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重生後夫人寵夫上癮 》 小說介紹

《重生後夫人寵夫上癮 》是茶茶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蘇淺安,顧北冥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

《重生後夫人寵夫上癮 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“合作?”顧北冥眼底劃過一抹詫異。

這個女人,倒是膽大。不過晨星集團的ceo,會捨得雪中送炭麼?

畢竟,三日後,他們二人便要成為你死我活的敵人。

晨星即將進軍顧氏的核心企業——房地產界。她這番主動示好,有什麼目的?

“我可以幫你扳倒蘇心柔,幫你解脫這場婚姻。”

“借彆人之手且坐收漁翁之利,這買賣,你不虧。”

蘇淺安望著他,心緒紛雜。

即便重生歸來顧北冥不認識她又如何?她有信心,能讓顧北冥再愛上她。蘇心柔與外人聯合滅門之仇,她必須得報。

或許,被所有人遺忘,也是一件好事。

顧北冥,上一世你護我周全,這一世,換做我來守護你。

“蘇小姐倒是坦誠。”顧北冥眼底興味愈濃。

下一瞬,他徑直將她拉過,將她囚禁在這一小方天地內。

周遭,頓時陷入一片沉寂。

身後的李秘書適時的退了出去,隻餘兩人留在這一小方天地內。

昏暗的燈光落在兩人身上,像極了一對依偎在一起的戀人。

溫柔,繾綣。

蘇淺安愣愣的望著他,有些不明所以。

“隻是,我該怎麼相信蘇小姐的誠意呢?”耳畔傳來低沉磁性的男聲,掀起一陣酥感。

然而聽清他的話語,蘇淺安卻有些忍俊不禁。她原來怎麼冇發現顧北冥有被迫害妄想症呢?

眼見這那張俊顏離她越來越近,蘇淺安忍不住向後退去,想要與他保持距離。

可她退一步,他近一步,直至退無可退,避無可避。顧北冥將她的小動作儘數收入眼底,莫名的,心底起了逗弄她的想法。

他緩緩低下頭,視線定格在她精緻又小巧的鼻尖之上。兩人間距離之近,連彼此噴灑出的鼻息都能感知的一清二楚。

“怕什麼?”蘇淺安瞧見他眼底的戲謔,頓時明白了他的意圖。

她唇邊勾起一抹莞爾,將他的衣領拉過,特意用了氣音。

四目相對,彼此眼底的算計清晰可見。

“如果顧少要當新郎的話,我不介意讓你和蘇心柔做一對姐妹花。”

顧北冥聞言,笑了。

蘇淺安,這個膽敢威脅他的女人,印象深刻。

鬆開了禁錮著她的手,顧北冥麵色恢複如常。

“明晚七點,聖庭酒店,在城南地皮招標會上會宣佈我和蘇心柔的婚訊。”

後麵的話,蘇淺安心領神會。

顧北冥留下這句話後,便轉身離去。

翌日。

蘇淺安如約來到聖庭酒店,今天的她,穿了一身淺紫色的v領禮服,精緻的鎖骨暴露在空氣之中。

烏黑如瀑的秀髮鬆鬆散散的完了一個簪,姣好的麵容輕視粉黛,令人挪不開眼。

剛一走入會場,便引起一陣吸氣聲——

“快看,晨星集團的CEO!”

“她怎麼會來?難不成真如外界傳言晨星也盯上了城南的地皮?”

“有好戲看了。”

蘇淺安不置可否,這時,身後傳來了一道陌生的聲音,“蘇總。”

蘇淺安愣了半晌,盯著麵前喘氣的男人。在腦海中搜尋了一圈,卻發現查無此人。

“你是?”

黎然愣在原地,難不成蘇總的車禍後遺症還冇好?

“我是您的助手黎然,醫院那邊說您跑了,我也聯絡不上您......”

黎然手中還拿著一份招標書,意圖明顯。

蘇淺安有些竊喜,真是想睡覺就有人送枕頭。

“蘇總,聽說蘇氏為了這塊地皮,不惜與顧氏聯姻,這塊地皮我們的勝算......”

黎然的話音未落,便被蘇淺安打斷,“冇事,你幫我去做這件事......”

蘇淺安將手中的東西遞了過去。

這時,人群中又是一陣騷動。順著眾人的目光中看去,原來是蘇心柔挽著母親梁氏與顧北冥緩步而來。

隔著人群,蘇淺安眼簾映入母親梁梅的身影,心口又是一陣痛楚。

不知,母親還記不記得她。大概,也似這群人將她遺忘的徹底了吧。那張年輕的臉,還帶著意氣風發的笑容與自信。

她腦海中驀然浮現母親車禍身亡那張佈滿血汙的臉,呼吸一窒。

不由自主的,蘇淺安想要朝著梁梅的方向而去。

這時,主持人洪亮的聲音響徹整個會場,吸引了眾人注意力。這場城南招標會雖來了不少公司,但在場的人心知肚明,花落誰家早有定數。

蘇心柔眼尖的瞧見了那道身影,神色頓時開始不自然。

該死,這個女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

腦海中頓時湧現出那晚的場景,蘇心柔死死咬住了下唇。

蘇淺安將她慌張的模樣儘數收入眼底,眼底劃過一抹冷然。

好戲,開始了。

怔愣間,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定在身前。

“蘇總,久仰大名。”熟悉的聲音自頭頂傳來,蘇淺安理智回籠。

“顧總說笑了,待會兒可要手下留情纔是。”三言兩語間,硝煙味撲麵而來。

眾人紛紛等著看好戲。

自從一月前晨星宣佈進軍房地產開始,流言蜚語便傳了出來。

有人言,老牌顧家的底蘊,豈是一般小門小戶便能撼動?也有人道,長江後浪推前浪,發展風頭正勁的晨星是一匹黑馬。

總之,南城商界誰人不知蘇淺安與顧北冥水火不容?

地皮招標會簡單走了個流程,不出所料,蘇家拿到了這塊地皮的開發權,顧氏自動讓賢。

眾人祝賀之際,蘇心柔滿臉嬌羞的挽著顧北冥上場。

“藉著蘇氏拿下這塊地皮的機會我們也要宣佈一個好訊息。”蘇心柔柔弱開口,餘光掃過全場,不見那個女人的身影後,不自覺鬆了口氣。

確定不會出紕漏之時,蘇心柔眼底劃過一抹得逞笑意,繼而開口,“我與顧北冥,要訂婚了!”

說完,她望向身旁的男人,滿目溫柔。

顧北冥麵容冷然,冇有否認,卻也冇有承認。

話音剛落,台下爆發出一陣騷動。

蘇心柔驕傲又得意,等著大家的祝福,但直至半晌後,她才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——

台下眾人的神情錯愕,震驚,無一人祝福。

怎麼會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