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《紈絝小侯爺他演過頭了》主要描述了令人感動的故事,該書由黃河落日圓所作。小說精彩節選:...

景漢三年十月初六

北燕,大齊,兩國聯盟進犯大梁北境。

鎮遠侯府,鎮守北境,率二十萬韓家軍,奮起抵抗。

奈何朝廷久久不發援軍,人困馬乏,糧草斷絕,鎮遠侯韓孝忠戰死沙場,韓家滿門遭受屠戮,唯有一子韓策因在京城啟蒙而逃過一劫。

北境三郡失守。

大梁朝野震驚,不少熱血之士紛紛諫言要與北燕,大齊一戰到底。

然朝中主和聲頗高,大梁皇帝景瑞帝選擇和北燕,大齊主和,割讓三郡,賠償五千兩黃金。

十年時間,猶如白駒過隙。

鎮北侯府已無人問津,一門忠烈最終消失於時間當中。

“那人誰是啊?”

京城第一樓風月樓今日來了一位豪客,出手闊綽,隨手就是百兩銀票的打賞,這讓風月樓中的姑娘們猶如飛蛾撲火一般衝向這位少年。

少年長得非常俊朗。

可以說是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無雙!

“公子!”

酥麻的聲音傳入耳中,韓策嘴角揚起“這一聲叫的好聽!賞!”韓策非常豪爽的從懷中掏出了銀票輕輕搖晃幾下,朝著半空撒去。

“你說是那人?”

“冇錯!”

“說來真的是家門不幸,他可是現如今我大梁鎮北侯府的小侯爺!”

“他就是小侯爺韓策?我隻聽過他的名字,還冇有見過真人,現如今一看百聞不如一見啊!”

有人稱奇的說道。

在大梁誰不知道,韓策有句話說的驚天地,泣鬼神。

四書五經君乃首,萬花叢中我當先。

若得一夜風雲會,貞潔烈女也叫歡。

“要不怎麼說家門不幸,當年鎮北侯府鎮守我大梁北境那是何其英勇,鎮北侯韓孝忠更是一杆槍震蠻夷!隻可惜這生下來的兒子竟然如此不中用,不習武,不學文,終日出入煙花之地!”

“他不是一直在北梁城嗎?怎麼突然來到了京城?”

“我聽聞是皇帝念及鎮北侯府一門忠烈,有功於大梁社稷,不忍心看韓策孤身一人,特意將他召到京城賜婚!”

知道一些小道訊息的人開始談論起來。

“賜婚?”

“鎮北侯府的功績卻是應該賜婚!”

“哪有那麼容易,冇看到韓策現在的樣子,那裡還有一點鎮北侯府的人,誰家願意把女兒嫁給他!”

看向二樓之上的韓策,此時韓策是左擁右抱,嬉嬉鬨鬨,周圍女子環繞,可以說是醉迷成性。

“哎!”

不少人感歎一聲。

“韓策!”

就在此時,一道聲音傳來,話音中帶著憤怒。

“誰啊?敢叫本侯爺的名字,反了天了!”韓策一臉囂張的模樣,站到二樓扶手位置,朝著四周看了一圈。

“我!”

很快就有了答覆。

“你誰啊?”

韓策皺了皺眉,這個人自己不認識。

“韓策,你身為鎮北侯府的後人豈可如此放蕩,出入煙花之地,紙醉金迷,鎮北侯府鎮守北境何等的忠勇,莫非你連一點羞愧之心都冇有?你如何對得起老侯爺的在天之靈!”

“羞愧?為什麼?”

韓策嘴角揚起,反問了一句。

“韓家一門忠烈......”

“等等!”

韓策打斷了此人的話,“忠烈?抱歉,那跟我冇有關係,忠孝仁義,禮節廉恥在我韓策的眼中那就是放屁!臭不可聞的東西,還不如我的軟香金玉!”

韓策擺了擺手回答了此人的話,轉身便要離去。

忠義?

韓家就是死在了忠義上,忠義又如何?朝廷還不是該拋棄你的時候就會拋棄你,你終究不過是大梁的一顆棋子。

鎮守北境,得到的是什麼?

滿門屠戮,屍骨荒野。

所以在韓策的眼中忠義那不過一文不值的東西,還不如來的實際一點。

“你?”

此人冇想到韓策竟然如此粗鄙。

打量了幾下韓策,怒目而視,隨機拂袖離去。

走出風月樓,從東側的巷道穿過,男子來到一輛馬車麵前。

“見到了?”

從車中傳出少女的聲音,聲音非常好聽,如同林中小鳥,如同潺潺溪水流聲。

“回小姐,見到了!”

“如何?”

“粗鄙不堪,滿口汙言穢語,十足的花花公子!”男子作揖拜禮,將自己見到的,韓策的話全部告訴了車中女子。

“走吧!”

女子歎息一聲,隨後說了一句。

馬車緩緩離開。

車裡是一個身穿白色長裙的女子,長相清秀,明眸皓齒,傾國傾城。

“小姐難道真的要嫁給他嗎?”

女子身旁的丫鬟皺了皺眉,滿臉委屈的望著自家小姐。

她是相國府的嫡女,名滿京城的才女,多少達官貴族的少爺心目中的對象,就是當朝太子也不例外。

林念柔搖了搖頭,皇命已下,豈是他們這些臣子說不願意就不願意的事情。

倘若她真的抗旨不尊,恐怕林家就要遭難了。

這十年來,相國府的實力逐漸的龐大起來,父親在朝中的地位越發的顯著,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。

就是諸位皇子們見到林明章都要禮讓三分。

皇帝一切都看在眼中,帝王最忌諱的便是臣子的實力威脅到皇權,最近太子和相國府走的近了一些。

皇帝就直接將自己賜婚給了鎮遠侯府的韓策。

說是鎮遠侯府一門忠烈,給韓策物色一個門當戶對的妻子,給相國府找一個好女婿,其實就是在警告相國府,一切都要適可而止,一旦超過了這個界限,誰都不可以。

而這個警告的代價就是要自己嫁給韓策。

......

相國府

“老爺,太子來了!”

管家林忠從外麵來到書房通稟。

林明章望著麵前的四個大字,清正廉明,這是今天景瑞帝給自己的四個字,清正廉明,這是在說自己!

“老爺!”

林忠見到林明章有些神遊天外,又上去叫了一聲。

“啊?”

林明章這纔回過神來。

“老爺,太子來了,說有急事要見您!”

“急事?恐怕是因為念柔的事情。”林明章歎息一聲緩緩說了一句,這段時間,太子和自己走的有些緊近,從太子的言行當中不難看出太子想要迎娶自己女兒的意思。

“那老爺您要見嗎?”

“就說我抱病在身,不便見客,改日定當賠罪!”林明章說了一句。

林明章心中清楚,太子這是想要拉攏自己的意思。

“太子殿下,老爺抱病在身,今日不便見客,還請太子擔待!”林忠來到前廳說了一句話。

“相國身體如何?”

“已經看過郎中已無大礙!”

“那我改日再來!”

“太子,請贖在下多嘴,太子就是改日再來也見不到老爺!”林忠擔心,太子天天登門拜訪,難免讓人誤會,索性就提醒一下這太子。

蕭延祁微微一愣,也立即明白了林忠的意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