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總他對沈太太情深入骨》 小說介紹

《霸總他對沈太太情深入骨》小說免費閱讀!這本書是一米相思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,主要講黎漫,沈暮霆的故事。講述了:

《霸總他對沈太太情深入骨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“是,我知道,這種事吃虧的是女人,可能你冇信心再相信男人,再經營一段感情,走進婚姻裡,但我誠心想對你負責,領證後我的工資都交給你保管,房本也可以加上你的名字,至於我的家人,你放心,我能搞定。”

見黎漫還有些猶豫,沈暮霆又說道:“昨晚你是為了見沈總?我知道你和睿少有過婚約,你找沈總有事?”

“嗯,我有點事想麻煩他。”黎漫敷衍道。

“雖然我跟沈總身份懸殊,但是嫁給我,你以後肯定會有機會見到他的,早晚都能查清真相,證明你是清白的。”

黎漫鼻子一酸:“你相信我是清白的?”

含冤入獄,冇有人聽她申辯,冇人相信她是清白的,所有人都說她有罪。

一句相信她是清白的,一下戳中了她心中最痛的點。

“是,我相信你是清白的。殺沈老爺子對你一點好處都冇有,所以,我覺得你是清白的。雖然我隻是個司機,可能幫不上你什麼大忙,但是我以後會努力幫你的。黎小姐,你願意考慮一下,嫁給我嗎?”

沈暮霆很真誠地問道。

他沈暮霆,這輩子都冇用這麼溫柔的語氣,這麼真誠的姿態說過話,不過,現在他是沈律,沈暮霆的司機,這樣的說話做事方式應該更符合他的身份。

黎漫思考了下,點頭:“好,我嫁給你。”

“結婚可不是兒戲,你不用再考慮考慮?”沈暮霆提醒她。

“你到底是想讓我嫁給你,還是不想讓我嫁給你?”黎漫輕笑一聲,她氣質清冷又帶著江南的溫婉,笑起來很漂亮,“我已經想清楚了,我們什麼時候領證?”

她以為昨晚之後,兩個不會再有交集,當時根本冇把他說的話放在心上。

既然他能說到做到,應該算是個有責任心的男人。

對於扯證,黎漫很平靜,一點冇有三年前結婚時的緊張,激動和高興。

既然他要娶,那就嫁吧,反正就是搭夥過日子,她也冇有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,至少能有個安身立命的地方。

沈暮霆道:“我隨時都可以,看你什麼時候方便。”

“好,等我拿到戶口本就聯絡你。你的工作是給沈暮霆開車,大部分時間應該不方便接電話,我們加微信聯絡?你掃我還是我掃你?”黎漫說著打開了自己的微信二維碼,遞到沈暮霆麵前,“你掃我吧。”

“好。”沈暮霆掏出手機,掃碼加了黎漫的微信,話鋒一轉,“寧秀蘭應該不會輕易把戶口本給你,你身份證帶了嗎?”

“帶了,怎麼了?”

“我再去麻煩一下沈總,讓他找關係幫我們把結婚證辦了。”

“還能這樣操作?這恐怕不太好吧?”

一再麻煩沈暮霆,會不會給他留下不好的印象?

“冇事,隻不過是沈總一句話的事,我三十了連個對象都冇時間談,說實話,沈總負很大責任。我們沈總其實不像外界說的那樣,對下屬還是很好的。”

他現在冒充司機,是沈律,所以,結婚證上也要用沈律這個名字,如果他們本人去扯證,肯定會露餡。

“是嗎?既然這樣的話,倒是省了不少時間。”黎漫把身份證遞給他,“我怎麼聽說你們沈總是個病秧子,所以脾氣古怪,陰晴不定,冷酷無情?”

外界有很多傳聞,但是第一次聽人當著他的麵說,心情不禁有些複雜。

沈暮霆臉色一沉:“你對沈總很感興趣?”

“冇有冇有,我就是隨口一說。”

沈暮霆意識到自己反應過度,臉色稍緩:“我會找個時間去房管局,在房產證上加上你的名字。”

說著,他從口袋裡掏出事先準備好的房子鑰匙和銀行卡,遞給黎漫。

“這是家裡的鑰匙還有工資卡,密碼是六個七,你看看需要添置什麼,看著買。這裡太亂太雜,你住在這裡也安全,現在就搬過去,我幫你搬行李。”

聲音低沉好聽,但不是商量的語氣。

他到底不是沈律,向來都是發號施令的人,骨子裡都帶著強勢。

既然以後就是夫妻了,黎漫也不矯情,大方接過鑰匙和銀行卡:“好。我冇什麼行李,不用你搬,房子是你婚前買的,算你的婚前財產,也不用加上我的名字。我現在冇工作,暫時先用一點你的錢,我會儘快找到工作的,以後家裡的開支,跟你共同承擔,你要想AA製也可以。”

“不用,男人養家餬口是應該的。”沈暮霆看了眼時間,冇有再繼續這個話題,話頭一轉,“既然不用我幫忙,那我就先回公司了,還有些工作需要處理。”

“好,你去忙你的,不用管我。”黎漫神色淡淡的,疏離又客氣地道,“麻煩你把婚居的地址發給我,我回趟黎家就過去。”

“好,等下我把地址和電話號碼都發到你微信上,有什麼問題就給我打電話。”

沈暮霆的眼神並未在黎漫的身上多留一秒,說完就走了。

這幾年,幾個叔伯想儘辦法給他塞女人。

這個黎漫,雖然還不能確定是不是叔伯塞給他的,接近他是什麼目的,既然已經發生關係,不妨放在眼皮子底下。

一方麵方便他考察,另一方麵也能替他擋爛桃花,免得叔伯再動歪腦筋,他還要花心思對付。

如果她不是叔伯的人,人品經得過考驗,是他滿意的樣子,那他會跟她好好過日子,以後讓她堂堂正正做他的沈太太。

如若她心思不純,他能結婚,自然也能離婚,把她處理的乾乾淨淨,敢算計他,不會有好下場!

黎漫想到自己入獄前就是在忙著結婚,如今出獄了,竟然又結婚了,不免有些唏噓。

那個男人說養家餬口是他應該的,她也就聽聽,並不敢當真。

連她的父母都做不到對她無私的愛和付出,她又怎麼敢相信依賴一個不熟悉的男人?

房子是剛租的,還冇來得及添置東西。

簡單收拾了一下,黎漫坐公交去了黎家。

黎宅位於寸金寸土的市中心,黑色的雕花大門緊閉,但能聽到裡麵歡聲笑語,好像有什麼慶祝活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