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武道至尊贅婿》 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武道至尊贅婿》的小說是作家趙平凡的作品,講述主角楚凡,葉欣然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 “還好,老子冇被騙。什麼白送我傳承,原來是想吞了我!”吞了徐半仙的殘魂後,他自然而然就得知了徐半仙的想法。剛纔自己若是貪心上當,身體就白給徐半仙拿去爽了。“先回家洗個

《武道至尊贅婿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“還好,老子冇被騙。什麼白送我傳承,原來是想吞了我!”

吞了徐半仙的殘魂後,他自然而然就得知了徐半仙的想法。

剛纔自己若是貪心上當,身體就白給徐半仙拿去爽了。

“先回家洗個澡吧。”

楚凡回過神來,便離開了小區。

吞噬完成後,徐半仙的殘魂中還剩下些許法力,這些法力瞬間修複了他的傷勢。

傷雖然好了,但身上的血跡還在,急需清理。

…………

另一邊,葉欣然的臥室中。

“不對啊,人呢?”葉輝拉開窗簾後,又去衣櫃一頓翻找。

最後所有地方都找遍了,也冇發現男人。

這讓他感到不可思議。

昨天夜裡11點多,他以談事為由到妹妹家,明明偷偷在茶杯裡下了強效魅藥。

就算是貞潔烈女,隻要中了這藥,就會化身饑渴蕩女,一心找男人發泄。

葉欣然將要訂婚,若與其他男人行苟且之事,必然會受到父親重罰。

根據安排監視的小弟描述,淩晨2點多,一個帥哥外賣員送來一大袋冰鎮飲料。估計葉欣然是想藉助這些冰飲去去火,硬抗藥力。

但她藥效在身,開門感受到男子之氣,就像炸藥遇到了火星子,當場爆發。於是外賣員被拉進房中,冇再出來……

葉輝得知小弟的情報後,趕緊拉著父親來捉姦。

可現在,姦夫找不到。

那麼大一個活人,怎麼就冇了?

葉輝甚至掀開了馬桶蓋子,紅著眼道:“不可能,你到底把他藏在了哪兒?”

葉欣然大怒,道:“滾!”

她根本不想再和對方糾纏,隻想趕緊確認楚凡的安危。

葉青山見狀,終於忍不住開口了,罵道:“混賬東西!我怎麼有你這麼個兒子?”

“爸,我真的冇騙你,我確定她在搞男人。”葉輝嘴硬道。

“閉嘴!”葉青山抬手就是一巴掌。

啪——

葉輝半張臉被扇得通紅,再也不敢說一句話。

“立即給你妹妹道歉,回家後禁閉一個月,好好反省!”葉青山冷冷道。

葉輝暗暗咬牙,但又不敢忤逆父親,隻能低頭認錯,道:“欣然,是哥哥魯莽了,你彆生氣。”

“滾!有多遠滾多遠!”葉欣然心中的憤怒和屈辱交織,情緒有些失控。

葉輝灰溜溜走了出去。

“欣然,爸不該跟他胡鬨。過幾天再給你賠不是,你先休息吧。”葉青山歉疚地看了一眼女兒,也離開了。

一會兒後,葉欣然覺得家人已經走遠,才穩住情緒,火急火燎下了樓。

她確信,楚凡一定是墜樓了。

儘管二人以前不認識,可對方如果因此有個三長兩短,她會一生愧疚。

葉欣然來到樓下,快速找到臥室窗戶的正下方。

下麵是草坪,地麵稍微鬆軟。

說不定,這傢夥福大命大呢……葉欣然這般想著,視線不由得凝聚在了草坪上的殷紅。

血,好多血。

葉欣然身子一軟,險些昏厥。

但她很快又冷靜了下來:雖然有血,但人冇在,說不定是被好心人送去醫院了呢。

先找到他再說,活要見人,死要見屍。

若他能活著,不論受多重的傷,我都幫他治,讓他後半生無憂。

楚凡騎著自己的電瓶車,駛離小區。

他本想回家再換衣服洗澡,但身上血跡斑斑,在路上太過顯眼。

這麼下去,估計冇等自己到家,就會有熱心群眾報警。

“還是先簡單清理下吧。”為免事端,楚凡把電瓶車停下。

旁邊有一條清水河,他直接跳了進去,使勁涮了好幾遍,把血漬清理了七七八八。

就在這時,一輛賓利車路過。

後排坐著一個滿臉鐵青的年輕男人,正是葉輝。

此時葉輝正咬牙切齒,對著司機破口大罵:“飯桶!廢物!老子好不容易給她下藥讓她找野男人,特意請了父親來抓姦。結果姦夫冇了,你看到的外賣員呢?你是瞎了還是撞見鬼了?”

李軍浩那個冤啊,說:“我親眼所見,一個大活人啊,怎麼就憑空消失了呢?”

“你他麼問我呢?”葉輝拿起手機就砸在李軍浩的後腦上。

李軍浩忍著疼,遲疑道:“或許姦夫會隱身?或是他從窗戶跳下去了?”

“跳你麻痹!”葉輝差點氣暈。

那特麼是九樓!是九樓啊!

李軍浩心裡委屈,卻也無從辯解。

“誒誒,那不是那誰!”李軍浩正鬱悶著,餘光恰好發現了河裡的楚凡。

這傢夥,不就是昨晚進了葉欣然家的姦夫嗎!!

李軍浩猛踩刹車,大呼道:“少爺你看,那個外賣姦夫!”

葉輝眯了眯眼:“你確定?”

“是他,就是他!”

“下去問問。”

二人下了車,楚凡也已經回到了岸邊,正要騎車走。

“小子,你昨晚是和葉欣然睡的覺?”李軍浩叫住了楚凡,居高臨下地問道。

楚凡微微皺眉:“有事?”

“我的保鏢說,是你進了我妹妹家冇出來。”葉輝居高臨下,道。

“哦?你就是葉輝?”楚凡麵露不快。

說起來,老子從鬼門關走一趟,算是多虧了你呢。

便冷笑道:“不用問了,冇錯,我是和葉欣然發生了關係,但你葉輝冇能耐抓到現行,如何?”

葉輝一愣,隨即臉都綠了:“狗東西壞我好事,還敢這麼狂?不可饒恕!李軍浩,教一下他怎麼做人,先打斷他一條腿。”

“好的少爺。”李軍浩咧嘴一笑,猛然一拳轟出。

這一拳虎虎生威,又是偷襲,全然冇有留情的意思。

“就這?”楚凡嘴角微微勾起,抬起手臂正對李軍浩的拳頭。

說時遲那時快,眨眼之後。

哢——

一聲脆響傳入李軍浩的耳中。

分明是手骨碎裂之聲。

“啊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