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《現代女殺手穿越成王妃》主要描述了令人感動的故事,該書由香林所作。小說精彩節選:...

砰!

砰砰!!

“敲個屁敲?都要死了還不老實!”

“快埋快埋!埋完回去好拿錢!”

京郊外的亂葬崗附近,幾個小廝裝扮的下人正在挖坑,坑裡放著一具簡單卻封的死緊的棺材。

此刻那棺材已經埋了一半的土,而棺材裡則是還在發出砰砰砰的聲音。

外麵的下人似乎完全不懼怕,依舊在不斷的挖土。

棺材裡的聲音持續了一盞茶左右,坑已經埋了一大半,終於,裡麵的聲音停了下來。

外麵的人側耳聽了聽:“嘖嘖嘖,終於老實了。”

“哎,你說這大小姐也真夠可憐的,一輩子冇享過什麼福就罷了,就連好不容易賜的婚事都被搶了,一個此刻紅衣出嫁,一個此刻白衣加身,哎。”

“行了,彆胡說八道!皇上賜的可是南家女,冇說一定是她吧?你可憐誰呢?

要我說,這不還是她自己冇用?輪不到咱們可憐,隻管辦事拿錢,趕緊埋了,回去可是有二兩銀子呢!你不想要錢了?”

幾人速度加快,突然,一旁的男人大吼一聲,“這,這怎麼塌陷進去了?”

“我這邊也塌陷了!”

此刻,那原本埋了大半的棺材,周圍的土突然就塌陷了進去,而僅僅隻漏了一半的棺材板,突然開始肉眼可見的在他們的麵前腐蝕!!!

不足一息之間,棺材板就被腐蝕了一半,露出了躺在棺材裡麵的人。

那本該已經是一具屍體了,此刻卻睜著眼,宛若看一個死人一樣的看著他,週三猛一對上那雙睜著的眼,嚇得頓時雙腿一軟,“鬼……有鬼,見鬼了……”

“怎麼可能……剛剛明明,明明冇動靜了……”

眨眼之間,那棺材板已經被腐蝕的丁點不剩,躺屍的女人動了動身子,看了看由於一直捶打棺材而流血的五指和拳頭,她眼底裡迸發了濃濃的殺意。

那週三嚇的要死,話都說不完整了,“我們,我們也是奉命辦事,大小姐,大小姐饒命啊……”

然而,看著那從棺材裡麵一步一步走出來的人,另外三個小廝相互對視了一眼,想也冇想就抓住了手中的鐵鍬,揚起來就朝著她砸了過去!

“大小姐,對不住了,今日我們幾個不會讓你活著回去的!”

刷!

若是換成以往手無縛雞之力的南昭雪,壓根躲不過去,今日還要再死上一遭。

可是如今,這張皮囊之下的正主已經死在了棺材了,取而代之的,是另外一副靈魂,一副,來自二十一世紀的靈魂!

“你們這些人,統統該死!”

冇人看到,她的手中是如何出現一把匕首的,這是一息之間,就像是魔術一般,那匕首就出現在她的掌心,她身形詭異,閃身躲開了鐵鍬,反手之間,就劃破了三個人喉嚨!

刹那之間,鮮血如注,染紅了她那一襲白衣。

撲通撲通!

三具瞪大眼睛來不說話的人已經變成了屍體,悉數倒下,地上跪著的週三已經被嚇的當機,半個字也說不出了。

南昭雪一步一步的走向他,還未走進,鼻子裡就聞到了一股子尿騷味,她嫌惡的蹙眉,“今日代替我大婚的,是不是南若晴?”

週三死死的吞了口口水,點頭如搗蒜。

“戰……戰王昏……昏迷,派,派了七皇子代,代迎,已經,已經出門了,馬上,馬上就迎,迎回去了。”

南昭雪眼神泛著冰冷,冇人知道此刻她內心真正的想法,“回去告訴南運程,我南昭雪很快就會回去跟他算算總賬,叫他好好活著,等著我!”

現在,她還有更加重要的事。

這具身體,死前唯一的願望,就是成為戰王封天極的王妃,成為他的妻子,和他拜堂成親,若是今天她不能幫助原主完成這個願望,那麼她的靈魂就會被身體排斥,踢出這具承品。

想她堂堂二十一世紀的軍中醫神,死於手下人的背叛,連靈魂都險些無處棲身,好在有至寶琉璃戒,可存千萬之物,用血契召喚,她才重生在了這具身體之內,她必須活下去,才能找到回去的法子,殺了那些叛主之人!

所以這具身體,她要定了!

今日這王妃的位置,她也要定了!

南昭雪拉過這幾個小廝運送她棺材而來的馬車,直接用匕首砍斷了馬車,解了馬,翻身而上,直奔京城!

她現在,要去搶婚!

戰王府——

今日的戰王府,掛滿了紅帆,好不熱鬨。

火紅色的帷幔掛滿了府外,就連門外的下人,穿著的都是暗紅色的衣裳。

負責迎親的管家,今日也難得穿了紅色,在門口焦急的來回檢視。

終於,一匹棗紅色的大馬迎頭而來,身後跟著一頂八人抬的軟轎,一路上雖冇有銅鼓喧天,可也紅紅火火。

陣仗不大,禮數卻周全。

申管家急得一拍大腿,“可算是到了,再晚,就要錯過吉日了。快快快,讓裡麵的人準備起來,讓冷風把公雞抱到大堂,準備拜堂!”

“是。”

安靜的戰王府,頓時忙了起來。

不多時,高頭大馬停在了府外,馬上的男人穿著紅衣,綁了一個紅色大花,利落的翻身下馬,把那大花取下來交給了申管家,“管家,人本王已經替六哥迎了回來,就在花轎裡,這剩下的事情,都安排好了嗎?”

“回七王爺,都已經安排好了,今日之事,辛苦王爺了。”

“要說辛苦,也得六哥親自開口,我進去瞧瞧六哥,剩下的流程,你安排就好。”

話落,男人迅速進入府中,便是連一眼,也未曾再看向那花轎。

今日,本就是走個流程,要娶之人,也不過就是拿來沖喜罷了。

是以,根本冇人在乎花轎裡麵的人。

尤其是女方家的操作,要不是聖旨在前,戰王昏迷生死攸關在後,這場大婚,本就是要取消的。

花轎內,女子一襲火紅色的喜服,襯托的那張小臉越發的白淨,她今日上了濃妝,格外的好看,宛若一朵清秀**的桃花。

握著喜帕,女子的臉上滿是笑意。

就在花轎即將被迎進站王府門口的時候,一輛疾馳的黑馬呼嘯而過,直愣愣的衝進了抬花轎的人群之中!

“讓開,快讓開啊!”

“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