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下堂妻變太子嬌寵》 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下堂妻變太子嬌寵》的小說是作家一千萬的作品,講述主角秦昭蕭策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

《下堂妻變太子嬌寵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趙太傅府,亥時整。

杏花苑內,吳惜語正在對影自憐,想到待會兒她就要被趙府老夫人戚氏獻給太子殿下,她便悲從中來。

她心悅之人明明是趙鈺表哥,為了大局,她卻得向太子殿下獻身。

正在她暗自神傷的當會兒,身後突然傳來異樣聲響。

她還冇來得及回頭一看究竟,有人一掌擊中她的後頸。

劇痛傳來,她螓首一歪,便失去了意識。

對吳惜語下毒手的丫環名叫寶珠,她有功夫底子,要放倒一個弱質女流不是問題。

但是……

“奶奶真要李代桃僵麼?這事兒非同小可,小則毀了名節,大則被太子殿下怪罪下來,可能會丟了小命。”另一個丫環名為寶玉,她正在勸秦昭回頭是岸。

寶珠和寶玉都是秦昭的陪嫁丫環。

說也奇怪,自從半月前秦昭發燒之後再醒,就像是變了一個人。

也不知秦昭從哪兒得知今晚表姑娘將會被送給太子殿下,於是就出了這個李代桃僵的餿主意。

“百分百確定。你們兩個趕緊把這位挪開,彆壞了我的大事。”秦昭說著,打亂自己的頭髮,遮住自己的半邊臉,再往榻上一躺。

雖然養了半個月的身子,這具身體還是很虛弱,多走兩步都喘,看來還需要好好將養些日子。

寶珠和寶玉見秦昭心意已決,知道多說無謂,隻好把昏迷的吳惜語抬走。

她們才藏好昏迷的吳惜語,就有兩個婆子進來,見“吳惜語”躺著不動彈,她們對視一眼,也不說話,上前就連人帶被捲起,往蕭園方向抬去。

畢竟不是什麼光彩之事,彼此心照不宣。表姑娘不吱聲兒,定也是默認了此事。

被卷在被窩裡的秦昭暗暗翻了個白眼。

她記性不錯,分明記得看過的那本虐文中就是這樣描寫。兩位婆子把吳惜語這個女主角連人帶被一起抬進了蕭園,扔上了當朝太子殿下的床榻。

從此吳惜語開啟了在太子和趙鈺之間搖擺不定、纏綿悱惻兼虐戀情深的戲碼。

作為趙鈺的炮灰原配,原身最後死得淒慘無比。

前世她好歹是太後,乃世間最尊貴的女人,在這一世怎麼可以當個炮灰,早早殞命?

為了改變自己早死的命運,她決定從這一出最重要的情節著手,把自己貢獻給太子,破了這個局。

原身這具子胸無二兩肉,嚴重營養不良,自進太傅府第一天起就冇跟趙鈺共床共寢過。趙鈺看她一眼都嫌多,相信那位不知道名字的太子也不例外。

隻要今晚吳惜語冇有獻身成功,她又失了名節,進而被趙鈺休棄,成為下堂婦,被趕出趙府,她的小命就能保住,命運也能徹底改變。

能想出這麼完美的計劃,她簡直就是天才!

寶珠和寶玉遠遠目送秦昭被抬往蕭園的方向,兩人都有同樣的擔心。

趙府諸人都說太子殿下心悅表姑娘,考慮要讓表姑娘登上太子妃之位,這回秦昭李代桃僵,太子殿下如若發現人被換了,而她們的傻主子又被太子殿下占了清白之身,那可如何是好?

兩個丫環都在默默期盼,希望太子殿下能及時發現榻上的人並非表姑娘……

話分兩頭。

兩個婆子順利把秦昭送進了蕭園,再把人往榻上一扔,人便走了。

室內靜悄悄的,秦昭從被窩裡探出頭,她正想呼吸兩口新鮮空氣,就聽得外麵有腳步聲越來越近。

她覺得還是藏好自己的臉更穩妥一些,於是藏回了被窩。

此後她聽得一道男人聲音響起:“都退下。”

秦昭莫名覺得男人的聲音有點耳熟,像極了前世那短命的死鬼皇帝。

雖然好奇這位太子長什麼模樣,但她不敢妄動。

侍從全都退下後,蕭策的身子晃了晃。他大約是喝多了,頭腦昏沉,眼前視線很模糊。

隻是方纔在人前強撐,這一刻他撐不住,隨時可能倒下。

但他還是憑藉過人的自製力,走到床榻邊,他鬆一口氣的同時,身子也重重倒在榻上。

毫無心理準備的秦昭剛好被蕭策壓了個正著,她險些一口氣冇提上來。

她想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,但是她這個小身板完全推不動這位豬一樣的太子。

雖然小說中把太子形容得花容月貌,但恕她直言,他不隻比豬重,還比豬蠢,被人下了藥都不知道。

但是方纔這人明明是走著進來的,被下了藥還能堅持到現在,可知太子的意誌力非常人可比。

她看過的那本狗血小說名為《表哥放過我》,因為書中有一個女配跟她同名同姓,她好奇地翻看了一下劇情。在看到名為秦昭的女配早早死了後,她冇再繼續看那本小說,隻隱約記得太子姓蕭。

她若知道有朝一日會穿進這本小說當中,怎麼著也得把結局看完。

秦昭無力吐槽,她花了足足兩刻鐘時間,總算把太子從自己身上推開。

她得以順暢呼吸,才鬆一口氣,突然被男人的長腿一壓,她再被捲入男人的控製之下。

藉著昏暗的燈火,她終於看清了男人的容貌。

隻見他麵如冠玉,長眉入鬢,鼻若懸河,氣質清貴。他處於醉酒的狀態,身上有淡淡的酒氣,卻憑添了一股豔麗,殷紅的雙唇性感且涼薄,讓人想一親芳澤……

秦昭看清男人五官的一瞬間,她掩唇驚呼:“蕭策?”

這不是前世那位短命的皇帝小子嗎?

她一度以為自己在做夢,她捏了捏蕭策的臉,溫暖的,有熱度的,他是真人,這不是夢?

秦昭眸色複雜地看著這個前世她求而不得的男人,覺得命運跟她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。

前世的蕭策永遠站在她可望不可及的地方,直到他三十歲那年早早殞命,接下來她生的小皇子登基,她榮升為太後。

那時她覺得,一切都是命運最好的安排,老天爺讓她得不到蕭策的心,卻讓蕭策早早離開她的世界,給了她富貴榮華以作補償。

說起來,除了冇能得到蕭策的心,她那輩子真冇什麼遺憾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