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仵作嬌娘她靠斷案驚豔全京城》 小說介紹

如鯨向海是《仵作嬌娘她靠斷案驚豔全京城》小說裡麵的主角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如鯨向海,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:

《仵作嬌娘她靠斷案驚豔全京城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第2章

人群中,一道目光緊緊鎖在莫子言身上,帶著深深的怨恨和忌憚,聽了她這句話,很快便消失在街口。

裴瀚看著那雙眼睛,許久不曾回神。

他先前並未來過蘭陵。救下這女子,也不過是因為國法不容私心,想要查清命案真相。

可是她竟然同他夢中那女子生得一模一樣......

一旁,莫依依怨毒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索:“你,你放什麼厥詞!誰會嫁禍於你,我莫家家風純良,除了你這個心思惡毒的災星乾得出這種凶殘事情,還有誰下得了這樣的狠手!你休要以己度人!”

莫子言冷笑迴應:“是誰行凶,查探以後纔會知道,屍體不會說謊,若是能讓我驗屍,我自然能找出凶手。”

她是公安部特聘的法醫專家,經受過的案件無數,難道會任由彆人潑她臟水?

若不查明真相,原主的祖母含冤逝世,她也要揹著汙名和原主一道被害死,豈能甘心!

那蘭陵州知事不屑冷哼:“嗬,你一個才及笄的黃毛丫頭,能斷什麼案子,我看你是居心不良,想消滅證據吧!”

“讓她查。”

一旁一語不發的裴瀚驀地出聲,語氣平淡,卻帶著不容置喙的堅定。

男人按劍走向囚車,望向莫子言的眼神帶著毫不掩飾的審視意味,忽然揮劍。

一陣啷噹聲響起,拴在囚車上的鐵鏈竟應聲斷裂。

莫子言愣愣看著身穿玄衣的俊美男人,莫名覺得有些眼熟,卻記不起原主見過他。

“你若查得出,本官會還你清白,若不能自證——”

他的聲音覆著冷意,教在場所有人心裡都是一寒:“按律,當斬。”

莫子言注視他許久,而後從囚車上下來衝他微行一禮:“不會叫大人失望。”

欽差大人下令,州府和莫家的人哪裡還敢阻攔,隻能將裴瀚一行人和莫子言帶回府上。

府中一片縞素,老夫人的屍身還未入殮,仍舊放在榻上,隻是蓋了一層白布。

莫子言衝著屍體鞠了一躬,才從仵作的箱子裡拿出手套帶好,掀開白布露出屍體。

那原主記憶中慈眉善目的臉瞧著並無異常,似乎隻是熟睡過去,麵色亦平靜。

“屍體表麵不見外傷,屍斑還未完全固定,初步判定死亡時間在十六小......”

她一邊翻弄著屍體,一邊按照平時的習慣道出初檢結果,直到發現周圍安靜得可怕,纔想起自己現下並不是“莫法醫”,而是一個纔將十五歲的小丫頭。

眾人看她的眼神極為怪異,顯然覺得她所說的話讓人雲裡霧裡。

遭了,要是被人知道她被換了魂,以這些人的迷信程度,說不定便將她當成妖邪了!

“咳,祖母她麵色正常,排除被人捂死的可能。”

她鎮定的撚起銀針,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開始檢查莫老夫人的口鼻是否有毒素殘留,卻還是一無所獲。

難不成真是急病去世?或者是內臟出血?

若是這般,想要檢查出死因就必須解剖,這畢竟是原身的親人,況且在古代都講究入土為安......

莫子言正擰眉思索,全然冇注意到裴瀚的目光久久落在她身上。

一個才及笄的小丫頭,居然能麵對屍體如此冷靜的驗屍?

而且夢中之人,竟然真會出現在現實中?

為何會這麼湊巧呢?還有那個讓他定要來蘭陵州的神秘人,又是何居心?

難道那件事情的因果,真在蘭陵州?

“大人,我想......”

莫子言糾結許久,還是想提出解剖,卻不曾想老夫人的雙眼忽然睜開,一雙有些渾濁的眼眸死死鎖在莫子言身上,手掌更是緊緊攥住了莫子言的手腕。

“啊——”

惶恐的尖叫在房中響起,莫家的人臉色煞白,聲音也帶著些顫意:“詐,詐屍了!老太太必是死不瞑目啊!”

裴瀚緊緊擰眉,目光晦暗,他帶來的那些錦衣衛看,看似鎮定,臉色卻也有些發白,下意識後退幾步,手按刀柄。

“不用緊張,這是屍體的正常反應。”

莫子言輕輕合上老太太的眼簾:“人死亡之後隻是大腦停止運轉,但很可能中樞神經係統的結構還冇被破壞,隻要受到外界**,就可能會發生神經反射。”

她做了那麼多年法醫,對這種事實在是司空見慣。

裴瀚眼底閃過一絲晦暗的光,越發好奇這小丫頭。

哪怕聽不懂她說的話,這丫頭的膽子也有些大得過分了。

他很快收回目光淡淡開口:“可查出什麼結果?”

莫子言微微皺了皺眉,正想提出解剖的請求,目光忽然落在老夫人的指甲上。

那雙手雖皺紋橫生,卻保養得當,指甲裡卻有一絲幾不可查的黃色粉末。

這是什麼?

她拿起老夫人的手掌細細嗅了嗅,臉色頓時變得冷凝,開始在床上四下翻找。

“莫子言,你還要裝腔作勢?該不會覺得欽差大人能放跑了你這殺害祖母的凶嫌吧?”

一道尖刻聲音忽然傳來,莫依依似笑非笑的看著莫子言走向花圃,眼底的嘲諷毫不掩飾:“我看你根本不會掩飾,不過是想拖延時間裝神弄鬼脫罪!”

“堂姐若什麼都不懂,就好好把嘴閉緊,不然會顯得很無知。口口聲聲說我有罪,卻也冇見你有什麼證據。”

莫子言涼涼開口,倒讓莫依依心裡一震,冇想到這往日裡寡言少語的懦弱東西竟然敢同她爭辯。

她臉色又紅又白,正要開口,莫子言卻忽然用衣襟捂住口鼻,皺緊了眉看向床上一朵被壓扁的黃色小花。

裴瀚見狀,心知有異,擰眉走上前便想去拿那朵花:“這是何物?”

“此花名為幻魂花。”

莫子言攔住他,而後才道:“這話氣味芳香,若隻是聞是冇什麼大礙的,但若是觸碰到,花粉站在身上,便會令人產生幻象,對週遭事物無知無覺,彷彿失了魂一般不知反抗。”

“哦?”

男人挑眉,看向站在自己身後垂首不語的老者。

老者會意,有些警惕的拿出手套帶上靠近那黃色小花觀察片刻,目露震驚:“大人,這姑娘說的冇錯,老夫雖未見過幻魂花,這花的模樣卻和古籍中一模一樣,其效果也如同莫姑娘所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