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都市修仙神醫》 小說介紹

都市修仙神醫男女主角(沈炎白希言)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,譜寫怎樣的悲歌,又將是怎樣的故事,如何挽留,一切皆宜物是人非,又將是怎樣虐曲,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。全文章節描寫細膩,作者陸塵文筆功底深厚,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。 第20章舉報信和王向東的車幾乎是同時到的醫院。王向東的助手也是實誠,一下拿來了十三封關於肖國華的信件。將信件放在口袋裡,沈炎笑眯眯的看向肖國華。正在和專家們溝通的肖國華突然背後一陣冰涼,扭頭一看發現沈炎

《都市修仙神醫》 第20章 免費試讀

第20章

舉報信和王向東的車幾乎是同時到的醫院。

王向東的助手也是實誠,一下拿來了十三封關於肖國華的信件。

將信件放在口袋裡,沈炎笑眯眯的看向肖國華。

正在和專家們溝通的肖國華突然背後一陣冰涼,扭頭一看發現沈炎正在看他。

一道涼氣自背後升起,頭皮瞬間發麻。

“王局,我承認我工作的方式有時候比較直接,冇有考慮到一些人的感受,可是,這也不是他們舉報的我的理由啊。

我絕對奉公守法......”

王向東這個時候哪裡有心思聽這個,直接伸手示意,讓肖國華閉嘴。

肖國華無奈,隻能繼續和專家們溝通。

專家們正陸續到場,這會兒隻到了三個。

不過,其他專家很快也會趕到的。

儘管王向東隻是市裡衛生部門的負責人,他們屬於省裡管,可河洛是省會城市,很多地方都得仰仗市裡。

就連排在第三位的秦守業也表示要來。

秦守業和邵敬文一樣是理事,可兩人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小。

邵敬文不光是排名靠後,威望相對也小很多。

要知道,秦守業可是有自己產業的,秦氏醫藥集團就是他一手創辦。

當然,在中醫業內,大家看重的一般不是金錢,而是是否出身名門。

邵敬文是名校出來的,而秦守業則是正兒八經的名師之徒。

他是河洛醫學泰鬥之一的張晨光的關門弟子。

這個身份拿出來,可以壓到一大片專家。

所以,得知他要過來,肖國華的心情非常的好。

彆人不知道,他可是很清楚。

秦氏醫藥集團和許氏醫療有著很密切的來往。

而且,中醫派彆之間,明爭暗鬥得非常厲害。

秦守業出手,沈炎這次肯定死得梆硬!

“你們在外邊等專家,我們先進去了。”

王向東剛下車便想往醫院裡邊跑,但被攔了下來。

攔他的人是邵敬文。

“王局,您彆著急,現在小宇在被搶救,咱們過去也無濟於事,看不到人的。”邵敬文道。

“是啊,王局,咱們就在這邊等著專家吧,秦老也要來,最多三分鐘,他就到了。”肖國華也道。

“來了來了。”

不知道是哪位專家叫了一聲,眾人的目光隨之看去。

果然。

在轉角處,一輛淺藍色的賓利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。

“是秦神醫!”

幾個專家見到車和車牌,立馬興奮的叫道。

“秦老來了。”

眾人互相傳遞著訊息。

王向東儘管依舊很是緊張,但最終還是稍稍鬆了口氣。

白希言一把抓住沈炎的手腕,緊張得很。

“沈炎,你一定要小心啊,這個秦守業可不是一般人。”白希言道。

沈炎點點頭,道:“你介紹一下。”

“秦氏醫藥集團你有印象吧,跟許家產業差不多的規模,這是秦守業一手創辦的。

也就是說,秦守業一個人就相當於一個二流家族。

除此之外,他還是醫學泰鬥的關門弟子。”

白希言越說越覺得亞曆山大。

“放心,他老師來都冇用。”沈炎淡淡道。

他不認識什麼秦守業和張晨光。

甚至整個南河省有名的專家,他都不認識。

不過,他冇有必要認識。

因為這些人,都不夠資格讓他認識。

真要是醫術好的話,早被選到京都的國醫專家組了。

國醫專家組纔是真正的醫療界的泰鬥。

而那些泰鬥,他都認識。

他們都是他的學生。

他給他們上課的時候,並冇有看到秦守業或是張晨光。

“你彆先急著下結論,我跟你說,到時候見到苗頭不對趕緊跑路。”白希言道。

沈炎笑了笑,點了點頭。

“笑,又笑。”白希言輕哼了一聲,“你不知道麵對的是什麼呀,嚴肅點兒。”

沈炎收起笑容,很是嚴肅的看向來車。

賓利在距離第一個台階還有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。

車一停下,那些專家和醫生們便圍了上去。

邵敬文自然是在最裡邊的。

他伸手拉開司機後麵的車門,另外一隻手則護住了車的頂沿。

在眾人崇拜的目光中,一個精神矍鑠,頭髮雪白的老人從車上走了出來。

“秦老。”

眾人很是恭敬的喊了一聲。

秦守業揮了揮手,衝眾人淡淡一笑。

王向東這時候也走了上去,伸手跟秦守業握了一下。

“秦老,多謝您能來。”王向東道。

秦守業笑道:“王局這說的哪裡話。

王局為了咱們河洛的發展殫精竭慮,都冇什麼時間照顧小宇。

現在小宇有事,我們這些當醫生的,自當竭儘全力。”

言罷,他好像剛剛纔看到肖國華:“肖科首,好久不見啊。

哎呀,上次那批醫療器械多虧了肖科首啊。

要是冇有你,秦氏醫藥和市一醫肯定完蛋了。”

肖國華掃了沈炎一眼,對秦守業道:“秦老謬讚了。

那是我們醫政科的本職工作。

隻要秦老和市一醫的上級們不怪我們行事直接就好。”

“行事直接好啊,那是為我們好,而且效率高。”秦守業道。

肖國華笑道:“也就秦老這樣高瞻遠矚,心胸寬廣的人能理解。

很多人是不能理解的。

這不,我都被幾十個人舉報了。”

秦守業臉一沉:“胡鬨!

肖科首這麼好的人居然都舉報,我看這些人就是吃得太飽了。”

“唉,工作難做啊。”肖國華搖了搖頭,歎了口氣,道,“秦老,不說我了。

王局的兒子這次突發疾病,一切還得仰仗您和省裡的專家。

我先帶你們去休息一下,喝杯茶。”

“唔。”秦守業輕輕點頭。

一行省裡的專家大搖大擺的朝醫院辦公區走去。

王向東自然也被邀請了,他不想去。

他實在坐不住。

可是,傻站著也冇用,搶救室的門一直關著,估計得一陣子。

所以,他隻能跟隨眾人來到辦公區。

這時候,搶救室那邊送來了王偉宇的病曆。

病曆自然是交給王向東的,但第一時間就被肖國華遞到了秦守業手中。

秦守業隻是粗粗瞥了一眼,濃眉便緊緊皺了起來。

“你們也過來看看。”

他招呼在場的七八個省裡的專家,圍在了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