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全球第一少爺》 小說介紹

魯明,冷韻是《全球第一少爺》小說裡麵的主角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天清,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:

《全球第一少爺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此刻,魯明內心猶如有一團火焰在熊熊燃燒。

冇車?

冷韻身旁明明有一個空座!睜著眼睛說瞎話。以為自己好欺負嗎?

“既然這樣……那我就不去了!魯明,我們走吧,”正在魯明準備發作的時候,冷韻當即下車了。

“彆介!開個玩笑嘛?人人都說他們這種人最大氣,我就是試一下,開個玩笑嘛……你說是不是呀魯明。”說著,雲飛笑嗬嗬的看著魯明,魯明則是冷哼了一聲。最後與冷韻坐在了一起。

“唔!”上車,雲飛一腳油門,整個勞斯萊斯彈射了出去。震耳的轟鳴聲似乎在發瀉他內心的不爽!

華美天韻!

鳳城第一酒店,華美天韻。整個西北都是赫赫有名,在這裡麵吃飯的人非富即貴。

“歡迎光臨!”下車,雲飛在眾星捧月之下與冷韻魯明走了進去,兩旁衣著整齊的禮儀小姐甜笑的問著。

“哈哈哈……雲少!您總算是來了,哈哈哈……歡迎光臨,您訂的天子廳早已經準備好了。就等您入座了。”前腳剛進來,隻看到一個光頭經理就迎了上來,肥胖的臉上堆滿了笑容。

“哈哈!本少做東,你們儘情點。還有,吳總,你們這裡的羅羅曼尼康帝和拉菲都是多少價位的?”雲飛微微一頓問道。

“哈哈哈……雲少英明,我們這裡有13,98,90年,最前麵的1萬到3萬多之間,中間的50萬到100萬之間不等,最後麵90年都是在一百萬之上的酒。”吳總聞言,小眼睛轉動,笑嗬嗬的說著。

“這樣吧,就折中喝九八年吧?大家冇意見吧?冷韻……你看呢?”雲飛大手一揚,眼睛都不眨。

“我隨意!”冷韻依舊漠然回答。

“嘿嘿……魯明你怎麼看?是不是也是呀這樣呀……哦我忘了……你恐怕冇有聽過拉菲吧……”雲飛隨後瞥了一眼魯明。

“啊哈哈哈……飛哥說的太對了。”聽到這話,周圍的一些帥男美女都是忍不住笑了,隻有冷韻神色冰冷的看著雲飛。雖然此刻的她現在想要離去,但是騎虎難下,雲飛的背景不是她能夠無視的。

“來來來……喝!”進去之後,果盤,紅酒,每一個人都在不停的敬酒,不停的敬雲飛。

“哈哈哈……飛哥威武!太厲害了,一出手就是一百多萬!來來……我敬你”一個戴著眼鏡的青年開口。

大家都是眾星捧月的為雲飛敬酒。而雲飛則是臉頰緋紅,整個人一臉的得意傲然。

隻有魯明,靠在窗台外麵,看著窗外的美景,獨自喝著銳澳,看著夜景。

月色朦朧,望著車水馬龍的街道,魯明的思念之情不禁油然而生:

“也不知道老爺子怎麼樣了?”

“差不多了,該回去了。”看了一眼手錶,再過一個小時左右張琳就回來了。自己不回去又要捱罵了。

“哎!對了,魯明,你怎麼不喝呀?飛哥給麵子,請喝拉菲,你不過來敬一杯也就罷了。還呆呆的現在哪裡……這就不給麵子了呀!”一個留著短寸頭的青年瞥了一眼魯明,皮笑肉不笑的說著。

“他?他也配給我敬酒?還給我敬酒?華美天韻的經理見了我都和狗一樣,你……路人而已。”此刻的雲飛已經喝上頭了,直接開口嗬斥。

“你真的以為我不敢敬你嗎?”魯明將手上的酒一飲而儘,笑嗬嗬的看著雲飛。

“我去!你來勁了?是不……經理見了飛哥都和孫子一樣,你這麼扭?”一看到魯明這樣,旁邊的以為劉海青年頓時嗬斥。

“行了……他算個什麼東西給我敬酒?本少堂堂富少也配他敬?服務員呢?本少今天消費一百萬,叫你們女老闆出來敬酒聽到冇有?”對於魯明,雲飛打心眼裡麵都是不屑的。

“雲少您是不是喝醉了?”轉眼之間,一個服務員就走了出來。笑嗬嗬的說著。

“冇有!本少一百萬的消費,你們女老闆不出來敬酒?趕緊給本少去叫出來。給本少敬酒,不然的話!”雲飛嗬斥,此刻已是喝上了頭,根本不知道輕重,說著把杯子裡麵的液體就潑了服務生一臉。

“飛哥,我們是不是過了?聽說這家女老闆背後可是鳳城大佬鵬哥給撐腰的。您是不是……”一個留著飛機頭的青年開口,怯生生的說著。

“鵬哥?有那麼厲害嗎?你不就是說的李大鵬?不就是鵬哥嗎?我爸經常和他吃飯呢。冇事兒。”雲飛大手一揚,豪爽的說著。

“哈哈……飛哥豪爽說的是!我敬您酒!”聽著話,一位美女起身開口敬酒,其他的人也是如此。

“蠢貨!”看到這一幕,冷韻不由得暗罵了一聲。

她父親開的一個藥廠,經常和李大鵬有生意上來往。李大鵬為人高傲,行事作風心狠手辣。在這西北都有威名,在鳳城商界遮天。手底下高手如雲,更是為了利益逼退了好幾個南方的生意夥伴。

這雲飛今天如此肆意妄為,今天估計是不會安生了!

華美天韻天字房間,門口一個身材魁梧,留著短髮的中年人雙手懷抱。正在閉目養神。紅木桌子前,一箇中年人躺在沙發上,一雙臥蠶眉,鷹鉤眼微眯,眼中偶爾戾氣攢動,讓人望而生畏。

“鵬哥!這個月銷售額不錯。”沙發對麵,一個麗人聲音和藹的說著。

那麗人一襲紅色旗袍,紅色嘴唇輕啟,一雙杏眼儘顯嫵媚。

“哈哈……不錯!這都是紅孃的功勞呀!”聞言,沙發上的鵬哥坐起,一把將走到自己身邊的紅娘攬住。

“砰砰……”

“進!”

“老闆!有人讓我找您敬酒!口氣很大!”總經理帶著服務生,進門之後服務生氣憤難平的說著。

“哦?敬酒?讓紅娘敬酒?好大的口氣!阿虎,你先去看一下,我隨後就到。讓我的女人敬酒……西北還冇有一個人敢這樣說呢!”李大鵬冷笑了一聲。隨後對著懷抱雙胸的漢子開口。

“放心鵬哥!”見狀,阿虎眼中閃過一抹戾氣,應了一聲就走了出去。

“魯明……彆急著走呀?想要走……從我這裡鑽過去再走呀……不然的話,我多麼冇麵子呀!”正在魯明和冷韻招呼了一聲,想要離開的時候。雲飛笑嗬嗬說著。

“你想要找死嗎?”見狀,魯明麵色一稟。雙目睜大,額頭青筋暴起。這一次,他真的怒了。

今天他看在冷韻的麵子上,一而再再而三的忍過,這完全是有冷美人。不能給冷美人留下壞的形象不是……可是,剛纔雲飛的一番話,徹底激怒了魯明。

“砰!”

正在此刻,一個巨力,門直接碎了。隻看到一個膀圓腰粗的大漢走了進來。那大漢胳膊上的肌肉猶如弘龍一般,雙腿猶如象腿。看的人心驚膽寒。

“誰是雲少?”大漢環視一週怒目睜大的開口。

“我是!……怎麼了?”周圍的人則是被嚇得瑟瑟發抖,尤其是女孩子皆是被嚇得花容失色,呆呆的站在原地,猶如等待捕捉的羔羊。而雲飛早已經喝得酩酊大醉。當即應了一聲。

“給本少打!”阿虎懶得廢話,直接大手一揮,身後的兩個大漢包抄了上來。

“大哥!這位大哥,有話好好說,我爸是鳳城天河娛樂場的老闆,您看可不可以給個麵子呀……今天我兄弟喝醉了。我給您道歉!這個事兒就算了吧!”一個雲飛的鐵哥們,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水開口,笑嗬嗬的開口,雖然他經常喝酒,這種事兒見的多了,但是這樣來勢洶洶的還是第一次。

“怎麼了!本少老爹經常和鵬哥喝酒。你動一下我試試?”雲飛更是叫囂道。

“好大的口氣!”正在此刻,門外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,隻看到李大鵬與紅娘二人進來。

“噗嘩!”

冇多說,李大鵬身後的人直接一桶冷水向著雲飛撲了過去。

“噗!”迎麵一股冷水,雲飛頓時一個機靈,酒醒了一般,整個人也是清明瞭。

“你要紅娘敬酒?”李大鵬開口,笑嗬嗬的看著眼前這一群小屁孩。

“怎麼不行嗎?你是誰?我老爹是雲天!”雖然醒了,但是剛纔的事情曆曆在目,作為今天的東家他能夠慫嗎?

“哦?可笑……我是誰?我是鵬哥呀!怎麼連我都不知道嗎”李大鵬皮笑肉不笑的說著。

“鵬……鵬哥?!”聽到這個回答雲飛瞬間麵如死灰。隨後一轉,一臉畢恭畢敬的說道:

“鵬哥!我錯了,您看,我爸都和您吃過幾次飯,能不能給個麵子?今天是我的不對。”

“你爸?就是那個開場的?”微微思索,李大鵬這纔開口,隨後說道

“你爹來了本少都不給麵子!當然,走也可以,你身後的小妹妹留下來跟我喝喝酒怎麼樣?”李大鵬雙眼微眯,眼中閃過一抹犀利看著魯明身後的冷韻以及兩個女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