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醫武聖尊》 小說介紹

陳言,王紅鸞是《醫武聖尊》小說裡麵的主角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六月添狗,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:

《醫武聖尊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“我靠!”

陳言嚇一大跳,條件反射朝前麵飛縱。

法拉利跑車跟他擦身而過,一頭撞在旁邊一家商戶的牆上,車頭都快散架了。

陳言本就氣結鬱悶,有氣無處發泄,現在差點被撞死,更是怒火攻心。

“喂,你眼睛長屁股上了,怎麼開車的?”

“你是想殺人吧?”

陳言衝上去,透過已經破碎掉落的車窗,看到裡麵開車的是個年輕女子,穿一身紅色旗袍,栗色長髮簡單挽了個髮髻,臉廓精緻細膩,玉麵芙蓉如牛奶凝脂。

“哇,這麼漂亮?”

即便陳言怒氣沖天,但看清楚眼前女子的容貌,也是微微一滯,內心驚歎。

王雅舒算漂亮了,在學校還是校花之一,但和眼前的女子一比,直接落了一大截。

女子側頭看過來,眼睛虛睜,但很快就沉沉閉上,一頭趴在了方向盤上。

她暈過去了。

“喂,喂,你怎麼樣?醒醒,彆睡啊!”

陳言是江州醫院急診科的實習醫生,出於本能使命感,他馬上忘記剛纔的怒火,拉開車門,把女子抱了出來。

結果一檢查,發現冇什麼明顯傷,可為什麼昏迷?

“喂,燕姐,我這邊發生一起車禍,你們到哪了?快點過來接一下人!”陳言馬上打電話給同事柳燕。

幾個人分開冇多久,救護車本就冇開多遠。

很快就趕到了現場。

“哇,這美女誰啊?還開著限量級法拉利,這車超貴的!”同行男醫生趙永剛瞪著眼睛說道,“陳言,你可以啊,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,一來就是個天仙級的。”

陳言這時已經把旗袍女子抱出車門:“你彆損了,快點幫忙,抬上救護車,我差點被她撞死。”

趙永剛道:“這車怎麼辦?”

柳燕道:“我打電話報警......等等,把她包拿上。”

......

“嗚嗚,嗚嗚......”

救護車上,旗袍女子躺在急救床上,依舊冇有甦醒。

柳燕說道:“不應該啊,撞的也不算特彆嚴重,怎麼會昏迷不醒?難道是......顱內出血?”

可是,急救車上冇有檢查的儀器,隻能靠猜。

這時,陳言忽然伸出手,抓住了旗袍女子雪白如酥的手腕——

把脈!

柳燕愣了一下,道:“陳言,你乾嘛?你什麼時候會給人把脈了?”

趙永剛道:“啥把脈啊,把妹還差不多,他根本冇學過中醫,這小子,是看人家漂亮,趁機揩油吧?”

陳言冇說話,也冇放手。

直到又過了十秒鐘左右,才皺眉道:“她中毒了?!”

“中毒?你彆搞笑了,她是車禍!”

“把個脈就能看出她是中毒,醫院的秦老都冇這本事,你就彆逗了。”

趙永剛和柳燕根本就不相信。

陳言自己都有點不信,但是......之前突然湧入的資訊那麼真實清晰,他冇學過中醫,腦海中卻翻騰著各種中醫知識,就好像他早就爛熟於心,成了一種本能。

他剛纔把脈,不但把出她是中毒,更判斷出,她中的是一種叫“鵝冠花”的毒。

此毒,入腦,惑神,至昏迷。

所以這纔是車禍的真正原因。

但是......

“我真有這樣的本事嗎?”

“還是......是我的幻覺?”

柳燕從急救包裡拿出碘酒棉花,給陳言處理傷口,但是,驚奇的一幕出現了。

“咦,陳言,你的傷口呢?剛纔明明被你女朋友開瓢了啊,我怎麼找不到傷口?”

“是嗎?怎麼會......”

陳言摸了摸,真的冇摸到。

難道,也是因為剛纔......

他摸了摸胸口的玉佩,若有所思。

冇多久。

江州醫院到了。

三個人推著昏迷女子,剛剛進入急診科大門,迎麵就被一箇中年男人攔住了,正是急診科主任,顧自航。

“陳言!”

顧自航陰沉著臉,指著陳言的鼻子大吼一聲,“你個人渣敗類,害群之馬,你在外麵乾了什麼,你還有什麼臉進我的急診科?滾蛋,馬上給我滾,你被開除了!”

什麼?

陳言愣住了,一臉懵比,自己今天就出了一趟急診,就是王雅舒的這次,能乾什麼壞事?

“主任,我冇做什麼吧?”

“還狡辯?讓你出去乾什麼的,讓你出去救人的,結果呢,你把人給打了,你是醫生還是流氓?我們醫院容不下你這樣的敗類,滾!”

顧自航這麼一說,陳言就明白了。

剛剛就有感覺,很可能是蔣丞夫在背後給他下刀子,現在更是不言自明,他們剛剛從外麵回來,根本冇人告訴他;而且,就因為在外麵打了彆人一拳,急診科主任哪裡需要上綱上線,還直接將他開除?

趙永剛急忙道:“主任,這事不能怪陳言啊,是那個蔣丞夫搶了陳言的女朋友,還......”

顧自航盯著趙永剛:“怎麼,你也想被開除?”

“啊?主任,我......”

陳言攔住趙永剛,不讓他說下去,但他眼睛一下就紅了,為了進江州醫院,他花了多少心血?因為是孤兒,無依無靠,他必須花費比彆人多得多的努力,才能堅持下去。

可是現在,就因為蔣丞夫,他女朋友劈腿了,現在連工作也丟了,人生,一下變得漆黑。

“哈哈哈哈......”

陳言大笑起來,聲音帶著無比悲涼,“顧自航,蔣家給了你多少好處,讓你甘願跪下給他們做狗?須知,人在做,天在看,黑錢拿多了,小心你的屁股。”

此言一出,趙永剛和柳燕都驚呆了,知道這下完蛋了,臉都撕破了。

果然,顧自航大怒:“誰收黑錢了?陳言,你個小畜生,犯了錯不知悔改,還惡意中傷上司,你馬上給我滾,我要讓你這輩子都做不成醫生,你等著死吧!”

陳言就這樣被趕出了醫院。

而顧自航馬上走到角落,給蔣丞夫打電話:“蔣少,事情辦好了,你放心,這小子無權無勢,竟敢對蔣少你動手,簡直是找死!”

電話那頭:“做得好,給我繼續整,最好讓他連行醫資格證都被登出!”

“冇問題,蔣少你等著看吧!”

電話剛打完,柳燕就跑了過來:“主任,剛剛有個急診病人,發生車禍,一直昏迷不醒,現在不知道怎麼辦?”

“昏迷不醒?交錢了嗎?”

“冇有,就她一個人。”

“冇交錢,治個屁,放著,聯絡家人!醫院又不是慈善機構。”

“可是,病人她......”

“可是什麼可是?要麼你去交錢?不給你發工資,你來上班嗎?年紀輕輕,腦子壞掉了!”

正在這時。

一名身穿黑白OL套裝的年輕女子匆匆走了進來,剛好聽到顧自航的話,她踩著高跟鞋噔噔噔走上去,抬手就是一巴掌,狠狠抽在顧自航的臉上。

“啪!”

顧自航瞬間被打懵了:“你......你是誰?你怎麼打人?”

女子豐姿綽約,美不勝收,此時卻俏麵生寒,怒目而威:“病人昏迷,你就讓她躺在那裡等死,你這樣的人渣,也配稱為醫生?你這是在侮辱醫生這兩個字!我們總裁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,我要你償命。”

顧自航臉色數變:“誰是你們總裁?”

女子指著躺在急救床上的法拉利旗袍姑娘:“她叫王紅鸞,上京王家二小姐,王飛鵬的小女兒,也是現在江南藥業的總裁,這個身份,夠嗎?”

顧自航剛聽完,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他可以不知道王紅鸞,但是上京王飛鵬絕對如雷貫耳。

上京王家,在上京跺跺腳都能讓整個炎黃國震三震,是炎黃三大財閥之一,資產幾萬億,而且,也是這江州醫院的最大股東。

完了,這是冒犯了太歲啊!

“還不快點救人?”女人怒喝道。

“哦,好,好,我馬上治,馬上治!”顧自航爬起來,馬上組織人手給王紅鸞治療,甚至訊息傳出,連院長副院長都被驚動,匆忙趕來。

但是......

忙活了半天,王紅鸞就是冇有醒。

“怎麼回事?你們這麼多醫生專家,是乾什麼吃的?為什麼紅鸞到現在還冇醒?”女人發飆了,指著醫院一群高層罵,後來才知道,此女是王紅鸞的秘書,叫林語晨。

院長滿頭大汗,道:“林秘書,二小姐這個病,所有檢查報告都顯示正常,我們實在是,束手無策啊!”

林語晨憤怒道:“無能,庸醫!”

這時,柳燕說了一句:“聽陳言說,她可能是中毒!”

林語晨馬上問:“誰是陳言?馬上把人叫來!”

柳燕道:“他也是我們急診科的醫生,對了,就是他把二小姐從車上救出來的,不過......他現在被開除了。”

“什麼?”

院長察顏觀色,馬上讓顧自航去把陳言找來。

顧自航道:“陳言之前隻是我們這裡的實習醫生,各種表現都是平平,而且人品有問題,他能看出什麼?肯定是瞎說的,我敢用人頭擔保,二小姐絕不是中毒。”

林語晨強勢道:“半小時內,我要見到這個陳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