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娘子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就是你的了》 小說介紹

娘子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就是你的了男女主角(蘇青青,趙雲崢)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,譜寫怎樣的悲歌,又將是怎樣的故事,如何挽留,一切皆宜物是人非,又將是怎樣虐曲,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。全文章節描寫細膩,作者無藥文筆功底深厚,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。 “還不讓老子睡了?蘇青青,你可彆忘了,當初你嫁給這個活死人擋災的時候,你是怎麼哭著跟我說你不甘心的,現在竟然不肯讓我碰你一根指頭,你還真把自己當個寶了?”一隻大手死死捏著蘇青青的

《娘子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就是你的了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“還不讓老子睡了?蘇青青,你可彆忘了,當初你嫁給這個活死人擋災的時候,你是怎麼哭著跟我說你不甘心的,現在竟然不肯讓我碰你一根指頭,你還真把自己當個寶了?”

一隻大手死死捏著蘇青青的下巴,彷彿要將她小巧的下巴卸下來。

蘇青青隻覺得下巴頦都要被捏碎了,她渾身熱的厲害,像是掉入一個蒸籠一般,又像是被萬千螞蟻啃噬一般,痛苦萬分。

她是二十一世紀的特種女軍醫,執行任務的時候意外死亡,卻魂穿到一個被買來為活死人相公擋災禍的惡毒後孃身上。

而麵前的男人,正是這家小姑子的未婚夫白儘忠。

從原主嫁過來以後,他就一直覬覦原主美貌,兩個人糾纏不清。

今天趁著趙家人都下地乾活的空擋,竟然給原主下了藥

蘇青青渾身灼熱難受,白儘忠抓著她的頭髮一把將她按在炕上,看著她中藥後更加嬌俏的樣子,眼中迸發著貪婪狠毒的光芒。

她身邊還躺著一個男人,男人五官立體深邃,儘管閉著眼,可眉宇間的英氣一絲未減,正是她那一直冇醒過來的活死人相公趙雲崢

她想要掙紮,可是渾身無力,掙紮的動作更是刺激到了白儘忠。

白儘忠兩隻手都摟在了她柔軟的腰肢上,迫不及待在她耳畔無恥的說話。

“青青,跟了我吧!你不是對我有意思嗎?我也看中了你,你若是願意,我可以跟你小姑子退婚,到時候我娶了你,我們兩個在一起生個孩子,然後弄死你這個活死人相公,趙家的財產就全是咱們的了。”

蘇青青聽著這些厚顏無恥的話,渾身的血脈都往頭頂上竄,咬牙怒罵。

“無恥,白儘忠,你可是我小姑子的未婚夫,你怎麼能做出這種噁心事情?你放開我。”

可那聲音根本不像是斥責,反而帶了幾分嚶嚀,像極了勾引挑逗,讓白儘忠更加的興奮起來,一雙眼睛冒著精光。

“事到如今,你還跟我裝嗎?你前幾天不是還跟我眉來眼去嗎?”

白儘忠扯開上衣,一步一步靠近。

蘇青青這才意識到不對勁,她不是病了,她是被下藥了,加上身體虛弱,根本無力反抗。

白儘忠狠狠壓住了蘇青青的手,甚至十分變態的捏住她的下巴頦,硬生生將她的臉對上躺在一旁的活死人相公,逼她看著趙雲崢。

白儘忠得意的笑著。

“你跟你活死人相公成親這麼久了,他連碰都冇碰過你,夜裡躺在炕上,一定很寂寞吧?今兒我要你當著他的麵跟我睡在一起,讓你那活死人相公看看,我是怎樣讓你變成女人的......”

白儘忠死死捏著蘇青青的下巴頦,逼她看著活死人相公,另外一隻手解開褲腰帶。

蘇青青望著活死人相公那張一動不動的臉,她激烈掙紮,一口咬住白儘忠的手腕,鮮血滲出,口腔裡一片血腥味。

她仰著頭,眼中迸發著冷意,“白儘忠,你這個畜生,怎麼敢當著我相公的麵做這種噁心事情?我會一刀一刀殺了你。”

白儘忠吃疼,甩起胳膊就給了她兩巴掌。

打的蘇青青口角頃刻間迸出血珠子。

白儘忠惡狠狠的捏著她的下巴,“彆他媽給老子裝蒜,老子今天就要睡了你,趙家的財產,將來也會是老子的,我看誰能阻攔......”

說完,白儘忠朝著趙雲崢的臉上啐了一口,“哼,你不是一直阻攔我跟你妹妹在一起嗎?不就是會點腿腳功夫嗎?就以為我怕了你了,我今天就當著你的麵睡了你娶進門碰都冇碰過的娘子......”

說完,他朝著蘇青青的脖子咬下去。

正在這時候。

門卻砰地一聲被打開了。

蘇青青的繼女趙同月一蹦一跳的闖了進來。

小同月看到這個場麵,頓時嚇住了。

蘇青青生怕白儘忠對小同月下手,厲聲嗬斥了一句,“滾出去。”

小同月嚇壞了,眼角滿是淚水,正要退出去。

誰知道白儘忠怕她泄露秘密,突然一臉惡毒,一把將小同月從衣領上揪起來。

“彆怪我手下無情,你壞了我好事,隻能怪你倒黴......”

小同月嚇得哇哇大哭,“壞蛋,你是壞蛋!”

白儘忠一巴掌打在小同月的後腦勺上,把她打暈,他麵無表情抱著小傢夥朝著門外走去。

蘇青青嚇壞了,她奮力掙紮。

“你要乾什麼?”

白儘忠冷笑了一聲,露出惡毒麵孔。

“你家不是有口井嗎?小孩子失足落水,這是意外,你放心,誰都不會查到你我頭上的!”

蘇青青急了,絕不能讓白儘忠害了小同月。

她立刻出聲,用一種勾魂攝魄的聲音叫住了白儘忠。

“儘忠,你彆把她弄死啊,賣了多好?賣了還能換一筆錢......這樣吧,等我們辦完事,就把她賣給人牙子,你看行不行?”

蘇青青想儘可能的拖延時間,一臉嫵媚,風情萬種。

“快......快過來嘛......”

蘇青青說話間,已經想好瞭解決白儘忠的方法。

她靠在炕上的手,正好摸到了針線籃子。

籃子裡有一把剪刀,她費力的摸著籃子裡的剪刀。

差一點點

就隻差一點點,就能摸到剪刀了

白儘忠根本抗拒不了這樣的誘惑,頓時丟下昏迷的小同月,就朝著蘇青青撲了過來。

就在白儘忠死死壓住蘇青青,就要開始下一步動作瞬間

砰!!!

一聲巨響——

沉重的炕桌直接飛到了白儘忠的後背上,砸的白儘忠吐出了一大口鮮血!

噴出的鮮血直接飛濺在蘇青青的身上,

與此同時,一隻大手如同滾燙的火鉗子一般。

一把,死死捏住了白儘忠的喉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