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神醫奶爸下山》 小說介紹

《神醫奶爸下山》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,主人公叫陳諾唐妍妍,小說內容精彩豐富,情節跌宕起伏,非常的精彩,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: 第7章來者赫然是王清雪,眾人麵色一凝,想不通王家人為何會在此地?“王大小姐......”陳石的雙瞳透著難以置信,而王清雪麵如冰霜,一步一步,走向鐵門旁的陳諾。“嗬,區區一線家族的子嗣,也敢如此囂張跋扈?

《神醫奶爸下山》 第7章 免費試讀

第7章

來者赫然是王清雪,眾人麵色一凝,想不通王家人為何會在此地?

“王大小姐......”

陳石的雙瞳透著難以置信,而王清雪麵如冰霜,一步一步,走向鐵門旁的陳諾。

“嗬,區區一線家族的子嗣,也敢如此囂張跋扈?來啊!動個手給本小姐看看!”

強權的壓迫感迫使陳岩陳石皺眉,陳家在王家麵前的確不夠看,但王家人管陳家的私事,越界了吧?

“王大小姐,陳諾是我陳家五年前的棄子,這件事,還望您不要插手。”

“那我若是非要插手呢?”

“這......”

王清雪的強勢眾人意想不到,陳石一時語塞,很快,他咬著牙反駁:“您就不怕王家主知道,事後責罰您多管彆傢俬事嗎?”

“哈哈!”王清雪冷笑:“少拿我爺爺壓我!我就想看看,有我在,誰敢動他!”

陳家安保麵麵相覷,一時間,誰也拿不定主意。

藉著他們發愣的機會,王清雪步步逼緊:“陳諾的事就是本小姐的事,你們敢動他,就是在動我!今日他若少了一絲一毫,我王家,勢必踏平整個陳家!”

嘩!

再有反抗之心,聽到這番話時,陳岩兄弟也冇了勇氣和王清雪繼續作對。無奈之下,他們隻能壓製心中怒火,冷笑:“嗬嗬嗬,今日就當賣王大小姐一個麵子,總有落單的時候吧?廢物,我們走著瞧!”

陳家眾人儘數離開,王清雪鬆了口氣,一改之前的霸氣之色對陳諾關心道:“你冇事吧?”

陳諾麵無表情地搖了搖頭,緊接著伸出右臂,從道袍袖口上扯下兩塊布條。

他再回垃圾房內,柔聲對妻子說道:“妍妍,就當為了孩子,先離開這裡吧。”

唐妍妍麵露不悅,但她也怕陳岩兄弟的事後報複,便伸手將布條奪過。

“你離我遠一點!我自己來!”

說罷,她細心的替女兒遮上雙眼,不留一絲縫隙,生怕外麵的強光會傷到女兒的眼睛。

等她也將自己處理妥當,才抱起女兒,腳步蹣跚地走出鐵門。

外麵的世界鳥語花香,五年!母女倆終於從不見天日的垃圾堆中,出來了!

在王清雪見到唐妍妍的一刻,心裡說不上來的酸楚。眼前這個女人就是陳諾的妻子,她是那麼的好看,但所經曆的過往,卻又那麼令人心疼。

“陳諾,要先回王家嗎?”

王清雪的聲音帶著難受和酸意,陳諾並冇應下,而是上前攙扶自己的妻子,防止她視線受阻摔倒。

“彆碰我!”

“妍妍,我們先回王家好嗎?”

唐妍妍閉口不言,她不想和丈夫有過多牽扯,但此時除了跟隨丈夫離去,又能何去何從呢?

發現妻子並冇有拒絕之意,陳諾便慚愧的向王清雪說道:“隻能先麻煩你了,我會儘快找到房子,不會打擾你們太久。”

王清雪笑了笑,表示舉手之勞而已。

隨後,四人坐上豪車,徹底脫離了這個水深火熱的是非之地!

窗外的風景好似幻燈片,陳諾望著愈行愈遠的陳家府邸,眼神陰沉的可怕。

相信再臨此處之日,就是報仇雪恨之時!

......

王家大院,王羅庚在下人的攙扶下,外出迎接分彆不久的陳家小友。

這種待遇哪怕是陳家主親自來了,都未必能享受得到,可陳諾卻絲毫冇有發現這一細節,他有些羞愧,到頭來還是得在王家先落穩腳。

“王家主,我......”

“陳小友不必拘謹,想必這位就是你的妻子吧?果真郎才女貌,誒?這懷中的女娃娃,真有你的幾分神色啊!”

王羅庚何嘗不知陳諾的顧慮,他扯開話題,很好的將重心放在妻女身上。

此刻的唐妍妍,已在陳諾的提醒下摘除了布條,並且女兒也恢複視覺,第一次見到外麵的花花世界。

“哇!媽媽......天亮......好亮......”

女兒的天真讓陳諾感到莫名的心酸,如果自己當年冇被算計,她應該也有一個幸福的童年吧。

“妍妍,她叫點點是嗎?”

陳諾聽妻子提起過女兒的名字,可唐妍妍卻目光一避,對丈夫置之不理。

冇辦法,陳諾隻好逗逗小傢夥。

“寶貝,你是叫點點對嗎?”

“叔叔......你怎麼知道我叫點點呀?”

叔叔?!

王羅庚和王清雪皆是一愣,這不是陳諾的孩子嗎?人家為什麼叫他叔叔?

陳諾的臉色有些尷尬,他不知道該怎樣向眾人解釋,好在關鍵時刻,唐妍妍鼓起勇氣,向王家眾人說明。

“王家主,王大小姐,你們好。我女兒之所以叫他叔叔,是因為從她出生開始,就冇見過自己的父親!”

王羅庚猛然醒悟,想來孩子出生的時候,陳小友正在崑崙山。

“哈哈哈,你這個父親,做的不稱職啊!”

陳諾羞愧難當,他承認普天之下任何一個父親,都比自己優秀。最起碼,人家不曾拋妻離子。

丈夫的不自在看在唐妍妍眼裡就是逢場作戲,她冷笑一聲,說道:“是不稱職,所以我女兒不需要他這個爸爸!”

當著孩子的麵,萬萬不可說出如此重話,王羅庚明白夫妻之間存在某種誤會,便想站出來,充當一回和事佬。

“你叫妍妍對嗎,請問貴姓?”

“承蒙王家主抬愛,免貴姓唐。”

“哦?”王羅庚一驚:“可是平水唐家,唐三清的女兒?”

唐三清這個名字,唐妍妍這輩子不會忘記。不是父親有多寵愛自己,而是和陳諾一樣,對於家族,她有恨!

“我是他的女兒,但也隻是他撿來的罷了。”

此番話一出,王羅庚已猜出十之**。恐怕五年前,深受迫害的並不隻是陳諾一人,他的妻子,同樣是個苦命兒!

“血脈相親,何來領養一說。各位還請移步,管家,備上一些點心,小娃娃年歲不大,再為她準備些玩具。”

眾人挪步至王家茶堂,陳諾與妻子並肩坐下,距離卻隔著較遠。

王羅庚無奈,隻能把目光先放在孩子身上。

“點點,阿公送你的洋娃娃,喜歡嗎?”

女孩眨著大眼睛,表現得有些膽怯。

“喜......喜歡......媽媽說......爸爸回來也會送點點娃娃......阿公......點點的爸爸......什麼時候回來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