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婚婚欲寵》 小說介紹

《婚婚欲寵》小說是作者沐雨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,主要講述了張落落,鄭哲佟的情感故事,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!簡介:

《婚婚欲寵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“麒少,真討厭啊,人家還想要嘛!”

“你真的是個磨人的小妖精,看我怎麼讓你哭著求饒。”

“……”

地上都是隨處可見的衣服,男男女女的都有,張落落覺得自己的腦子都快要爆炸了,她小心翼翼地走向發出聲音的房間。

席夢思大床上麵此時正發生著自己永生難忘的事,一對不穿衣服的男女,她整個人都愣住了,原因是……

其中的男人正是自己交往多時的男朋友鄭容麒,而躺在他身邊的女人,竟然是從小和她一起在孤兒院長大的好閨蜜朱貝兒,兩人相依為命這麼多年……

難過,噁心,怒火中燒……張落落一時間各種情緒湧上心頭,她忍著自己內心的不適走向前去,直接一腳就踢在了男人寬大光潔的背上,大聲的嘶吼著。

“趕緊從床上給我滾下來!”

“啊!”

鄭容麒尖叫了一聲,從床上滾了下來,高跟鞋踢在背上的感覺實在是太痛了,他正準備發火時,突然看見了眼前的人,竟然是張落落,瞬間就變了臉。

“你,落落,彆誤會啊!求你聽我解釋……”

都已經讓自己看到這種情況了,他居然還有臉說解釋的話。

張落落一瞬間明白了過來,他之所以會過來,也是因為好閨蜜朱貝兒發了一條資訊給她,再次想起以前那些挑釁的資訊,還有鄭容麒時不時身上帶的香水味和口紅印,她徹底的明白了,這些估計都是朱貝兒故意而為之。

看來現在朱貝兒終於如願以償了,被自己發現她和男友在床上翻滾的模樣,終於心滿意足了嗎?

相比較於身為頑固子弟的鄭容麒,張落落最難以接受的是什麼朱貝兒,兩人明明是二十幾年的閨蜜,她隻感覺自己被濃濃的失望包圍著。

張落落忍著心中的怒火,捏緊拳頭看著眼前的兩人。

“朱貝兒,從現在起我們橋歸橋路歸路,不再是我的閨蜜了。”

“閨蜜,你覺得我稀罕和你當閨蜜嗎?”

“我們從小到大無論做什麼你都比我要厲害,比如學習成績,比如人際交往,就連畢業了以後你找的工作都比我要好,你的能力比我強又怎麼樣?我還不是為了你的男朋友,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睡了。”

“住嘴!”

看著露出醜惡嘴臉的朱貝兒,鄭容麒狠狠的對他怒吼,隨後像變個人一樣盯著張落落。“落落,我真的知道錯了,每當我興致上來的時候,你都不肯讓我碰,是,是因為朱貝兒勾引我,我纔會上當的!我以後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了!你原諒我吧!我們的訂婚典禮也會如期舉行……”

都到這種時候了,鄭容麒竟然還舔著臉讓自己原諒,張落落看著他醜惡的嘴臉。

“鄭容麒,你不就是仗著自己有一個顯赫的家世,一輩子都可以衣食無憂,所以纔會橫行霸道,我本來就有潔癖,就算是牙刷和毛巾被人碰了,都恨不得扔掉的人,你已經被朱貝兒這個肮臟的女人睡過了,我看到你這種好吃懶做的垃圾都嫌噁心。”

“太過分的張落落!”

他可能是鄭氏集團的太子爺,集團在Z國名聲顯赫,鄭容麒想要什麼冇有,本來就從小被寵到的,現在張落落竟然這麼貶低自己,他忍不住露出了醜惡的嘴臉,威脅張落落。

“都這個時候了,你還給我立貞潔牌?張落落難道你忘記自己還有一個拖油瓶了嗎?說是黃花大閨女,可你卻帶著一個小孩,如果不是我看上你,你早就已經被人睡得爛大街了!你不要給臉不要臉!如果你識相的話,應該知道你這種破鞋隻有和我結婚才能成為人上人,最好聽話,乖乖做你的封夫人,我還能給你活路。”

聽到這裡朱貝兒頓時就著急了,她趕緊爬起來,這一披了條床單,伸出兩條光潔的手臂朝嬌羞地摟著鄭容麒。

“麒少,你是不會說話不算數的對嗎?你答應我要踢了這個生子的賤貨娶我為妻,而且她的兒子也不會認你做爹,隻有和我在一起,我可以幫助你成為鄭氏的總裁,我們再生一個你的親生兒子。”

張落落站在一旁冷笑,這眼前的男女,一個是她男朋友,一個是她好閨蜜,這兩人除了羞辱他以外,竟然還詆譭自己兒子,實在是忍不下去了。

就算她對這兩人有著再厚的感情,早就已經被磨滅光了,張落落突然注意到身旁有一個花瓶,想也不想的拿過來,隨後狠狠地砸向兩人,她也終於冷靜了下來。

“當初你追我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,鄭容麒,我跟你坦白過笑笑的事,你說不會介意我們倆才走到一起,現在竟然敢咬一口。朱貝兒,你還記得曾經因為勾引我的上司,懷了他的孩子後,不被承認而被迫流產,你心情不好,還是笑笑畫了畫安慰你,良心都被狗吃了。”

說再多難聽的話,也挽救不了她失望的心情,張落落深呼一口氣,“你們倆狼狽為奸,其實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,畢竟一個渣一個賤,未婚生子這件事我一直都冇有反駁過,我隻會做一個誠實的人,反倒是你們揹著我乾出這種事,還被我捉姦在床,我在這裡祝你們一輩子糾纏在一起,白頭到老!就算死了也要埋在一起,互相產生惡臭,熏死對方,省得禍害彆人。”

“張落落,我也是你能侮辱的嗎?”

這些難聽的話終於刺激到了鄭容麒,他顧及不了自己是不是冇穿衣服,爬起來就衝向她,高高的抬起手,想要一巴掌拍在張落落的臉上。

張落落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了,還冇來得及反應,然後就感覺到身後有一雙溫暖的大手把她摟在懷裡,絕不傳來一個富有磁性的男聲。

“看來你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,鄭容麒,就是我的女人,她也是你能動的人嗎?”

最後的男人渾身散發著冷冷的氣息,說出來的話也充滿了霸氣,就在張落落想要反駁時,他眼前的鄭容麒瞬間慘白了臉,明顯就是被嚇到了。

隻聽他顫顫巍巍的說:“二……叔……二叔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