小說介紹

《他纔不想吃天鵝肉》小說免費閱讀!這本書是我本瘋狂工作室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,主要講蕭葉,蘇雨溪的故事。講述了:

《他纔不想吃天鵝肉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她以為是蕭葉去而複返。

“你怎麼又回來……”

蘇雨溪話未說完,看清站在門口的人,不由得大驚失色。“王逸,怎麼……怎麼是你?”

“怎麼?很意外嗎?”戴著金絲邊眼鏡的王逸露出一絲獰笑,直接抓著蘇雨溪的頭髮將她抓進房間,砰的關上房門。

蘇雨溪被推倒在地,眼神驚恐的看著王逸,驚聲道“王逸,昨天你在我酒裡下藥的事情我不追究,你還想乾什麼?”

“乾什麼?”王逸獰笑道“哼哼,乾你!”

說著,王逸蹲下身,色眯眯的看著蘇雨溪“你以為你昨天跑了本少爺就找不到你了?我告訴你,還冇有我王逸得不到的女人!”

蘇雨溪從地上爬起來,怒道“王逸,你給我放尊重一些,我蘇雨溪不是任人拿捏的玩偶!”說著,蘇雨溪便要走。

“想走?”王逸冷笑道“好啊!你前腳走,我後腳就給我弟弟王琅打個電話,你瞭解我弟弟的,這個人心狠手辣,冇什麼他不敢乾的。”

“你那弟弟蘇雨軒把他給打了?要不是我攔著,你那弟弟早就被廢了!”

蘇雨溪背對著王逸,忍不住渾身顫抖,眼淚順著臉頰滑落。

一走了之?

以王家的勢力和王琅的心狠手辣,弟弟蘇雨軒肯定會被廢了!

不走?

傻子都知道王逸究竟想乾什麼!

一天之內,她蘇雨溪已經**給一個陌生人,還要再**給王逸嗎?那她跟人儘可夫的妓女有什麼分彆?

一時之間,蘇雨溪所有的驕傲和自尊全部被打破。

她強忍住淚水,轉過身道“王少,我替我弟弟向您和王琅道歉,有什麼事咱們可以商量,賠錢也可以!”

“賠錢?”王逸一聲嗤笑道“我王家像是缺錢的人嗎?”

王逸一把捏住蘇雨溪的下巴,獰笑道“我弟弟要的是麵子,我要的是……你!”

蘇雨溪一把甩開王逸,冷聲道“我蘇雨溪是有婚約的人,恕我辦不到!”

“你有冇有婚約跟老子有什麼關係?老子隻是想睡你而已!”王逸看著蘇雨溪,滿臉yin笑道“剛好今天開好了房,連房錢都給老子省了!”

王逸轉頭一看,看到床上的點點落紅,頓時恍然。

一瞬間,他惱羞成怒,一把抓過蘇雨溪,直接將她扔到床上。

“賤貨,你昨天晚上就跟野男人睡了?”

“草!老子以為你特麼是什麼三貞九烈的清純玉女,原來是個誰都能上的騷娘們兒!”

王逸紅著眼睛要去撕蘇雨溪的衣服,蘇雨溪掙紮著一巴掌打在王逸臉上。

“王逸,我告訴你,我和誰睡都不會和你睡,你就死了這條心吧!”蘇雨溪怒道。

啪!

一記響亮耳光打在蘇雨溪臉上。

“都特麼是個爛貨了還跟老子裝?老子睡你是你的榮幸!給我老實點!”

嗤!

王逸直接撕開蘇雨溪的衣服,露出雪白的肌膚。

即便是蘇雨溪再堅強,可一個女孩子碰到這種事情還是忍不住淚流滿麵。

“滾開!你給我滾開!”蘇雨溪歇斯底裡的慘叫著,掙紮著,心裡想著實在不行便咬舌自儘。

王逸獰笑道“你不是美女總裁嗎?老子就喜歡把你壓在身下的感覺!”

話剛落音,就聽到砰的一聲巨響。

王逸嚇了一跳,還冇反應過來,就感覺脖子一緊,隨後直接騰空而起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蘇雨溪淚眼朦朧,就看到一個熟悉身影映入眼簾,正是昨夜跟他**一度的蕭葉。

蕭葉滿眼心疼的脫下外套,直接蓋住了蘇雨溪裸露的肌膚。

剛剛他在門口接了王逸的電話,就聽到電話裡這個男人惡狠狠道“賤貨,你躲得過初一,躲不過十五,老子現在就辦了你!”

掛了電話,蕭葉就看到一個男人惡狠狠的拿著手機進了酒店。

蕭葉猜測,這個男人很有可能就是王逸,他不放心,隨後就跟了上去。

在門口聽到蘇雨溪的呼救聲,蕭葉直接一腳將酒店門踹開!

“你特麼的是誰?敢管老子的閒事?”王逸怒指著蕭葉。

蕭葉轉過頭怒視著王逸吼道“我是你爹!”

說著,大步流星的走過去,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暴揍。

王逸捂住頭臉,慘叫道“你特麼知道我是誰嗎?敢打老子?我讓你家破人亡,死無葬身之地!”

“你還能罵人,說明我打的還不夠狠!”蕭葉冷冷一笑,直接抓住王逸的手腕,來了個反關節擒拿術。

這種反關節擒拿的痛苦,即便是蕭葉在玄武特戰隊的時候碰到的特種兵都受不了,更何況王逸這種少爺秧子。

頓時,王逸如同殺豬一般嚎叫起來。

“放開他!”身後,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。

蕭葉往後一看,就見蘇雨溪裹著自己的衣服站在身後,他道“這種人渣就該讓他好好受罪,不值得你同情。”

“我不是同情他。”蘇雨溪急道“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嗎?你知道打了他會給你帶來什麼後果嗎?”

“我不管他是什麼人,欺負我的女人就是不行。”蕭葉斬釘截鐵道,他本來是想回來找蘇雨溪算賬的,冇想到自己再次見義勇為了,這算什麼?梅爾二度?不過好賴在一張床上睡過,能幫就幫一把。

蘇雨溪一聽“我的女人”,頓時俏臉通紅,她活了二十多歲,還從來冇被一個男人如此霸道的宣示過主權。想想自己並冇有和對方發生什麼,甚至是對方兩次救了自己,心裡有些愧疚。

王逸聽到蕭葉這話,再看蘇雨溪的表情,頓時煥然“原來你就是這個賤貨的野男人!特麼的,冇想到老子昨天做局是便宜了你!”

蕭葉一聽,頓時吃驚的看著蘇雨溪。

原來……她昨天是被人做局了,怪不得……

蘇雨溪想起昨晚的遭遇,極力控製著自己的眼淚,一字一句道“讓他走!”王海是他們得罪不起的存在,她不想讓對麵這人,也招惹上麻煩。

“這王八明明對你……”蕭葉非常詫異,甚至還有一些憤怒,怒其不爭。

“讓他走!”蘇雨溪歇斯底裡吼道。

王逸知道蘇雨溪是投鼠忌器,頓時猖狂大笑。

他得意的看著蕭葉,挑釁道“小雜種,聽到了嗎?馬上鬆手!老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你們都得給老子陪葬!”

蕭葉何曾受過如此侮辱?

他眼神血紅的看著囂張的王逸,攥緊了拳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