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下玄門震動》 小說介紹

陳促,雲青嵐是《天下玄門震動》小說裡麵的主角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浮夢流年,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:

《天下玄門震動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我哪敢停止做法,官印丟進了雞血中,對著一疊黃紙就按了下去,血當下透了七八層的黃紙!

耳畔嗡嗡作響,我精神像是被抽空一般。

“律令!陣型壓製!”我大喝一聲提神,倆陰兵血氣上湧,又凶了三分。

其他陰魂臣服我的兵符後,身上也掛了血痕,吃痛後激起凶性,麵露猙獰。

看到陰兵率先撲向女厲鬼,其他的陰魂也跟著圍上去!

青煙滋滋冒起,被七手八腳地抓住,女厲鬼痛苦地發出了尖嘯聲!

磁場之間強弱懸殊,下一刻陰兵陰魂全給彈飛了!

新兵蛋子收束都難,更受不了飽蘸雞血的黃紙反噬,指望它們是不成了。

我冇彆的辦法了,隻能用絕招了。

我拉開衣服,亮出胸膛,一聲大吼:“你過來呀!”

這可不是乾不過女鬼就耍流氓。

而是為了亮出阿婆為了保護我,在我胸口上紋的那個駱越小血人。

那就是我最後的倚仗!

女厲鬼撲了過來,剛剛衝到我麵前,下一刻就慘嚎一聲,當場彈飛了出去!

我冇有絲毫猶豫,抄起一把蓋過官印的黃紙就扔了出去,“將令!收攝英靈!”

陰兵和陰魂們烏泱泱撲向女厲鬼,把她按在中央。

女厲鬼哪裡捱得住這壓製,身體發虛,彷彿不堪一擊。

我拿起官印和將令,連忙做法收攝!

而就在我做法完成的一刹那,忽然,一陣光芒從濃霧中照過來!

冥車?

我嚇得一屁股坐倒在地!

結果‘嗤’的一聲,車子在我麵前刹住了。

看車內是人不是鬼,還往我這邊張望,我鬆了口氣。

不過也再冇精力照顧他們會想什麼了,連忙收拾傢夥事,搖搖晃晃地回到主婚車。

見我法袍都不脫就上車,助理急了:“陳先生,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,你這樣就上車?”

“有……糖麼……”我打著哆嗦問道。

“抱歉!賓客那邊纔有!”助理氣呼呼地說道。

我現在腦海空白和迷糊交替,彷彿精神給抽乾了,顧不得形象,抓起帶泥的番薯就啃起來。

“你!”助理氣得是夠嗆。

連雲青嵐估計也要鄙視我了。

她們並不知道,我在生死線上走了個來回。

但我好歹知道阿婆為什麼在蛇皮袋裡塞番薯了。

這東西含糖高,是救命的傢夥事!

車子再次啟動。

我一路上連啃四五個番薯,要不是恢複了點精神,臉皮逐漸掛不住,一蛇皮袋都不夠我吃的。

放下半截番薯,渾身發軟的我眼睛都睜不開了,心道再來一撥意外,我也管不了了。

這麼想著想著,我竟沉沉睡去……

……

“陳先生!”

“陳促!都什麼時候了!你趕緊下車呀!”

我模糊睜開眼,身旁車門已經打開,女助理連拉帶拽著我的手要我下車。

正大為光火,可一看她身後穿著正裝的一群男女,我頓時清醒了三分。

不知什麼時候,我已經來到了繁華的城市中。

在金碧輝煌的星級酒店燈光下,我相形見絀的打扮格外刺眼。

嘭!

另一側,車門重重關上,雲青嵐不知道是不是生氣了,一聲不吭地就揚長而去了。

在高跟鞋的襯托下,她身材高挑,顯得氣質拔群。

一群剛纔還圍觀鄙夷我的年輕人,蒼蠅似的卑微跟在她屁股後麵。

“嘔……”

我一陣的反胃,但不是因為那群穿著名牌西裝的富二代。

酒店門口的花盆前,我大口地嘔吐起來。

“陳先生,辛苦了。”司機拍了拍我的後背。

我暗道這司機是明白人,但現在我冇時間感激他。

“今早的土酒!哎喲!可惜了!”

“促哥!你冇事吧!?”

就在我吐得稀裡嘩啦時,倆熟悉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。

冇等回過頭,我就給兩隻手夾住了。

“毛苔!武良夜!他孃的,來了也不吭聲?”我忍不住罵道。

“……”

司機和助理聽到我叫喚,人都愣住了,還以為我想喝酒。

“我媽推我上車的時候我還發矇!”

“對呀,我是給我爸踹上來的,說你馬上要發大財了,以後讓我聽你使喚了。”

右邊瘦高個是武良夜,左邊攙著我的胖子叫毛苔。

二貨都是家門不幸出了酒鬼,登對起了這奇葩名字。

我也好不到哪裡去,阿婆可能覺得賤名好養,給我取名陳促。

“使喚個屁,我身上就幾十塊。”我白了他們一眼。

冇等兩發小哭爹喊娘叫苦,乾練的小助理先橫了眉:“陳先生,能換件衣服麼?或者嫌這打扮不夠引人注目?”

我也知道這樣不合適,所以準備跟小助理去換衣服。

可就在這時候,一群人手忙腳亂從酒店裡跑出來了!

我們定睛一看,臉當時就白了!

不是因為人群裡有雲青嵐,更不是因為身邊男女老少都慌慌張張的。

而是為首的滿頭大汗的中年壯漢,此刻疊羅漢似的,揹著兩個人!

或者說,是一人一鬼!

要知道揹著有些瘦弱的紅衣中年人已然不易,背後趴著個穿著白衣服的女子還能健步如飛!?

可能麼!?

今天活見鬼了,運勢那麼低!?

就在我還冇從震驚中反應過來,中年人另一側,若隱若現的,有個小女孩正拉著他的手!

媽的,這也太凶戾了!

這男的是犯衝了怎麼的?竟招來這倆臟東西!

似乎察覺到我的目光,那小女孩木訥地扭過頭,全白的雙目煞氣十足,嘴角還裂到了後耳根!

我連忙裝成冇看到,扭頭去看旁邊的司機!

結果司機裝得比我都無辜,就跟瞎了眼似的!

“去主婚車!”

我和司機都決定裝瞎矇混過關,雲青嵐卻義不容辭了,甚至帶著壯漢往這邊跑來!

“救人呀!愣著乾什麼!還不快啟動車子!?”雲青嵐看我們這表情,急眼了。

我在哪裡?

出了什麼事?

一臉懵圈的我給司機硬塞進了副駕駛位。

至於臉色青灰,麵容扭曲的中年男子,則被揹他的壯漢扶到了後座。

白衣的女鬼和小女鬼就跟活人似的,不是摟著中年男子手,就是掛在他脖子上!

我麵色鐵青,司機也是臉色慘白!

這還不是最絕的,後麵進來的不是彆人,正是雲青嵐!

“爸!您冇事吧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