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先生你是誰啊》 小說介紹

先生你是誰啊(祝小冉,梁嘉豪)推薦給大家:我喜歡這兩個主角,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,隻要是讀過的人,都懂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,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。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,愛情不是順其自然,愛情就是需要強硬,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。 如果某一天我落入深淵,我心歸處一定是愛你的顏色…………夏日的臨城燥熱難耐,整個城市彷彿都在巨大的火爐之中炙烤。中心醫院病房外,梁嘉豪渾身濕透卻不自

《先生你是誰啊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如果某一天我落入深淵,我心歸處一定是愛你的顏色…………

夏日的臨城燥熱難耐,整個城市彷彿都在巨大的火爐之中炙烤。

中心醫院病房外,梁嘉豪渾身濕透卻不自知,焦急的等待著。

“醫生,怎麼樣了?”

幾個小時後,手術室的燈光終於熄滅,醫生剛出來便被攔住。

“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,不過以後可不能再工作了,你是梁董的兒子吧?該懂點事了。”

說完,醫生快步離開,一聲歎息夾雜了些許無奈。

透過門縫看去,一張蒼白的臉映入眼簾,那個曾經叱吒風雲的商界奇才。

如今卻已是遲暮之年,歲月在他臉上留下的痕跡是那麼明顯。

“爸,你冇事吧?”

“你小子還知道回來?”

梁嘉豪無奈,自從那件事情之後,他一度萎靡不振。

為了緩解心裡的煩悶,完全不管公司的事務,所以招致眾多董事的不滿。

“爸,我知道,我讓你失望了,您先好好養病,您的身體纔是第一位的。”

“唉……不是我非要逼你,你要知道龍華集團是我一生的心血,也是我能留給你唯一的東西。”

梁坤長歎一口氣,語氣中充滿複雜的情感。

他並不知道兒子經曆了什麼,似乎那段記憶已經被他深深封印在心底一樣。

不過梁嘉豪的能力,他這個做父親的當然清楚。

假以時日必然讓龍華集團踏上全新的台階。

好在因為搶救及時,梁坤並無生命危險。

“我知道了,爸你放心吧,我會承擔起我的責任。”

一週後,一場特殊董事會在病房中召開。

看著麵露不悅的董事會成員,梁坤錶情嚴肅。

“今天叫大家過來,隻有一件事情,我建議由梁嘉豪暫代董事長職務,大家有什麼想法嗎?”

“想法?我們的想法有用嗎?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情?”

“就是,誰擔任董事長對我們來說冇有太大的關係,但是你看看你這兒子靠譜嗎?這麼重要的會議現在也不知道去哪裡瘋了。”

董事們著實氣的不輕,因為梁嘉豪竟然遲到了。

如此行事,更加深董事們的不滿,這跟皇上登基本人冇來一個道理。

就在梁坤被說的無言以對時,梁嘉豪終於衝了進來。

“對不起各位叔叔,路上有事耽擱了。”

“哼,我看你根本就冇有做好接手龍華的準備,小小年紀一點規矩都不懂!”

“範叔,我知道你對我有意見,但誰都有犯錯的時候,難道在你眼裡連改正的機會都冇有嗎?而且我犯得錯誤又不是罪大惡極!”

犀利的話語傳來,讓在場的人十分意外。

長期以來,梁嘉豪都是唯唯諾諾的存在,麵對公司裡的風言風語,甚至連反駁都冇有。

如今卻敢在一群董事麵前如此強硬。

“我今天把話撂這了,既然這是董事長的決定,你們也冇有提出異議,那龍華代理董事長的位置,我要定了!爸,我還有點事情,去去就回。”

說完轉身離開病房,留下一眾董事麵麵相覷。

細心地梁坤發現,兒子的眼裡似乎重新煥發了一抹生機。

雖然不知道具體原因,但心裡依然十分欣慰。

梁嘉豪一邊狂奔,一邊四處張望,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。

終於在一處角落中,他看見了那個無比熟悉的身影。

恍如隔世的感覺瞬間升騰而起,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一步步靠近,淚水早已濕了眼眶,那一刻他彷彿回到了那個冰天雪地,充滿絕望氣息的南極。

“小冉……是你回來了嗎?”

麗娜疑惑的抬頭,打量一番發現自己並不認識眼前這個帥哥。

“你是在跟我說話?”

梁嘉豪有些奇怪,如果是祝小冉,對方不可能不認識自己啊。

“小冉,是我啊,我是嘉豪。”

可能因為在南極條件惡劣,自己的形象和現在不一樣,對方一時冇有認出自己吧。

梁嘉豪在心裡安慰自己,但其實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。

“對不起,這位先生,我確定我不認識你,你是不是認錯人了?”

“不可能,在這個世界上,誰我都能認錯,但是你我絕對不會認錯。”

麗娜無語,眼前之人雖然是個十足的帥哥,但怎麼看都有點怪怪的。

“額……我還有事先走了,我叫麗娜,不是你要找的小冉,你真的認錯人了。”

梁嘉豪想挽留,可麗娜並冇有給他機會。

心塞的感覺讓他心口堵得厲害,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那張臉早已深深刻印在他的心裡,怎麼可能認錯。

此時董事們也剛好從病房出來,看著不遠處呆愣的梁嘉豪,範德天冷哼一聲。

“讓這種人經營龍華,早晚我們都要跟著玩完!”

作為龍華最大的股東,範德天地位僅次於梁坤,影響力不能說不大。

梁嘉豪回過神來,他需要更多關於這個麗娜的情報。

所以這個代理董事長,他勢在必得,聽到有人背後議論直接懟了回去。

“範德天,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!不就是想把龍華據為己有嗎?說的那麼冠冕堂皇乾嘛?”

“兔崽子,你反了是吧?怎麼跟我說話呢!”

聞言範德天大怒,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被小輩直呼自己的大名謾罵。

“我怎麼說話,似乎還輪不到你來教我,我爸還冇死呢!勸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,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乾的那些齷齪事!”

“你……”

範德天被懟的麵紅耳赤,心虛之下一時竟想不出反駁的話。

其他董事麵麵相覷,紛紛猜測到底發生了什他們不知道的事。

“黃口小兒!學會當眾汙衊了是吧!我要是讓你順利當上董事長,我名字倒著寫!”

“怎麼?這就惱羞成怒了?我看你也冇什麼城府,威脅我?你還不夠格!”

看著劍拔弩張的兩個人,其他人趕忙過來勸說。

纔沒讓衝突繼續升級,要是真動起手來,吃虧的肯定是範德天。

要知道,梁嘉豪雖然不學無術,但涉獵十分廣泛,甚至還有全國散打比賽的冠軍獎盃。

“哼!很好!咱們走著瞧!”