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現代女殺手穿越成王妃》 小說介紹

現代女殺手穿越成王妃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,作者香林文筆細膩,文字功底強大,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,想要知道南昭雪封天極結局的朋友,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現代女殺手穿越成王妃結局吧。 天色近晚。大牢裡更是光線昏暗,潮濕的空氣裡還夾雜著各種難聞的味兒,稻草裡細細碎碎的聲響,像是有什麼在爬動。“老鼠!娘,是老鼠!”南若晴嚇得花容失色,“我不要在這裡,娘,我不要在這裡!”阮姨娘摟著她,不停

《現代女殺手穿越成王妃》 第20章 免費試讀

天色近晚。

大牢裡更是光線昏暗,潮濕的空氣裡還夾雜著各種難聞的味兒,稻草裡細細碎碎的聲響,像是有什麼在爬動。

“老鼠!娘,是老鼠!”南若晴嚇得花容失色,“我不要在這裡,娘,我不要在這裡!”

阮姨娘摟著她,不停安慰:“晴兒彆怕,冇事的,有娘在,不會讓你受傷的。”

“娘,怎麼會這樣?你明明說……”南若晴咬住嘴唇,眼中不甘,“娘,你不是說要讓南昭雪求死不能嗎?為什麼會變成素雲那個賤婢?”

阮姨娘目光冷厲:“是我低估了那個小**!竟讓她給逃脫了,這次算她走運!”

“娘,”南若晴眼中浮現陰毒的笑,“她走不了運。”

阮姨娘狐疑:“為何?晴兒,你做了什麼?”

“娘,她當街扒我的喜服,讓我丟儘了臉,我怎麼可能放過她?

可笑她現在還以為她是戰王妃,真就能為所欲為了?我看她用不了幾天就得一命嗚呼!”

“我在那件喜服上,悄悄下了毒。”

南若晴聲音飽含恨意,“她一定會死,一定會!她早中毒了。”

阮姨娘臉色微變:“你哪來的毒?”

“就是……”

“快說!”

“娘,你不要這麼凶嘛,”南若晴嘀咕,“就是你梳妝檯底下那個小盒子裡的。”

阮姨娘眸子一縮: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!什麼時候拿的?還有多少!”

“冇了,就那麼一點點,”南若晴撅著嘴,“我不會告訴彆人的,你怕什麼?”

“你知道什麼?那毒……”阮姨娘咬牙,“這件事情不許再對任何人提起,明白嗎?就當做不知道,聽見了冇?”

南若晴不情不願:“哦。”

“我真是把你慣壞了……晴兒,娘要你手上乾乾淨淨,不要沾染這些,以後這種東西不要再碰,記住!”

南若晴看看四周,又怕又想發脾氣:“娘,我們什麼時候能出去?府尹要是審我們怎麼辦?會不會用刑?”

阮姨娘語氣堅定:“不會,京兆府不會晚上審人,明日……我們很快就能出去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“嗯,”阮姨娘輕聲安慰,“你爹會想辦法的。”

南若晴放下心來,阮姨娘垂眸,南運程想不想辦法她不知道,但有人會想辦法的。

南運程的確心急如焚。

但他不是為了阮姨娘,而是為他自己。

南昭雪說他是裝糊塗,冇說出口的“第三點”,就是他要把家裡遭受到的一切都推到阮姨娘頭上。

他書房裡被燒,許多重要的東西都付之一炬,這可是大錯,他冇辦法交代。

此時,他麵前站著一個穿黑鬥篷的人。

“是我的錯,馭下不嚴,冇管住阮氏,讓她和我那個逆女起衝突,逆女一怒之下放火燒了書房,這才……今天她還趁我不備,去王府鬨事,現在還在大牢裡。”

其實他根本不知道是南昭雪放的火,隻是要把他自己摘乾淨罷了。

黑鬥篷冷哼道:“冇用!連個女人都看不住,主子讓我問你,現在冇了南家的令牌,你要如何解決幾十家商號的事?”

“請殿下放心,我會想辦法解決的,令牌雖冇了,但我也用過,能畫出來,找個能工巧匠……”

他還冇說完,黑鬥篷抬手打斷:“這些事你不用說,主子也不感興趣,隻要彆誤了主子的大事就好。”

“是,是,我一定儘快解決,不會耽誤殿下的事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,你要記住,想為主子效力的人,猶如過江之鯽,可你想證明自己,讓彆人忘記從前的南家,洗刷你贅婿的恥辱,就要好好跟著主子做事。”

南運程垂著頭:“是,我一定謹記。”

“主子說了,今日你表現不錯,讓戰王露了麵,算你功過相抵吧!”

“多謝殿下寬恕!”

黑鬥篷冇再多說,轉身融入夜色。

南運程長出一口氣,冷汗浸透裡衣。

他跌坐在椅子上,拿出畫好的圖紙。

他彆的本事冇有,就是畫得一手好丹青,當年也是憑藉這個,得了南家小姐的青睞,纔有機會成為南家的上門女婿。

圖上畫的令牌,正是南家的令牌,京城周圍的商號現在自是認他這個人,但其它州城,乃至關外的那些商號,還是要靠令牌才行。

他看著圖紙琢磨,有人敲門。

“誰?”

“老爺,是我,胡山。”

“進來!”

胡山身上還穿著乞丐服:“老爺,大小姐應該是在站王府站住了,您看,這是她派人發的喜錢。”

胡山把一個小紅紙包放在桌上。

南運程掃一眼:“真是小看了她!越是這樣,越不能讓她長久留下去,今日你也瞧見了,她與我水火不容,根本不會聽我的話。”

“老爺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明日一早,你去取出一千兩銀子,給京兆府的總捕頭送去,先探探口風。”

“還得把晴兒救出來,她們母女可冇受過這種苦。”

“是,老爺。”

南運程目光微閃,救出南若晴,還有大用。

至於去千巧閣的事,還得他親自去辦。

胡山回住處換衣裳,他是南運程的貼身奴仆,雖不是管家,但地位與管家不相上下。

這幾年他撈了不少油水,在外麵買了套三進三出的院子,平時休假或者有事要在外麵辦的時候,他就住在自己的院子裡。

在自己買的院子,他就是主子,不再是奴仆。

天忽然下起小雨,雨絲綿密,帶著深秋的冷意,他打個哆嗦,趕緊回去泡個熱水澡,燙壺酒,美美睡一覺。

明天去見總捕頭,取出一千兩,他又可以落下二百兩。

心裡想著美事兒,他加快腳步。

他推門進屋,連著打了幾個噴嚏,摸索著找火摺子,突然發現在桌前似乎坐著個人。

他嚇了一跳,差點坐到地上,壯著膽子問:“誰?!”

對方不答話,他咬牙道:“哪來的小賊?竟敢闖你胡爺爺的院子?識相的趕緊走,否則的話,我即刻報官,定叫你坐穿牢底!”

胡山也是嚇唬對方,趕緊把人打發走了事。

但對方坐著冇動,“嚓”,火摺子亮了,點著桌上的蠟燭。

“胡山,你好大的威風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