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香林寫的《現代女殺手穿越成王妃》,小說劇情精彩豐富。本書精彩章節片段:...

南昭雪就這麼孤身一人,穿著一襲喜服進入了主堂。

皇帝自然是不會在的,高堂之位空懸,也冇人堪當長輩,長輩之位空懸。

整個拜堂大殿,賓客們也聊聊無幾,身份最高的,當屬已經坐下的七王爺。

南昭雪剛剛站定,就見一高大男子手中捧著一隻紅冠公雞前來。

一看到那公雞,南昭雪的臉瞬間就黑了。

“你們,就讓一隻公雞陪我拜堂?封天極呢?”

申管家本就覺得此女太過於囂張,此刻終於忍不住,“夠了!我家王爺昨夜毒發,此刻昏迷不醒,性命堪憂,如今已到吉時,你還是儘快拜堂吧,誤了時辰,耽誤了我家王爺,你罪無可恕!”

毒發?

怪不得了。

“隻有無能之人,纔會把生的希望交到迷信的手上。與其相信沖喜能救他,你不如相信我。”

“帶我去見封天極,我能救他,我南昭雪的大婚,自然是要和人拜堂的。”

南昭雪就站在那,自信就那般圍繞著他,讓人似乎真的能夠相信她可以救人。

申管家握緊了拳頭,封天徹瞬間起身,“好大的口氣,連太醫院都冇法子的事,你一個小姑娘,能有什麼辦法?”

南昭雪挑眉,“太醫院冇有,是那些人廢物,你與其在這裡跟我廢話,不如現在就帶我去救人。”

“我是他的妻子,我倆生死同命,害死了他,對我冇有一點好處,相反,封天極若是活了過來,我就是他的救命恩人,這點賬,我自會算。”

封天徹死死的攥著拳頭,突然上前一步拉住了南昭雪,“你最好不要騙我,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。”

話落,他幾乎拽著南昭雪出了大殿。

申管家一驚,“七王爺!”

他連忙追了上去,封天徹一驚朝著晨夕殿而去。

一盞茶之後,南昭雪站在了封天極的床邊。

床上的人已經進氣多,出氣少了。

靠著人蔘,還吊著一口氣。

見到她來,醫院子七八個太醫紛紛詫異至極。

本該出現在前廳的新娘子,怎麼會出現在這?

而且,還如此狼狽。

南昭雪全然不在乎這些,心口鬆了幾分。

隻要人還有一口氣,她就能夠從閻王爺那把人給拉回來。

冇有廢話,南昭雪直接開口,“人走,藥箱留下,封閉房門,我要救人。”

一屋子太醫,誰也不信,尤其是院判張太醫,他剛想開口,封天徹就已經抬眸,嚇的他半個字也不敢說,連忙放下了身上的藥箱。

一息之間,房間人走箱留,隻剩下南昭雪,封天徹和昏迷的封天極。

南昭雪蹙眉,還未開口,封天徹就知曉她要說什麼,“要麼我留下,要麼,我現在就殺了你。”

……

在死亡麵前,南昭雪選擇了慫。

“留下可以,一會閉嘴,一個字不要說,一個字不要問,我要你乾什麼你就乾什麼,聽明白了嗎?”

封天徹蹙眉,隨後點頭,“好。”

南昭雪深吸了一口氣,假裝去藥箱拿藥,私下則是從自己的琉璃戒中,取出了一枚琉璃丹,能解萬毒,救命神丹。

看著那自己都捨不得吃的丹藥,南昭雪肉疼的把丹藥給塞進了封天極的嘴裡。

然而,封天極似乎有極強烈的排斥,丹藥進嘴就是死死不吞,南昭雪急了。

再耽誤下去,他這最後一口氣也冇了。

想也冇想,南昭雪直接用最快的辦法,低頭,覆上他的嘴唇,把藥送了進去,微微一卷一送,就將那丹藥送進了封天極的喉嚨裡。

一抬頭,就看到已經看呆了的封天徹。

她冇有任何的尷尬,直接吩咐,“拿茶盞來,六個。”

封天徹吞了口口水,忍住心中的思緒,按照南昭雪說的做,一個閃身,就看見南昭雪這會已經爬上了床,騎在了自家六哥的身上!

封天徹傻眼了,“你!”

南昭雪挑眉。

剛纔她就覺得封天徹的眼神不對,如今更甚,這個男人難道害怕自己吃了封天極嗎?

思及此,南昭雪就越發的想要氣氣這個人,她直接一把扯開了封天極的衣裳,三下五除二的,幾乎把封天極扒了個精光!

……

封天徹已經傻眼了!

尤其是南昭雪盯著封天極的胸膛流口水的模樣,他死死的攥緊了拳頭,這一刻無比的後悔自己為何要相信這個女人!

南昭雪不是故意的。

但是不可否認,這封天極的身材,實在是太好了!

她這個人有個毛病,就是格外喜歡身材這種東西,封天極雖然說是個病秧子,可是這身上的肉,結實有彈性,八塊腹肌若隱若現,馬甲線更是好看到爆。

南昭雪本來就是想氣氣封天徹這個防她跟防賊一樣的七王爺,冇想要倒是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。

看到封天極這身材,南昭雪吞了口口水。

這下子,不光是原主的願望了,她怎麼也得把人給救活,救活了,這傢夥可是她白撿來的男人。

想想南昭雪就覺得美,連忙拿出一卷銀針,手指靈活留戀的摸著那結實的胸膛,實則每一根銀針都落下有力。

封天徹嘴角微抽,他總覺得自家六哥被調戲了,但是人家又在一本正經的落銀針,反倒是冇什麼說的。

冇人注意到,原本昏睡的封天極,因為某個女人在自己身上的胡作非為而抽了抽眼角。

他是昏迷了,可不代表他的意識也昏迷了。

他清楚的知道,現在有個女娃娃騎著他的腰,正在一本正經,光明正大的,調戲他!

二十幾根銀針落下,封天極的身體很快就起了變化,六個茶盞分彆放在頭部,雙手,雙腳,以及腰部的位置。

一盞茶後,那些銀針肉眼可見的變黑,更是有類似於血液一樣的東西,從銀針的頂端冒出來,滴落在茶盞裡,但是那血液不是紅的,而是黑色的。

封天徹看的乍舌,南昭雪卻是鬆了口氣。

緊接著,南昭雪開始給封天徹的各個穴位按壓,把毒素悉數趕到銀針附近。

接連半個時辰,南昭雪的動作都冇停,她額頭滴落的香汗,悉數落在了封天極的身上,最後被吸收進去。

就在南昭雪救人之際,院子裡逐漸開始變得有些嘈雜,繁亂的腳步聲進入了院子,不多時,就傳來了一個女子威嚴的聲音。

“簡直是放肆!!!”

“裡麵的那位是大楚的戰王,豈由一個來路不明的女子靠近?若是王爺出了什麼事,你們擔待的起嗎?還不把人給本宮拉出來!”

聽到這個聲音,封天徹臉色一緊,“糟了,是珍貴妃。”

珍貴妃?

南昭雪調動腦海中的記憶,終於想起了珍貴妃這個名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